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章 奇书

第1章 奇书

        北宋初期,边境硝烟四起,战乱不休。

        传闻,党项人卫良从手中持有一张帛画,帛画幅面宏大,背面是用黑色金丝勾勒绣制的一只玄鸟,美丽灵动,栩栩如生,因而得名《玄鸟图》。

        古书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玄鸟图》特别神奇,内容十年自动变化一次,总预测着下一个十年天下大势的走向,且描绘得详细而具体。

        闻有此物之存在,当朝天子赵恒难免忧心。且不说此物到底有没有,预测的到底准不准,身为统治者,他就是不希望它存在,更不希望它落入别人手中。

        为了找到《玄鸟图》并销毁,赵祯派遣一名密使化身江湖术士,游访于西北一带。

        申时几刻,渊州城外某栈道上,马蹄嗒嗒如疾雨敲地,扬起一阵尘沙。

        道号为“沛辰”的道士和一名少年各乘一骑,立于一处山坡之上,张望着自不远处急速驰来的那几十兵马。

        近日,沛辰从小道得到消息:党项人想跟西辽结盟,西辽太后寿诞在即,党项夏王李德明令卫良从将《玄鸟图》献给西辽太后充当生辰贺礼!

        而眼前这队兵马,正是卫良从及他手下多名亲信,他们马不停蹄便去为了赶去西辽都城!

        沛辰三十几岁,一身紫色长袍,头挽一个道髻,手拿一把拂尘,身背一口宝剑,面容和善儒雅,眼神却透着股坚毅!他身边的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眉庭宽阔,目如朗星,身形颀长,小小年纪便气宇不凡!

        待那列兵马即将行至他们下方,沛辰指了指,淡淡询问那少年,“有把握吗?晟权。”

        少年重一点头,利落拔出宝剑,驱马行了几步后便从马上飞身而起,半空中大跃几步跨到那队人马中央,直接将马上卫良从扑倒在地上!

        随即,两人双双坠马,身躯急速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又同时以一个矫健的姿势起身,各自挥动了手中的刀剑,铮呤相砍,铿咔相向!

        见此异动,其他人纷纷变了脸色,不约而同停下,想要靠近帮助卫良从。然而,少年剑法出神入化且招招狠辣,三下两下便将卫良从的大刀砍断!卫良从一个愣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不等他反应过来,少年手中的长剑已再次挥向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卸了他右臂,直取他右肩上的布包!

        卫良从立马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彪悍的身躯倒到地上左右翻腾,用左手紧捂自己刚失去右臂的右肩上那鲜血淋淋的伤口,脸色乌黑,痛苦不堪。

        待那布包飞到手中后,少年便准备逃离。然而这时候,其他兵将已经围攻过来,令他一时间没有了退路。迫于形势,他再次挥剑!剑劲狠绝,如雷霆万钧之势,无可抵挡!

        很快,围攻的那些人,一个一个,被其砍杀!周围的地面,尸横遍野,鲜血淋淋!

        见暂且没了敌手和追兵,少年足砺尘沙,身如离弦之箭,奋力奔向不远处他的马匹,奔向山坡上正等着他的沛辰。

        卫良从稍微调整好状态,镇定下来后奋力爬起身。他本想去追那名少年,又无奈于追他不上,索性冲他背影气势汹汹道:“留下名号!”

        少年微微停步,背着身躯站着,微微扭头看他,慢声吐字:“步、晟、权!”

        卫良从的瞳孔骤然放大,瞳内翻涌着腾腾杀意,咬咬牙将“步晟权”三个字记了下来!他都恨不得将步晟权剥皮拆骨,可其凶狠而敏捷的身手真令他等望尘莫及,他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迅速绝尘而去!

        步晟权无意杀戮,防止一会后又有党项人的兵马出现,跨回马背上后,他紧挽缰绳,驱马奔腾,赶回山坡上与沛辰会合。

        见他平安且成功归来,沛辰也驱马转弯,往一条崎岖小道上行驶!

        待两人逃至一处空旷的山洞后,步晟权便双手捧着那个布包,恭敬地将它递交给沛辰。

        沛辰接过布包,迫不及待的打开查看,见里面果然是一张帛画,帛画的背面是一只玄鸟,不禁面露喜色,再看向步晟权,“很好!晟权,等我见到了皇上,一定向他请奏,封你为将军!”

        步晟权俊秀的面容上略带几分稚气,不假思索便摇头谢绝,“不用了,老师,我想将来自己去考取功名。”

        沛辰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盯了他好久,而后终于点了下头。

        待沛辰和步晟权离开后,卫良从在死人堆中匆忙翻找。终于,他找到一个士兵,脱了其盔甲,在其胸前摸索到了一块帛布。

        趁着沛辰和步晟权还没有折还回来,他将那块帛布收进自己衣兜,再迅速爬到一匹马上,驾马而行!

        行至日落时分,途经一处山林,他身上的气力终于无法再支撑他,奄奄一息地闭上眼睛,整个人颓然从正在行走的马上摔下去,滚入一旁半人高的草丛里。

        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但是他又不停地告诉自己他不能就此死去。他意志坚定地咬着牙。

        忽然,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经过。男子背着一个大竹篓,小女孩背着一个小竹篓,两人都穿着俭朴的布衣,手牵着手,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六七岁,长得特别精巧可爱,笑起来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形,她昂着脑袋询问那男子,“爹,今天我们采的这些药草,最珍贵的是哪个啊?”

        男子也偏头看她,满眼全是爱,说:“回去再告诉你。”

        “嗯!”小女孩乖巧地应,父女俩继续朝前走。

        走到那片草丛旁时,卫良从的身形忽然朝他们猛扑过来。小女孩吓得往后一退,身子踉跄一下。男子也惊到了,情急中下意识地抱住小女孩,护她在怀里。

        卫良从并无气力对他们怎样,只是倒在路中央,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见他身负重伤又断了一臂,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伤害,父女俩便不再那么害怕,愁眉稍稍舒展。

        “救……救我……”卫良从向他们伸出一只手,声音沙哑而虚弱地求助。

        男子打量一圈他的装扮,立马辨出他是党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