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42章 阎维的妙用

第042章 阎维的妙用

        “你留在宫里只会耽搁朕处置政事,今天若不是你非要拉着朕看荷花,何至于浪费一个大好的早晨。”

        “圣人不喜欢儿臣呆在宫里,等用过午饭儿臣回家就是!”

        宫人很快捧来了一盘盘的奏疏放在长案之上,将案头堆的满满,放眼望去像是一道连绵起伏的山岭。

        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立刻埋头忙活起来,武则天支脑袋着审阅奏疏,见到紧要事项亲自执笔批复,不重要便道出旨意交给上官婉儿拟旨。

        宫人踮着脚捧着托盘在殿内进进出出,将批阅完的奏疏发往负责执行的衙门,太平公主一开始还帮着武则天打打下手,不过她是个跳脱的性子,加之天气又热,很快就有些不耐烦,摇着团扇在殿内瞎转悠。

        忽然瞥见角落里阎维不由得惊讶出声,“你怎得在这里!”

        颜妙卿说的没错,史官果然没有什么存在感,两人在殿内呆了快一个时辰才被太平公主看见。

        阎维同样也是跳脱之人,这一个时辰不能说话不能喝水也不能胡乱动弹,手上还无所事事,对他来说当真煎熬,也不知颜妙卿如何长年累月的坚持下来的。

        太平公主这一声招呼对他来说犹如仙音,忙拱着手轻声回道:“微臣现在是史馆的九品捡史。”

        “忘了,是圣人昨日叫吏部派给你的差事,不过可不是让你做这个的。”

        武则天也听见动静,直起身子微微的摇晃着酸胀的脖颈道:“妙卿你和阎维都过来。”

        颜妙卿立刻将纸笔放在一旁,带着阎维到了武则天的身前拜倒行礼,“圣人有何吩咐?”

        武则天笑问道:“对朕给你安排的这个属下可还满意?”

        颜妙卿回道:“阎维此人尚算晓事。”

        “就怕你在心里埋怨朕给你一个轻浮孟浪之徒,他若敢冒犯你只管让昆仑奴狠狠的收拾他。”

        阎维道:“圣人过滤了,颜兰台虽是女子却颇有官仪待属下也和气,微臣心中敬佩不已,绝不会因为她生的貌美就心生不轨。”

        武则天不屑哼了一声,“你是什么人朕一清二楚,朕好不容易才说动了颜少监让妙卿为朕做事,之前有几个轻浮孟浪之徒冒犯妙卿,现在已是去了祸根到尚衣局做事,你若不是敢不规矩就去和他们做个伴。”

        阎维胯下一凉,忙道:“微臣万万不敢!”

        “那最好不过!”武则天从案上那过一个纸卷递给阎维,“这可是你画的?”

        阎维打开纸卷,只见上正式昨日他在殿内所画的,“是微臣画的,莫非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什么不妥,朕只是奇怪你画的如此之快。”

        “实在是从前为糊口所迫,画的多了自然就熟稔了。”

        武则天点点头又道:“昨日你是看着殿内的实景画出来,若是没有实景只有文字是否也能画的出来。”

        “自是也能,就怕和真人物的样貌对不上。”

        太平公主笑道:“昨日你故意把来俊臣画成了那个鬼样子,自是对不上,只消圣人的样貌能够对得上就行了。”

        “昨日自见圣人一眼,天子容颜已经刻在臣的心里,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画的出。”

        武则天冲着上官婉儿打了个眼色,上官婉拿出一个纸卷摊开在阎维的面前,指着一段文字道:“把这段文中的所述作成画。”

        阎维仔细的看过,竟是武承嗣炮制“天授圣图”进献武则天的桥段。

        他当下要来纸笔画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武则天此举何意,如此重要的事件阎维却不敢疏忽大意,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方才把画作完,画上的人物庄重严肃,天后的形象不仅端庄持重更是光辉伟岸。

        阎维双手呈到武则天的面前,“请圣上指正,如有不妥之处微臣再改。”

        武则天将画拿在手中端详良久才道;“好!画得很好!朕知道你有秘技,让作画如同碗脱一样容易,这样的画作上十万张是否可行。”

        “自是可行,也耗费不了多少钱财,只是不知道圣人拿来何用?”

        武则天冲着上官婉儿打了个眼色,上官婉儿略一沉吟解释道:“圣人登基已经七年之久,然天下尚有许多愚夫愚妇不知道已经改朝换代,阎捡史的画浅显易懂,朝廷打算将这些画张贴于坊市、驿站、乡里,好叫百姓知道圣人的英明。”

        上官婉儿说的没错,就洛阳很多百姓在心底都将武则天视作当家寡妇,更不用说那些偏远乡村了。

        不过在阎维看来,跟那些乡间的老百姓掰扯武周王朝的合法性简直就是强迫症行为。百姓只要有吃有喝才懒得管谁当皇帝,就像是后世某些地区猫狗也能当市长,日子过不下去就算老天爷下凡也坐不稳龙庭。

        武则天纯属没事找事,这无非是和伪造大云经、修建明堂一样的无用功。

        当然这些话阎维是不敢说的,武则天在位的前半段一直在为武周王朝正名,可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阎维的小身板禁不住她两指一捏。

        他抬起头时已是满脸的敬服,“圣人真实高明,这主意堪称绝妙。”

        太平公主得意道:“阎维你弄错了,这是本宫的主意。圣人,可不能忘了儿臣的功劳。”

        武则天笑着拍拍太平公主的后背,“朕自是记得你的功劳,阎卿若是做的好,朕也不吝封赏。你回去史馆翻看太宗皇帝以来的起居注,拣选合适的史料作成画,每隔三日送到宫中给朕审阅,而后再大批绘制。”

        阎维拱手领命,“臣遵旨,如果圣人没有旁的吩咐,臣这就去着手准备了。”

        武则天点点头道:“去吧。”

        见阎维出了紫宸殿,武则天又对颜妙卿道:“他刚刚履职,好些事情怕是还摸不透,你记得要多多帮衬他。”

        颜妙卿道:“臣谨遵圣谕!”

        见武则天摆了摆手,颜妙卿立刻躬身退回到那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

        太平公主笑问道:“圣人觉得阎维如何?”

        武则天道:“是个油嘴滑舌的小子,不过他这个雷厉风行的做派倒是和他那个行事温吞的祖父大不一样,究竟有没有才干还得试过再说。”

        太平公主却一脸暧昧的道:“儿臣说的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