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40章 窈窈

第040章 窈窈

        阎维掀开车帘向外望去,只见马车停在街道一侧,旁边有一辆马车正从巷道里出来,此刻两辆马车紧紧的碍着,阎家的马儿只稍在往前半尺就会撞在前方的马腹上,刚才是何等的惊险可以相间。

        张不二指着对方大骂道:“你这厮没长眼睛不成,出巷子口也不仔细瞧着!”

        对方的车夫毫不示弱,“明明是你这厮行的太快,是要赶着投胎去吗?”

        “好呀!你敢诅咒我家阿郎,看我不打死你!”

        张不二将手里的鞭子高高的扬起,对方也不毫怯场甩着鞭子朝张不二抽来,只听啪的一响,两只鞭子在半空之中纠缠在一起,两个人相互拉扯憋得满脸通红

        张不二咬牙道:“李桥你傻愣着作甚,还不赶紧的给俺帮忙。”

        对方的车夫也道:“窈窈姑娘你也出来给俺帮忙!”

        “不二往后退一丈,让女士先行!”

        阎维从车厢里面探出头吩咐一声,就在张不二一愣神的功夫,鞭子已经被人对方勾了去。

        对方的车夫将两条鞭子拿在手里,得意的笑道:“你输了,就听你家阿郎的把车退回去。”

        谁知对方的车厢传出个女声,“阿忠莫要蛮横,你也往后退一丈让人家先行。”

        那声音空灵婉转听得阎维心痒不已,不由得臆想什么样的女人会有如此好听的声音,他下了车冲着对方的车厢一拱手道:“多谢窈窈姑娘相让,不过你这边巷子里面窄仄怕是不方便,还是让小可马车后退吧。”

        他说着话一双眼睛,从窗帘的缝隙往车厢里面瞟,只是里面黑不隆冬的什么也不看不见。

        “那就多谢郎君了,阿忠赶紧走吧,莫要堵了路。”

        “小可阎维家住章善坊,敢问窈窈姑娘住在哪个坊……”

        见对方的马车已是动了起来,阎维一抬手就去掀车帘,只掀到一半就看见一丈黑不溜丢的胖脸,吓得他连忙的松了手。

        “难怪刚才什么也看不见,竟是个昆仑奴,可惜了这美妙的声音。”

        张不二和李桥笑呵呵凑上来,“阿郎,你可瞧见了,那小娘子相貌如何?”

        “我宁愿没有瞧见,里面是个又黑又胖的女昆仑奴,可吓死老子了。”

        两人幸灾乐祸的道:“是昆仑奴!难怪阿郎刚才和见了鬼似的!”

        阎维分别给两人一脚,“别太嚣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马车里坐得是宰相呢。”

        三人上了马车继续前行,到了天津桥旁有武侯将马车拦住,张不二解释道:“我家阿郎是去皇城里上衙的,说着递上阎维的鱼符。”

        武侯看了看不屑笑道:“九品捡史?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官,该不是第一天上任吧,不知道想要驾车过桥,必须要五品以上或者年过花甲才行,要么就得有宫中的特许,如果不是那就走过去吧。”

        阎维只好下了车,打发二人回家独自一人上了天津桥,从右掖门进了皇城向人打听了一下就向西而去,两只眼睛盯着衙门前的匾额搜寻,待看到各个衙门里的情形,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不许低阶的年轻官员乘车过桥了。

        衙门中的门廊下树荫里都有不少闲坐的官员,这些都是武则天选拔上来官员,可是朝中素来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是一个小小的书吏也不会轻易把权力让出去,这些人除了每日应卯就只能找个旮旯闲坐,要么就是到街市上瞎溜达。

        如果“捡史”也是这么个闲差,阎维倒是求之不得,不过直觉告诉一定不是,因为大唐只有他一位捡史,武则天平白的设了这么个官职,肯定是要做事的。

        终于见到麟台的招牌,阎维树荫就有几个无事可做的小官招呼他,“咦,又来了一位,咱们又多了ge    伴这下可以打两副双陆了!兄台快过来,我们这里有好酒!”

        阎维上前一拱手笑道:“多谢诸位仁兄盛情,等我先见过上官再说。”

        一个绿袍小官道:“其实见不见的也没什么区别,现下麟台主事的是颜少监,就怕你登上一天也见不着人。”

        “这位兄台弄错了,我的上官是史馆的颜兰台。”

        “颜兰台!”几个小官大吃一惊,而后齐齐的摇头苦笑。

        阎维不解的问道:“难道是有什么不妥吗?”

        一个人回道:“不知道是该羡慕你还是该羡慕你,你去了就知道了,史馆在那边!”

        “多谢了!”阎维顺着那人指的方向走院中偏僻的一角,只见房门上褪色的匾额分明写着“史馆”二字。

        在唐朝的中前期并没有专门的史馆,尚书省、门下省都有部分职能,修史的主要任务还是由秘书监承担,由宰相监督编纂,房玄龄和褚遂良都担任过这一职位,眼下秘书监的最高长官则是由武承嗣兼任,不过他的心思显然不在修史上。

        史馆之中很安静,阎维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若不是房门大开有淡淡的青烟从窗里飘出来真以为没有人。

        他干脆迈步进去,前脚刚刚塌了进去有立刻收了回来,只见一个又黑又壮的妇人杵着木棒站在厅里,可不是他刚才见过的昆仑奴。

        唐朝的昆仑奴其实有两种,一种是非洲来的另外一种是南洋来的,眼前的这个明显得是前一种,漆黑如碳又肥又壮,她留着光头手握木棍,不丁不八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犹如庙里的黑面神,若不是一口白牙阎维都找不到她的脑袋。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上官?不可能,大唐还没有堕落到这个地步,昆仑奴更没有那个智商学识担任史馆的长官,他伸着头见里间有个晨光照射的影子,立刻断定这昆仑奴多半就是个仆从,这位上官的口味还是真特别。

        阎维再次迈腿进去,昆仑奴立刻用木棒在地上杵了杵,带着些许恐吓的意思。

        里面突然有人道:“窈窈莫要拦他!”昆仑奴闻言立刻收了棍棒盘坐在地。

        阎维暗暗嗤笑,“窈窈?真是白瞎了这么好个名字……咦?这声音不就是刚才马车里的那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