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38章 阎公公

第038章 阎公公

        大内与皇城之间还有好大一片区域,朝廷的三省六部重要衙门都集中在这里。阎维和狄仁杰从附近经过的时候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狄国佬出狱了”,就乌泱泱的围上来一群人。

        狄仁杰边走边应承,并不算长的一段路硬是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到了右掖门狄仁杰四下里一拱手,“多谢诸位同僚相送,这就回去办公吧,老夫在家休整几日就回凤当值。”

        打发走了百官,狄仁杰长出了一口气,出了右掖门就见阎维翘着二郎腿坐在天枢下花坛上,“你跑的倒是快,老夫头晕还不过来扶老夫一把。”

        阎维起身将敌人扶到花坛上,“刚才国佬不是还好好的,这就撑不住了?”.

        狄仁杰没好气的道:“你若是坐上几个月牢狱怕是还不如老夫。”

        “国佬白白坐了几个月牢,圣人若真是歉疚,就该安排一辆马车送你回家,晚辈也能顺便搭个顺风车。”

        狄仁杰坐在花坛上,看了看阎维,“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阎维摇摇头道:“真不懂,请国佬指教。”

        “皇帝的一举一动看在百官眼里意义非凡,如果圣人礼送老夫出宫,那就是圣人妥协老夫赢了,现在圣人叫老夫自己回家,那就是圣人宽仁饶了老夫,朝廷的格局还是如从前一般不会有什么变化。”

        阎维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晚辈越听越糊涂,难道不是来俊臣构陷之下国佬才入狱的吗?”

        狄仁杰叹口气道:“到底是年轻人,老夫就点拨点拨你,省得你以后进了仕途找不到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狄仁杰继续道:“老夫入狱明面上看是来俊臣的构陷,可实际上是老夫自找的,老夫与一些同僚请圣人立皇嗣为太子,得罪了圣人也得罪了武承嗣,才有这回的牢狱之灾。”

        李旦现在叫武轮,他被武则天降为皇嗣后一直居住在东宫,一切仪制皆比照太子规格,可他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太子,太子的身份是具有强大的法律效力,被臣民称之为国本,即使是皇帝也不能轻易废除。

        当然,在武则天这里都不叫事儿,皇帝她都已经废了两个皇帝了,只是立了李旦为太子,无异于给李家壮声势,等于挖武周自己的墙角。

        “此事是老夫操之过急了,希望不会给皇储带来什么麻烦。”

        阎维压低声音问道:“这么说是圣人将国佬下狱的?”

        “是来俊臣和武承嗣下的手,圣人就当自己是个睁眼瞎就行了,若不是你恰巧和老夫关在一起,老夫怕是要到秋后才能出来。这回在狱中走了一遭,短时间内朝中不会在有人再附和老夫立太子的事了,唉……”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枢顶着的炙热的骄阳,“走吧,这里怪晒的。”

        阎维扶着狄仁杰沿着天枢四周的环道上了天津桥,同样是横跨洛水的大桥,天津桥比中桥雄伟太多。

        天津桥是石砌的拱桥,估计是技术原因天津桥分作三段建造,由洛水两岸与河中央两个人造河洲支撑起来。

        河洲之上绿树阴翳,鲜花遍地,蝉鸣鸟啼,又有花鹿在其中自在游走,见一旁驶过的白帆也不惧怕,反而抬着脑袋好奇张望,若不是有两座煞风景的箭楼,真要将这里当做蓬莱仙岛。

        箭楼之上有侍卫把守望风,桥面之上也有人骑着马儿来回巡视,见阎维一身宦官打扮不忘盘查一番,如果没有狄仁杰在身边真要将他抓回去。

        谁叫大桥的另外一头就是皇宫呢,这桥本就不是给老百姓修的,三十丈宽的桥面上也只有阎维和狄仁杰踽踽独行,偶然有华丽的马车从一旁驶过。

        天津桥的另外一头则要热闹的多,像极了一个停车场,除了有官员家里的车夫,还有不少拉活揽生意的。

        “两位贵人去哪儿,小人送你们一程。”

        阎维问道:“国佬住在哪个坊,我租个马车送你回家去吧。”

        “不必,老夫就住在旁边的尚善坊,不过就是几步路事,你送老夫回家顺便到家中坐坐。”

        “晚辈把国佬送回坊里,就不去府上叨扰了,改日再去拜望。”

        狄仁杰笑道:“从前不让你进家门你都要翻老夫家的墙头,这回老夫亲自请你倒是不去了。”

        自己还干过这么不露脸的事,阎维连忙致歉道:“晚辈从前太过仰慕国佬声名,不当之处还请国佬海涵……”

        阎维话音未落,就听旁边有人轻呼一声,“祖父,你出来了!”

        接着就见一个身着青衫的少年影扑倒狄仁杰的怀里,伏在他胸前嘤嘤的啜泣,狄仁杰拍着那人的后背道:“别哭了,祖父这不是出来了,你不在家中好生待着,怎的跑这儿来了?”

        “父亲为祖父喊冤不成忧虑成疾,已经请了长假在家休养,我每日无事就守在这里盼着祖父能够早点出来。”

        “老夫不在难为你们了,别再哭了,回家再说!”

        少年从狄仁杰怀里起身,用衣袖摸了摸眼泪,阎维这才看清他的模样,只见他柳眉弯弯,杏眼浑圆,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忽闪忽闪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娇俏可人。

        又是一个女子,阎维正奇怪这大唐的女人怎么都好穿男装,对方突然解下钱袋子送到阎维的眼前,“多谢小公公送祖父回家,些许薄礼还请笑纳……”

        不等阎维推辞,对方突然尖叫出声,“呀!怎得是你登徒子,为何进宫做了阉人……哈哈……真是恶人有恶报……恶根除了想必以后不会再冒犯我了吧,嘻嘻……”

        阎维立刻明白自己从前多半不是仰慕狄仁杰才去翻他家墙头的,老爹带着他去狄府可能是去赔礼谢罪的。

        狄仁杰轻声喝斥道:“青儿,还不给阎世兄见礼,这回若不是他老夫还要些时候才能出来。”

        “嘁——”狄青儿不屑的嗤笑一声,“他也有这个本事?哦,难道他现在是圣人身边的红人?青儿多谢阎公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