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37章 阎维的神技

第037章 阎维的神技

        岑仲衡低着脑袋朝着殿内的柱子冲了过去,他年近花甲这一下要是撞实了怕是要血溅当场即刻殒命,众人惊呼一声却已经来不及拦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柱子后面伸出一条腿来踹在岑仲衡的肩头,岑仲衡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柱子后面探出个脑袋,对着岑仲衡道:“岑大夫你已是掉进粪坑里了,哪里还有清白可言,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你若是还有些良心就该做一个御史大夫该做的事,连死都不怕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岑仲衡求死不得羞愤至极,被阎维用话语一激,心中一横对着武则天磕了三个响头,直起身一拱手道:“圣人,臣要弹劾来俊臣欺君罔上、贪赃不法、陷害忠良、钳制言路……他还强抢民女、勒索商户、滥杀无辜,桩桩件件臣都记录在案有据可查,恳请圣人贬了来俊臣官职交由大理寺审讯宣判,以正朝廷纲纪。”

        岑仲衡说的慷慨激扬,武则天却神色淡然,因为岑仲衡说的她都知道,甚至是她的默许。

        满朝的臣子正是知道是武则天默许的,才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弹劾来俊臣,若不是被逼进了死胡同,岑仲衡今日也不会这么做。

        只听武则天淡淡的道:“岑爱卿说的朕都知道了,你回去把搜集到的证据整理好了交给朕。”

        岑仲衡闻言犹如浇了一瓢冷水,眼中的热切迅速的消退,有气无力的回道:“遵旨,臣告退了。”

        他踉跄起身后退,腰肢佝偻得像是一只虾子,转身时来俊臣正横眉怒目向他挑衅,岑仲衡视而不见犹如一头麻木的僵尸出了紫宸殿。

        殿内一阵沉寂,武则天突然道:“狄仁杰为何还没有到?”

        曹可儿到殿外问了问回来禀道:“狄仁杰已是到了,宫人正帮他洗漱。”

        武则天吩咐道:“晓月去后殿从朕的衣橱里选一套合适的新衣服送去,不能让她也穿宦官的衣裳。”

        古代衣服宽大,狄仁杰也不是电视剧里的大胖子,让狄仁杰穿武则天的衣裳也能穿的下去,齐晓月带着衣衫出去没多久,就领着狄仁杰回来了。

        狄仁杰已是没了在牢狱中的狼狈,他换了一身开襟长衫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武则天见了立刻起身相迎,不等狄仁杰施礼武则天就将他扶住,她叹气道:“是朕糊涂,让怀英受苦了!”

        狄仁杰拍拍胸腹笑道:“圣人无需歉疚,臣这不是好好的,这几月在牢中也没少了吃用,还长胖了一些。”

        “怀英不怨朕,朕却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看朕给你出气!”武则天扭过头来吩咐道:“把来俊臣绑了,笞二十!”

        殿外的侍卫立刻冲进来将来俊臣摁倒在地,来俊臣也不挣扎,任由侍卫将剥了他的官服绑了手脚。

        武则天吩咐道:“就在殿内行刑!”

        侍卫拿过一根五尺长的藤条高高扬起,朝着来俊臣的后背狠狠的抽了下去,莫要小看了这只有指头粗的藤条,虽不似棍棒那般能轻易打死人,可是抽在身上痛感远甚过棍棒。

        “啊!”

        只一下就叫来俊臣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雪白小衣上立刻出现一条殷红的血迹,不用看便知他背上的皮肉定是被抽烂了。

        “啊!啊!啊!……”

        来俊臣连连惨叫疼得在地上直打滚,侍卫手上的力道却是越来越狠,只是下意识的避开来俊臣的头脸,每一下都务必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鲜艳的血痕。

        只打了十来下来俊臣就已经疼得昏厥了过去,侍卫仍旧没有罢手,直到二十下全部打完这才住了手,将来俊臣拖了出去。

        武则天如老友一般拍了拍狄仁杰的肩头,“眼下只能这样了,希望怀英能体谅朕的难处。你在牢中待了数月,想必家人都急坏了,朕就不留你用饭了,回家去吧。”

        狄仁杰一拱手道:“多谢圣人体谅,臣这就告退了。”

        他刚刚退了一步,又停住脚步道:“还有一人,圣人能否放他一起走。”

        武则天笑道:“怀英还是那个念旧情的人。”

        “当年承了阎公的情分,若能还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还望圣人成全。”

        “看在怀英的颜面上朕就放他走,阎维你和怀英一起出宫去吧。”

        阎维从柱子后面钻出来连连谢道:“多谢圣人!圣人大恩草民永世不忘!”他上前搀住狄仁杰的胳膊,“国佬我扶你走!”

        “老夫还没到要人搀扶的地步!”狄仁杰甩掉阎维的手,大摇大摆的出了紫宸殿。

        阎维连忙的追出去,“国佬当着那么多人你就不能给晚辈一点颜面……”

        武则天背着手见看阎维和狄仁杰一前一后的走远,笑了笑转身道:“朕累了,扶朕去后殿休息。”

        张易之和太平公主立刻上前扶住武则天的胳膊向后殿走去,齐晓月跟在身后追问道:“圣人,阎维的画还要不要收藏起来。”

        张易之扭头道:“他又不是什么名家,拿去烧了!”

        武则天奇怪道:“他这么快就画好了吗?”

        齐晓月回道:“画好了而且画了许多!”她向柱子后面指了指,只见画纸在地上铺了一片。

        “这么快就画了这么多,定是涂鸦之作,不值圣人一晒!”

        太平公主阴阳怪气的道:“张将军没有看过怎知道是涂鸦之作。”

        武则天生性多疑又好奇心强,她甩开太平公主和张易之,“朕要看看他得了阎博陵几分真传!”

        她走到柱子后面,齐晓月立刻捧了一张画到她眼前。武则天立刻感觉眼前一亮,这一幅并非是画的她现在的样子,而是临摹的阎立本当年的旧作。

        虽是临摹,可是阎维画的人物娇憨可爱,咋一看与武则天的样貌体态相去甚远,可仔细一瞧那眉眼又分明是她,“有趣!有趣!把所有的画都拿过来!”

        武则天靠着柱子坐下,把阎维的画拿过来仔细端详,几幅画全部都是临摹阎立本的旧作,不过神态大不一样,有娇憨的,有端庄的,有妩媚的,还有一张神情凌厉隐隐的透着几分王霸之气。

        阎维不知道什么样的画才能叫武则天满意,既然她钟爱阎立本的旧作干脆就临摹,各式各样的都来上一份,总会有一幅合她的心意。至于为什么画那么快,他在后世“人形打印机”的绰号可不是白给的。

        太平公主又拿了一卷长长的画递给武则天,“圣人,这里还有!”

        武则天看着那长长一幅先是有些疑惑,很快就惊讶到出声,“哎呀!他竟然把刚刚殿上发生的事给画下来了!”

        从武则天召见岑仲衡开始一直到她下令侍卫责打来俊臣,全都以画的形式展现在纸上,这么短的时间画了如此多的内容怎能不叫人惊叹。

        上官婉儿指着最后一幅道:“圣人看这里,来俊臣疼得眼珠子都突出来了,嘴巴张得恨不得能吞下一头牛,舌头竟也在打弯,真是浮夸好笑!”

        武则天笑道:“朕刚才就这小子浮夸,不过却有神技!”

        谢谢虎子哥和    齐王晓月的巨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