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36章 辩白

第036章 辩白

        阎维明知故问,“圣人见过祖父?”

        武则天笑道:“自是见过,第一次见阎公时候朕刚刚封后,高宗皇帝请了阎公来给朕画像,阎公一画就是两个时辰,朕也一动不动的坐了两个时辰,多亏高宗皇帝在一旁陪着朕说话……”

        武则天就像是一个再普通的不过的老人絮叨陈年旧事,脸上隐隐的有神往之色,似乎颇为怀念。

        “……后来你祖父还给朕画了许多像,可是朕依旧最喜欢那一副画,至今仍旧挂在朕的寝宫里,婉儿你到后殿拿来给阎维瞧瞧。”

        这就是上官婉儿?阎维看着上官婉儿的背影道:“身段还是不错的。”

        上官婉儿很快就捧了一卷画过来,两个宫女举着画轴,缓缓的将画展开,画上是一个身穿红袍头戴凤冠女人,她眼角带笑满面柔情斜看向一旁,仿佛那里也有一个人与她深情对视。

        阎维不由得赞道:“圣人那时候真美!”

        “大胆!”

        “无礼!”

        话一出口,武则天帮凶走狗立刻跳出来对阎维大呼小叫。

        武则天倒是大度,她挥了挥手众人就闭了嘴,“全赖阎博陵当时画得用心,不过朕现在就不美了吗?”

        “不美!”

        就在众人瞠目结舌时,阎维话锋一转,“美丑是评价世间俗人的,圣人天子气度,岂能用俗人的标准来衡量。”

        “哈哈……”武则天大笑一声,“阎博陵若是有你这般会说奉承话,怕是要早二十年入相了。”

        “别以为几句花言巧语哄得圣人开心就能遮掩你的罪过!”

        只见屏风后面突然钻出来一个宽袍大袖的俊美男子,正是张易之,他站到武则天身后,指着阎维喝斥道:“刚才来中丞说有人检举你‘影射圣人,图谋不轨’,我看你没有图谋不轨的能耐,影射圣人倒是真的!”

        他说着将画册掷到阎维脚下,“圣人宽宏,你乖乖认罪尚有一条活路,不然便重新将你送御史台的大牢!”

        虽然他把太平公主摘了出去,太平公主仍旧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她知道张易之是想趁机将阎维这个潜在威胁除了,“张将军为何一口咬定庸王是暗指圣人,你心里就是这么看待圣人的吗?”

        她又对武则天道:“圣人,阎维作的这本画册不过是博人一乐,挣几个钱财而已,绝无不敬之心。”

        武则天不置可否,“不用你替他辩白,让他自己说。”

        阎维闻言立刻拜倒,“臣有罪,不该借画册暗讽圣人!”

        他大方承认出乎所有人意料,就连张易之也是一脸愕然,而后心头狂喜正要接着给阎维上眼药,就听阎维伏地泣道:

        “隋末大乱,高祖十载艰辛方得天下,太宗以亲王之尊奋战沙场,高宗兢兢业业夙夜兴寐……天下有今日之盛世圣人劳苦功高尤胜先人。

        草民年少时已听闻圣人之英明,心中万分仰慕,每日手不释卷,苦练骑射,只为有朝一日能为圣人尽忠效力。然圣人近年因沉溺男色而疏忽朝政,草民既忧且愤,苦无劝谏门路,只好以画作书……”

        这就是狄仁杰给阎维出的馊主意,叫他拿忠直敢谏的人设来洗刷“影射圣人”的嫌疑,因为武则天对敢谏之人向来宽容,连伟人都赞她有“容人之量”。

        阎维可不知道其中关窍,他每说一句话心肝儿都在打颤,此计若是不成,他也只能到阎王殿去告狄仁杰的叼状了。

        “……长久以往,国将不国,伏请圣人挥慧剑斩情丝,将张氏兄弟逐出宫中,草民虽死无憾!”

        阎维慷慨激昂都快把自己感动了,却听武则天轻蔑嗤笑一声,“这些话该不是狄仁杰教你说的吧?

        阎维的抽泣声戛然而止,沉寂几息才道:“圣人英明,确实是狄国佬教臣说的,他说臣若是不这么做,不死也没有好果子吃,不过其中也有草民肺腑之言。”

        武则天慢条斯理的道:“那他就没有告诉你,若是被朕拆穿了怎么办?”

        “这个……狄国佬没说。”

        “你太浮夸了,若是有狄怀英一半做戏的功夫,也不至于让朕看破。”

        “草民日后一定向狄国佬好生讨教。”

        武则天冷笑一声,“你有没有日后还当另说,你不是会作画嘛,就给朕也画一副,朕若是满意就饶了你,若是朕不满意你就跟着来俊臣再回御史台。”

        “圣人,岑仲衡到了。”

        “让他进来吧!”武则天指着大殿的另外一角对阎维道:“你到那里去画,莫要搅扰朕处置政务。”

        “那里太远了看不到圣人的真容,角度也不好,草民能不能到柱子后面画。”

        “随你。”

        说话间就见宫人引着一个身穿红袍官员进到殿中,曹可儿立刻带着阎维绕到一旁道柱子后面。

        来人向着武则天深施一礼,“臣岑仲衡参见圣人!”

        武则天一抬手道:“岑爱卿平身!”

        岑仲衡年近花甲正直敢谏,因此武则天才让他做来俊臣的顶头上司,就当给来俊臣戴一个紧箍咒,“圣人召见微臣有何吩咐?”

        武则天背着手走到岑仲衡面前开门见山道:“岑爱卿可记得三月前朕曾让你去见狱中的狄怀英?”

        岑仲衡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回道:“才不过三个月,臣自是记得。”

        武则天直勾勾望着岑仲衡的眼,“你告诉朕你见到狄怀英了吗?”

        岑仲衡一字一句的道:“臣见到了。”

        “哦,那他跟你说过什么。”

        “狄怀英跟微臣说他是冤枉的!”

        武则天鼻子里面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脸痛心疾首的道:“那日你可不是这么跟朕说的。”

        曾仲衡伏地道:“臣有罪,臣是来受俊臣胁迫,不得已才欺瞒圣人的。”

        武则天气咻咻的一挥袍袖,“你可是他的上官啊!”

        “来俊臣势大手下无数鹰犬,行事更是心狠手辣,朝中无人不惧他,臣纵是他的上官也不敢违逆,今日圣人再问,臣便知道瞒不住了,不敢不说实话!”

        正在面壁的来俊臣扭过头来冷冷的道:“岑大夫,你若不是有把柄在我手上,又何必惧我!”

        武则天指着来俊臣喝骂道:“给朕闭嘴!”

        岑仲衡扭头看了看来俊臣满脸惭愧的道:“臣无颜再见圣人也无颜再见狄怀英,只求一死能落个清白!”说着就向一旁的柱子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