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35章 面圣

第035章 面圣

        从明德门入了大内,阎维的就如进城的乡下人,一双眼睛四处乱瞟,后世的紫禁城虽也华丽壮美,可是比起太初宫又少了几分恢宏气势。

        隔得老远阎维就看见两座二三十层楼高的建筑,较高是座造型古朴的佛塔,虽然高耸入云可是从外面并没有多少看头。

        另外一座用恢弘壮丽来形容都显得单薄,远远的就看见九条金龙盘桓其上,九龙之间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金凤,烈日之下金光璀璨炫目夺神,咋一看犹如天上的宫阙,让人心生敬畏景仰。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读过《木兰辞》的应该都记得这一句,这座建筑就是诗中提到明堂,乃是上古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

        武则天为了名正言顺,让人翻遍古籍修了这座无以伦比的宫殿,其实上古帝王的明堂可能都不及这座大殿的屋角大。

        明堂和天堂被失宠的薛怀义烧毁,武则天为此耿耿于怀下旨重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重新落成,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民力财力。

        天堂和明堂重建之后,武则天估计想去去晦气,就给两座宫殿分别改名佛光寺、通天宫。

        “乱瞧什么!走偏道,那里不是你能去的!”

        一个侍卫在阎维背上捶了一下,推搡着他进了一处偏僻的甬道,一阵七扭八拐到了紫宸殿外。

        令阎维意外的是来俊臣未经通报就直接进了去,曹可儿却把阎维拦在外面,阎维奇怪道:“都尉为何不许我进?”

        曹可儿掩着口鼻回道:“你灰头土脸浑身臭烘烘的,也不怕唐突了圣人,你们几个带他下去洗漱一番换身干净衣裳,莫要胡闹动作快些。”

        殿外守候的几个宫女宦官立刻拉住阎维,将他拖到附近的偏殿,毫不客气的将阎维剥得一干二净,手中各拿了条湿漉漉的毛巾给他擦洗,动作十分的粗暴,好似他就是个肮脏的花瓶或狼藉饭桌。

        一个替阎维擦脸的宫女的突然道:“呀!竟然是个俏郎君!”

        几个宫女纷纷看向阎维的面庞,“真的是个俏郎君,看着比张六郎还英俊!”

        “我觉得比张五郎也不差,这回圣人身边定要添新人了!”

        众人的动作立刻舒缓了许多,却不时这儿掐掐那儿摸摸,尤其是那两个替他擦脚的宦官,一脸羡慕的向上瞟,吓得阎维连忙的捂住紧要处。

        “麻烦诸位姐姐动作快些吧,那个来俊臣见皇帝了定要说我坏话,我得过去反驳他几句才成。”

        “莫急!这边就好了!”一个宫女一脸不舍的摸摸阎维的胸口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碰上这么俊俏的郎君。”

        几个宫人给阎维找了一身宦官的衣衫穿上,重新将他送到紫宸殿的长廊下。

        曹可儿上下将阎维打量一番,“竟是个俏郎君!跟我进来吧,脑袋挺那么高作甚是准备挨刀吗!把头低下!再低一点!”

        阎维低着脑袋跟着曹可儿进了紫宸殿,他很想看看武则天长什么模样,可是又不敢抬头,除了曹可儿的腰腿什么也瞧不见。

        见曹可儿停住脚步,他也连忙的停了下来,只见曹可儿挪到一旁道:“圣人,阎维已是带到!”

        阎维闻声连忙的拜倒:“草民阎维见过圣人!”

        他趴在地上并没有等来武则天喊一声平身,甚至没有人谈论他。

        他支楞起耳朵只听来俊臣道:“……狄仁杰已经供认不讳,他的供状圣人也是看过了,圣人当早日将他处斩,以儆效尤!”

        接着就听太平公主气咻咻的道:“一纸供状又能说明什么,阎维的供状圣人刚才也看过了,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怕是严刑拷打的之下胡乱编排的。”

        “公主你看看这厮像是受过刑的?他连一根毫毛也没有伤着!”

        靠山就在一旁,阎维的胆气立刻壮了三分道:“草民确实没有受过刑罚,可是供状上的话并非是真心的,乃是卫遂忠胡编乱造的,我若是不签字画押,他就要把草民丢进缸里用大火烤,草民心生惧意才按了手印……哎哟!”

        “闭嘴!没人问你话!”

        曹可儿低喝一声,又轻踢了阎维一脚,阎维连忙闭了嘴,支楞起耳朵接着听。

        只听太平公主道:“阎维年纪轻轻都畏惧来中丞的刑罚,狄公已年近古稀又如何受的住,他若不招供怕是此刻已经死了,还请母后明鉴!”

        来俊臣笑道:“公主难道不知,圣人可是遣了御史大夫岑仲衡往狱中质问过狄仁杰的,他若有冤情为何当时不向岑仲衡说。”

        “这……”太平公主一阵语塞,若论能言善辩她哪里是来俊臣的对手。

        武则天面沉如水,一直听着太平公主和来俊臣斗嘴,见女儿吃亏也不帮腔,忽然听见地上有人道:“兴许岑大夫也畏惧来中丞的刑罚!”

        一直神色轻松的来俊臣突然怒目喝斥道:“闭嘴,岑大夫是我的上官怎会惧怕我!曹都尉怎容得这等无赖在圣人面前胡言乱语。”

        太平公主冷笑道:“他既然是胡言乱语,来中丞有什么好急的。”

        武则天的目光在来俊臣的脸上扫过,突然开口道:“传召岑仲衡和狄仁杰紫宸殿面圣!”

        来俊臣拱手道:“狄仁杰是罪臣,圣人怎能见他!”

        武则天伸手指着大殿的一角,“到那边面壁,多说一句朕就割了你的舌头!”

        来俊臣脸色一白,便不再说话躬身退到大殿的一角。

        武则天望着伏在地上的阎维道:“平身吧!将头抬了起来,让朕瞧瞧!”

        “多谢圣人!”阎维连忙起身抬头看向武则天,见是个男装的老妇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他以为武则天会是个满头珠翠浓妆艳抹穿着宽大龙袍张牙舞爪的妖冶女人。

        坐在武则天身侧的太平公主冲着阎维呲牙咧嘴的喝斥道:“大胆!无礼!怎敢直视圣人,还不把眼睛垂下!”

        武则天却笑盈盈的道:“无妨,少年人难免不识礼数。嗯,确实是阎博陵的后辈,眉眼有几分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