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30章 祸水东引

第030章 祸水东引

        武则天捧着的画册看得入神,淡淡的长眉不时的一蹙,似乎在为乐乐姑娘不幸遭遇而揪心。

        张昌宗躺在一旁凑道她的耳边轻声道:“圣人时候不早了,让微臣侍候你安寝吧。”他说着手已经去揽武则天的腰身。

        武则天却将他的手拿开,“朕今日不适,六郎回去偏殿休息。”

        张昌宗闻言反将脑袋贴在武则天的后背上,如女子一般撒娇道:“臣不走,没有圣人臣也睡得不踏实。”

        武则天不耐烦的道:“莫要使小儿性子,快回偏殿,别扰朕看画。”

        张昌宗神色一紧便不在撒娇使性,从床榻上起身退了出去,当出了殿门的那一刻他心头不免有些发慌,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武则天从床榻上撵下来。

        他回到自己常住的偏殿,点燃梳妆台前的烛火,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伸手拂过鬓角自语道:“如此俊美的脸还不如一本画册好看吗?”

        天气闷热加之心中烦躁,张昌宗在床上躺了良久也睡不着,约莫到了三更忽听见房门微微一响,刚刚积攒的一点睡意又全部消散。

        张宗昌正要起身就见一个影子突然窜到床榻上,将他紧紧的抱住,他并不太惊慌,作为美男子这样的事情他遇到的太多了,当下轻声问道:“是谁?”

        抱着他的女子轻声回道:“是我!”

        “齐尚寝?”张昌宗有些意外,而后轻声的笑道:“我一直觉得齐尚寝是个勤谨本分之人,想不到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别忘了我可是圣人的人。”

        齐晓月伏在张昌宗肩头回道:“可我也是个女人,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我每日伺候在龙塌旁见一个又一个俊朗男子进进出出,心中实在是煎熬!”

        她说着就对着张昌宗头面疯狂亲吻,动作卖力又笨拙,显然是没经历过人事。

        张昌宗却不动声色,“你就不怕让圣人知道了没个好下场?”

        “好下场?六郎是指那些还是完璧之身的白头宫女吗?我可不想错过这大好的年华,六郎让我做一回女人,死了也心甘!”

        张昌宗狞笑一声,“既然你连死都不怕,我就成全你一回!”他说着翻身将齐晓月压在身下……

        两人云雨良久方才停歇,齐晓月恋恋不舍的离开,张昌宗再也睡不着,天蒙蒙亮时又有人进了他的住处。

        这回并非是哪个女人而是他的兄长张易之,张昌宗从床上坐起来问道:“五郎这么早就入宫了,今日不朝圣人此刻多半没有起身。”

        太宗在位后期每三日就有一个面见百官的大朝会,高宗则要勤快许多几乎是日日早朝,等武则天登基之时已是年过花甲体力不济,就改为每月初一、十五临朝,日常处理政务主要还依靠公文往来或是召见臣子。

        两人虽是同胞兄弟,性格举止和日常装扮大不相同,若说张昌宗是个粉嫩讨巧的小生,张易之则是个俊秀飘逸的型男。

        虽然是在宫中,张易之依旧是一身飘逸的宽袍,他直接坐到床前的蒲团上道:“我们有麻烦了!”

        张昌宗却嗤笑一声,“五郎说笑了,在洛阳有谁敢找我们的麻烦。”

        张易之绷着脸回道:“来俊臣!”

        张昌宗闻言微微色变,“他敢!”

        “他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他知道想要动我二人没有真凭实据不行,现在他已是在暗中准备了,你记不记得上月家中死了的管事。”

        “记得,不是说出门的时候不慎摔进洛水,尸体也找见了……难道是来俊臣干的!”

        “昨日傍晚家里的管事给你送画册,回来的路上有几人想要掳走他,亏得他精通拳脚挣脱了逃回家里,还在那些人身上扯下了这个!”

        张易之说将一个铜鱼符递到张昌宗手里,张昌宗看了看脸上的神情又惊又怒,“五郎,咱们一起去找圣人做主。”

        张易之摆摆手道:“有什么用,来俊臣大可推说是手下人做的。”

        “那咱们总不能就这样束手待毙啊!我兄弟对圣人没有二心,可哪日被他挖出来不讨圣人喜欢的事情便麻烦了。”

        张易之道:“我兄弟虽有圣宠可没有多少实力可以与他一搏,我昨夜一宿未睡,想了个祸水东引的好主意,让他与别人去斗便顾不上我两个。”

        张昌宗一拍大腿,“五郎妙计,五郎打算把祸水引到谁那里,朝中有本钱与来俊臣争斗的人屈指可数,武承嗣势力最大,不如就选他。”

        此时名义上的皇储虽然是李旦,可惜他幽居深宫手上半点权利也没有,甚至自保都是问题,对政事有所理解的人都认为武承嗣是最有可能继位的人选,武承嗣附庸众多自然权势更大。

        张易之道:“怕是不行,来俊臣和武承嗣明面上没有什么往来,可我却知道两人早已暗通款曲,挑拨他们只会给你我招祸,不如就选……太平公主。”

        张昌宗闻言倒抽一口冷气,“五郎难道忘了,我当时能入宫侍候圣人,全赖太平公主举荐,你我这般做岂不是忘恩负义。”

        张易之却道:“三年你我帮着太平公主递了不少的好话,该还的也当还清了,难道要一辈子任她驱使不成。再者太平公主终归是圣人的生神骨肉,来俊臣奈何不得她……”

        见弟弟沉默不语,张易之拍拍他的手道:“现在已是火烧眉毛了,六郎就不要再犹豫了,难道真要尝尝来俊臣的酷刑才甘心。”

        张昌宗抬起头嘴角带着一丝阴笑,“我倒是有个一石二鸟的办法,叫来俊臣去和太平公主争斗,也不叫两人知道是我们从中作梗。”

        “一石二鸟?什么二鸟,如果没有必要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张昌宗微微一摇头正色道:“这一鸟不除不行,不然早晚入宫来分我们的圣宠。”

        “你说的是谁?”

        张昌宗道:“当然是阎维!阎博陵的孙子!”

        “这人我见过,她是个轻浮无赖,在凤来楼不给嫖资还偷拿姑娘的簪子,吵吵嚷嚷的我便叫人揍了她一顿。不曾想他很会经营,现下成了太平公主的门客。”

        “哎呀,兄长不会觉得他只是公主府的门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