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29章 诗画双绝阎立本

第029章 诗画双绝阎立本

        张昌宗在齐晓月面前哗哗的翻着书页,“齐尚寝,你看这就是一本画册而已。”

        一旁的武则天道:“晓月素来大惊小怪,难道六郎还能对朕不利?”

        齐晓月伏地道:“奴婢有错,请圣人责罚!”

        武则天摆了摆手道:“出去吧,莫要扰了朕的兴致。”

        齐晓月退出帘幕,其他的宫人也都各归各位。

        武则天笑问道:“六郎手里是什么书,这形制看着有些奇怪。”

        张宗昌坐到床榻前禀道:“微臣看得不是书,是坊间流行的一种画册,颇为有趣微臣拿来解闷儿的。”

        “哦,给朕也瞧瞧。”

        张昌宗立刻将画册捧到武则天的面前,武则天双手接过,两眼扫过书页眉头就不由得皱了起来,打开书页紧接着就是一首五言诗。

        武则天眉头立刻舒展开轻声的念道:“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她声音轻缓婉转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似乎很是享受。

        武则天是爱诗之人,她自己就是一个诗人,而且水平还很高。

        唐朝能有那么多惊采绝艳的诗人,自是因为对诗歌的推崇,越是上层社会便越是如此。

        站在金字塔尖的皇族也不例外,李二、李治、武则天都会作诗,李贤的《黄台之瓜》虽不华丽壮美,可那凄凄惨惨的悲切之情让人感同深受,在后世的知名度也很高。

        倒霉皇帝李显也有不少诗作流传下来,当然很有可能是上官婉儿捉刀;李隆基也是个诗人,他虽然杀了上官婉儿可不忘了给上官婉儿整理诗集,后来能容得下李白在大殿放肆,何尝不是因为对诗歌和诗人的推崇。

        武则天吟完这首《十香辞》不由得赞道:“这诗的文采尚可,构思精妙,算是一首难得的好诗。”

        张昌宗回道:“这诗龌龊,实在当不得圣人的称赞。”

        “好诗就是好诗,哪管他是否龌龊,这首是谁做的?”

        “阎维,阎博陵的孙子,一个整日在青楼厮混的败家子。”

        武则天眉毛一挑,“阎博陵还有这么个孙儿?倒像是整日在青楼厮混之人做出来的诗!”

        张昌宗笑道:“前些时候此人还画了春宫图盖了阎博陵的印鉴往青楼贩卖,听闻阎博陵一生方正,若是知道有这么个不肖子孙坏他的名声,怕是要气得从陵墓里爬出来。”

        武则天闻言哈哈大笑,“六郎真是会说笑!”

        她说着又低下头继续翻看,和那位卢氏一样草草的翻过五六页动作就慢了下来,只是她脸上没有愠怒,只有一丝玩味的笑意,不时的轻笑一声,还时不时的往回翻看,不用问定是发现阎维挖的坑了。

        当她看完最后一页,脸上仍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抬头对张昌宗道:“下一册在哪里?”

        “圣人怎得知道还有下一册?”

        武则天用指头点了点画册,“上面写的清楚‘未完待续’!”

        张昌宗道:“圣人英明,确实还有一册,刚刚开始在坊间售卖,微臣家中的仆役五更就排队去买也没有买到,最后还是从牙行里花高价买来的,今天傍晚的时候刚刚送到宫里还没有来得及看过。”

        武则天拿着画册在张昌宗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哪里来得这么多废话,还不赶紧的去取!”

        “喏!”张昌宗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回来,除了手中多了一本画册,还换了一身衣服,身上也没了汗臭味儿,显然是匆匆的洗过澡的。

        从张昌宗手里接过崭新的画册,武则天开口问道:“刚才你说这画册有很多人买?”

        张昌宗回道:“据微臣所知这第一册只在洛阳就卖了五六千册,加上长安、扬州等地怕是要卖了一万余册。”

        武则天的眉头拧出个川字,“这么多!商家如何来得及绘制?”

        “微臣听闻商家有秘技,作画犹如碗脱的一样简单,一个不通笔墨的年轻男子一日可绘上百十册。”

        武则天冷哼道:“这些世家大族有这样秘技却拿来作画卖钱,实在是暴遣天物!”

        张昌宗回道:“圣人息怒,这些秘技并非出自哪个世家大族,而是出自阎维之手。”

        “这竟是阎家的买卖?”

        张昌宗略一沉吟道:“微臣不敢欺瞒圣人,这不是阎家的生意,坊间都传是太平公主的生意,阎维是公主府的门客,为公主府打理而已。”

        武则天不敢置信道:“竟然是太平的生意?朕改日便召她来宫中问问。”她说着再次翻开了书页,不出意外开头仍是一首事,武则天小声的念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待念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时候,已是神情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好的诗未必让人拍案叫绝,但是一定能够引起精神上的共鸣。

        武则天的眼睛向下一扫,想看看这位和他引起精神共鸣的谁,可看到名字原本迷惘双眼立刻瞪得滚圆,“竟是阎博陵!”

        当到豪门贵妇和深闺小娘成为《王之后宫》受众后,阎维便意识到需要弄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诗来充场面了,对那些会读书的男子来说同样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这样惊采绝艳的诗一出世必定口口相传,好诗之人少不得要追问作者,阎维还有些分寸没敢署自己的名。已经过世的阎立本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反正也无法求证,至于尚未出世李商隐,阎维也只能向他告声罪了。

        武则天拧着眉脸上疑惑又遗憾,“朕与阎博陵相识多年,只知道他擅长丹青不曾想还有这样的诗才,竟不曾见他显露过。”

        张昌宗道:“臣听说阎博陵生前告诫子孙专注经史莫习丹青。”

        他说的含蓄,言下之意就是阎立本擅长丹青就太宗就常召进宫中作画,若还擅长作诗便又多了一桩被皇帝呼来喝去事情,才不显露。

        武则天笑道:“此事朕也知道,这是太宗皇帝的错,朕一直觉得阎博陵勤恳忠厚,想不到他还是个倔脾气,可惜了,朕当年都不曾向他讨教过。”

        她抬头冲着帘幕外吩咐道:“晓月,明日一早就传召太平,让她带上阎维进宫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