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27章 小蝉

第027章 小蝉

        小蝉人如其名,她的叫声就像是夏日蝉一样明亮尖锐。

        当身后的村庄越来越远开始模糊的时候,小蝉的双眼也跟着一起模糊起来,可一想到马上要去洛阳,氤氲的泪水就迅速的消失不见。

        她抬头看看身边年轻的舅母,“舅母,洛阳好吗?”

        舅母陈氏摸了摸她的小脸道:“舅母也没有去过洛阳。”

        小蝉又看看一旁白发苍苍的老妇,“外祖母也没有去过吗?”

        老妇摇了摇头道:“老身也没去过,洛阳是皇帝住地方,自然要比乡下好。”

        “老天爷!咱们是要跟皇帝老儿住在一起了吗!”

        小蝉兴奋的大叫,声音刺得人两耳发懵,驾车的年轻汉子笑道:“小蝉弄错了,现今皇帝不是老儿却是个像你外祖母一样老妇。”

        “女子也能当皇帝?小蝉也是女子能不能也当皇帝?”

        老妇立刻喝斥道:“别胡说八道,到了城里说这样的话是要掉脑袋的。”

        小蝉吐了吐舌头道:“知道了!”

        驾车的汉子笑道:“小蝉想当皇帝也未必没有可能!”

        小蝉扒住汉子肩头道:“赵三叔莫要骗我?”

        “骗你作甚,你只需找个皇帝嫁给她,等那日把他熬死了,不就是你当家作主了。现在洛阳城里的女皇帝就是这么做的。”

        小蝉一怔如同醍醐灌顶,“呀!女皇帝能想的出这么好的主意,真是聪明极了!”

        此言一出,车的上的另外三人不由得一阵大笑。

        马车从乡间小路缓缓的驶上官道向北一路直行,当日上中天的时候,远远的已是看见洛阳的高大的城楼,小蝉兴奋得在车辕上乱跳,“我看见了!我们到洛阳了!”

        陈氏连忙的将她摁住,“当心掉下车摔成跛子,以后嫁人也只能嫁二狗那样的!”

        “呸!才不要嫁二狗那个赖子!”

        城门越来越近,小蝉的脑袋也越抬越高,直到马车驶进城门洞里小蝉这才把脑袋放正,两只大大的眼睛仍旧在发怔,还没有从城门楼带来的震撼中回过醒来。

        “吁!”驾车的汉子勒住缰绳跳下马车,从怀里掏出四件过所和几个铜钱交给守门的士卒,士卒拿过其中一个和汉子对了对,见车上都是妇人便放他们进了城。

        马车缓缓使出瓮城,沿着街巷一路打听着行到了章善坊,年轻汉子向老冯问道:“敢问李桥可是在这里做事,他托人传口信我,让我把家眷送来,现下人已是到了。”

        老冯笑道:“原来是李桥的家眷,大贺,李桥的家眷来了,快带着他们去李桥刚刚租下的宅子。”

        大贺从门里探出头来,两只斗鸡眼往车上瞧了瞧,上前一拱手道:“伯母,嫂嫂,你们总算是来了,这两日李兄一日三回的来问,劳烦这位兄弟,驾车跟着我走!”

        马车缓缓驶入章善坊,小蝉一双眼睛四下打量,“这里的屋子真好看,皇帝住在哪个院子?”

        大贺哈哈一笑,“皇帝可不住这里,皇帝房子可比这里好看多了……”

        见小蝉瞪着两眼望着一旁摆摊炸煎饼(稍大一点菜丸子)的,大贺随手丢了一个铜钱给小贩,用草纸包了两个新鲜出锅的煎饼递给小蝉,“有些烫,慢些吃!”

        小蝉吞着口水接过煎饼,“你人真好,等我做了皇帝便要你做跟班……呜呜……”

        “别胡说!”老妇捂着小蝉的嘴笑着对大贺道:“小孩子不晓事,信口胡柴,小哥儿莫要当真!”

        大贺笑道:“我怎会当真,给皇帝做跟班是要断子绝孙的,我才刚刚的成亲……到了,这就是李兄刚租的宅子!李兄,伯母和嫂嫂她们到了!”

        院门开着李桥正拿着扫帚在院子里面洒扫,闻声丢下扫帚就跑出了来,不等他到马车跟前,小蝉就高呼一声“舅舅!”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李桥伸手双臂将小蝉接住,“好久不见,小蝉又长高了!”

        他放下小蝉又冲着马车拜倒,老妇摆手道:“拜什么拜,还不扶为娘下车,腿都坐麻了!”

        李桥扶着老母妻子下了车,对驾车的汉子道:“这一回劳烦赵兄了!”

        “劳烦什么,家里刚收了糜我也是要到进城来卖的,我还要去南市卖粮天黑前得赶回家,就不和你多说了。”

        “慢着!”李桥奔回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已是多了个沉甸甸的麻布袋子放在了马车上,“这两年我不在家,多亏赵兄照看家里日子方能过得去,这些是小弟一点谢意。”

        车夫拍了拍麻布袋子,“好家伙,这不得有五贯钱!”

        “小弟得了贵人赏识,赵兄切莫推辞。”

        车夫笑道:“你既是发了财我这个做兄弟的合该沾光,我就不客气了!”

        目送车夫离开,李桥就带着家眷进了院子,老妇左右打量一番,“这么大个院子每月租金怕是要不少钱吧,咱们有个遮风躲雨的地方就行了。”

        “阿娘放心,儿得了贵人赏识不然哪有钱给赵三,你只管安心的住着,我接母亲进城就是为了享福的,不然不如呆在乡下。”

        “说的没错,进城就是来享福的!”院子外面有人大声附和,接着就见阎维和张不二进了门。

        阎维指着李桥道:“李桥啊李桥,你既然要接家人来何不提前给我说一声,我也好放你几天假。若不是刚才出门时碰上大贺我都不知道,这位就是伯母吧?”

        阎维上前一步躬身一礼,“小可阎维见过伯母。”

        李桥连忙的介绍道:“这位就是雇我做事的阎公子,阎公子是阎相公的孙辈。”

        李母哪里晓得阎相公是谁,给他儿子发钱的就是贵人,她连忙的屈膝回礼,“老身这儿子是个粗人,他若是有不对的,公子只管告诉老身,老身定重重的责罚他!”

        李母又把儿媳拉过来道:“这位是老身的媳妇!”

        阎维一拱手,“见过嫂嫂!”

        陈氏屈膝一礼,“公子请屋里坐,我去给公子烧水喝。”

        “不必麻烦了……那个小娘是李兄千金吗?”

        李母笑道:“桥哥儿夫妻尚未有子女,那是老身的外甥,小蝉过来见过阎公子!”

        小蝉闻着跑过来脆生生的道:“小蝉见过公子!”

        张不二笑道:“这小丫头真是伶俐俊俏……咦?阿郎,她和你长得好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兄妹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