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23章 王之后宫

第023章 王之后宫

        阎维拽着张不二仓惶的逃回到章善坊,守门的大贺咧着大嘴笑问道:“阎公子,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公主没有留你过夜?”

        阎维连忙的捂住大贺的嘴,“你瞎说什么!怎么扯上公主了?”

        大贺拿开阎维的手嘿嘿的笑道:“阎公子不必隐瞒了,尉迟公子已是和街坊说过了,大伙正忙着给你庆贺哩。”

        “这厮真是比妇人还多嘴!”阎维松开大贺就往家里走,尚未到家就见门前张灯结彩,挤了好一堆人,张不二见状喊道:“你们都堵俺家门口作甚。”

        那群人就像是炸了窝的马蜂立刻涌过来将阎维团团围住,“阎公子,小人是东边的赵四海在南市经营一家咸鱼铺子,你我同在一坊,一向有失亲近,今日特来拜会!”

        “小人马全贵是个木匠,阎主簿在世时与小人颇有交情,阎公子小时候骑的木马就是小人做的。”

        “阎公子难道不记得老身了,你小时候还吃过老身的奶水哩!”

        ……

        众人围着阎维不停吵嚷,叫阎维头大如头也不知如何应和,只好打着圈的冲众人拱手致意。

        “都让开!都让开!都给我让开!”

        坊正老冯带着李桥分开众人将阎维护住,指着众人道:“你们一个个的也太不晓事,阎公子刚刚侍候公主回来身子乏的很,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他说完拉上阎维就走,人群走突然有一人道:“有什么好神气的!这么快就回来,八成是没讨了公主的欢心,我看咱们就省了攀附的心思吧。”

        “我看也是,公主的凤塌岂是谁想上就能上的。”

        张不二扭过头喝斥道:“是谁乱嚼舌根!俺家阿郎生的俊美,技艺又好,怎会不讨公主喜欢!给你们个不长眼的瞧瞧这是啥!”

        他说着从阎维荷包里面掏出龟符放在掌心,“给你们瞧瞧,这是公主赐的金龟符,阿郎若是不讨公主欢心,怎会有这个!”

        “不二就莫要显摆了!”阎维一拱手对众人道:“今日人多,寒舍太小怕是容纳不下这么多人,不如改日再一一的请诸位街坊到家中做客。”

        阎维话音刚落就听大贺喊道:“阎公子,刚刚有人拉了一车的东西过来放在坊门就走,说是驸马赏赐的。”

        众人立刻小声的嘀咕起来,

        “怎的会是驸马赏赐?这位驸马真是心大!”

        “当然是公主赏的,不过是借驸马的名头。”

        “追到坊里送赏赐,看来阎公子当真是得了公主的青眼。”

        ……

        众街坊还在瞎嘀咕的时候,阎维已是进了家门,想不到的是家里比外面还热闹。十来个亲近的街坊在院子里面杀鸡宰羊,见了阎维就过来齐声道喜。

        阎维苦笑一声,“哪来的喜,我又不是金榜题名。”

        尉迟明笑呵呵过来,“就算是榜首也不过是个五六品的小官,九郎现在离天子近臣只有一步之遥,在洛阳呼风唤雨也是早晚的事,就连外面街坊邻里都晓得你前途无量,专门过来奉承你的。快进屋,跟我好生说说!”

        进到屋里阎维甩掉尉迟明的手问道:“你要我说什么?”

        尉迟明一脸期待的低声问道:“可曾上了公主的凤塌了?”

        “没有!”

        “什么!”尉迟明关上房门,压低声音道:“怎的会没有,难道公主不中意你的样貌!”

        “嗯,公主今日不方便。”

        尉迟明拍拍胸口,“你可吓坏我了,既然今日不便过些时日再去。”

        “公主说要看我的表现,等我把那桩毁了的买卖补救回来再说。”

        “那桩买卖不是彻底的黄了嘛,如何补救回来?该不是故意难为你吧。”

        阎维笑道:“是我主动应承的,至于如何补救,我自有办法。”

        他走到案前,拿过笔蘸满了墨汁,在纸上写了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王之后宫”。

        连环画在八十年代是何等的风靡,九零后零零后是无法想象的,比起倭人的漫画也不遑多让,从知识分子到田间老农,几乎人人爱看家家都有,之所以流行因为那些不识字的人也能看得懂画的意思。

        阎维要做的就是大唐的第一本连环画,对此他信心十足。

        首先题材就选的就很好,《王之后宫》听听这名字,尊贵、隐晦、神秘,最大可能的调动人类窥私的天性,再辅以网文三要素补充一些少儿不宜的片段,就不信连无聊的“参军戏”都能看得津津有味唐人不喜欢。

        比起只有图形没有情节的《百鸟朝凤图》,连环画作起来自然要麻烦一些,阎维加班加点用了三日时间总算是画出五十张。

        有熟练的工人和干练的经理人生产印刷完全不用阎维操心,尉迟明将样品散出去,阎维便在家中等待上门下单的顾客。

        谁知道这群纨绔上了门来第一件事竟是催更,王处杰拍着手里的画册逼问道:“阎兄你怎么画了一半就不画了,庸王究竟有没有让乐乐姑娘入府,这虎头蛇尾的有谁会买!”

        卢元纲气咻咻的道:“这庸王就是个糊涂蛋,还不知道自己的厉美人搅合他的好事,阎兄在结尾处应该把这妒妇打入冷宫才对!”

        “不然阎兄怎么会给他取名庸王,依我看他那个正妃才是真的阴险,可恨那庸王竟不识得她的真面目!”

        “诸位仁兄为何只盯着画看,杜某以为这篇写在开篇的诗才是惊采绝艳。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红销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趐香……”

        “对对对,这首《十香辞》一念完,便觉有了一个冰肌玉骨通体透香美人横生在眼前,比梳拢了一个千娇百媚的花魁还要过瘾。阎兄这诗也是你作的吧,这样的好诗可还有吗?”

        阎维呵呵一笑,“有!当然是有!不过在下一册中!”

        “下一册?阎兄的意思是《王之后宫》还没有画完。”

        “王兄看得不够仔细啊!”阎维指了指书页后面一行小字,“没看到这里写着‘未完待续’,乐乐姑娘还没有入府,厉美人也没有打进冷宫,庸王还没有发现王妃的真面目,若是就这么完了,诸位仁兄岂会与我干休!”

        (拜谢大明昌州锦衣卫同知和    木易同学的豪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