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20章 筹码

第020章 筹码

        阎维跟着到了一处宽敞的宫室外,卢欢儿对着阎维轻声道:“公子在门外稍等,我去去就来。”

        她这一去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出来,悄声的道“公主让丽娘向你分说个清楚,就知道公主有心栽培你,回头你也务必要让公主称心,这样你我才能长久。”

        “多谢司丞叮嘱,小可心里记得了!”

        阎维应承一声迈步进到殿内,只见太平公主跪坐在案后,她头梳坠马髻,鬓簪海棠花,穿一件火红的抹胸石榴裙,外罩紫色沙衫,原本平坦的前胸此刻峰峦耸立,谷壑幽深,入眼如雪后晴天白花花的直晃人眼。

        她的脸上也施了妆容,前额贴着火红梨花钿,蛾眉黝黑,两霞染晕,眉角描红,丰唇点朱,嘴角带靥,妆容本就色彩浓郁,在雪白的底妆映衬下更显强烈,让人过目难忘。

        只是阎维不太喜欢,这厚厚的妆容犹如一张面具,看不出太平公主的半分喜怒,反倒是叫人心头发慌。

        走到厅堂正中阎维屈膝拜倒,“小可阎维拜见公主!”

        太平公主盛装会客阎维不好怠慢,但凡他有个一官半职在身,也不用行此大礼。

        “平身吧,这边坐!”太平公主的声音很干脆却没了刚才的亲切之感,“刚才你打了本宫的陪侍?”

        “确实,那个叫刘二凤的仆妇出言不逊,辱骂小可也就罢了可是她羞辱张少卿,传将出去恐引得张少卿误会公主。

        这等豪奴若不教训,怕是以后要学胡三替公主招祸,只是恶犬也当由主人收拾,小可僭越出手实属不该,还请公主责罚!”

        太平公主呵呵一笑,扭头对卢欢儿道:“他口舌功夫还不错,确实是个可以栽培的好苗子。”

        卢欢儿道:“阎公子晓理知义,绝非丽娘说的轻浮孟浪之徒。”

        太平公主又道:“想必丽娘已是给你说明白,也已是处罚过她了,你可还有异议?”

        “能得殿下做主是小可三生之幸,绝无半分异议!”

        “那便好,如今本宫算是给了你交代,你是不是也当给本宫一个交代?”

        卢欢儿将一卷账册在桌子上摊开,“阎公子自己看!”

        阎维凑上前去越看越是心惊,原来公主府在长安、扬州都有青楼,同样也向恩客兜售春宫画,这并不起眼的生意,几近占了青楼一半的收益。

        想想也不奇怪,豢养一个妓子吃喝拉撒胭脂水粉的都要钱,培养一个花魁的话更要从小教她琴棋书画,十余年下来不知耗费多少,相比之下春宫画简直就是一本万利。

        卢欢儿又道:“若是只毁了洛阳的生意倒也罢了,最可气的是那些纨绔还把春宫画卖到处都是,甚至还有联络胡番准备卖到西域、倭国,这桩买卖是彻底毁了。”

        太平公主冷声道:“本宫知道是丽娘有错在先怨不得你,不过你想吃一口肉,就把一圈的牛羊都杀了就是你的不对了。”

        阎维拱手道:“公主勿恼,这桩买卖还有得救,小可腹中已有章程。”

        “这也有得救?果真是个人才,欢儿的眼光真是不赖。既如此这桩生意就交给你打理了,本宫并不贪心你只需按照公主府从前的收益上交就行,如有多余便是你自己的。”

        “小可没有异议,公子有所不知眼下这桩生意被来中丞的下属卫遂忠掺了一脚,硬是强夺了小可两成的干股,若是少了这两成只怕补不上府中的损失!”

        “来俊臣!”太平公主瞳孔一缩而后冷哼一声,“他不过是圣人养得一条恶犬,更何况是他的属下,你怕他作甚!”

        “公主金枝玉叶自不是怕,小可却怕坐牢受刑!”

        太平公主从袖子里掏出一件东西递拍在桌子上,“有了这个你就是本宫的人,本宫若是任由他把你抓走,以后还有何脸面在洛阳立足。”

        阎维见桌子上的是个金铸的小王八,他拿过来只见另外一面刻着“太平公主府行走”。

        卢欢儿笑道:“这个龟符就是公主给你护身符。”

        “多谢公主厚赐,小可定竭尽所能为公主效力。嗯,小可还有一事相求公主。”

        太平公主笑道:“把你所求一并说了就是!”

        阎维沉声道:“小可双亲已逝,棺椁至今仍旧停在庙中。小可想等生意上了正轨,希望公主能许我扶棺回乡安葬,并为双亲守孝年,以人子本分!”

        阎维可不想做太平公主的面首,并非是嫌太平公主老,三十二岁的太平公主颇有风韵,身材也是高挑丰满,叫他屈身侍候也并无不可。

        只是这位贴心的小棉袄,有了好处就不忘和老娘分享。阎维可不想侍奉一位老婆婆,尤其对方还是嗜杀冷酷情绪不稳皇帝,若不得宠大概就沦为余秀那种满腹积怨的药渣,即使得宠如张氏兄弟也没落什么好下场。

        更何况这位公主除了喜欢与老娘分享,似乎还很喜欢和属下分享,卢欢儿倒也罢了,一想到那十来个健妇,阎维都不由得肝儿颤。

        不巧的是太平公主心中就是这么个打算,昔日千金公主向武则天进献薛怀义,不仅免了灾厄还得了恩宠,受封延安大长公主。

        有此一例,武则天周围的亲近人便争相效仿,时不时的向皇帝举荐几个“贤才”。太平公主也不例外,为此不惜亲自考校人才,皇天不负有心人,张宗昌很快在控鹤司展露头角,终于也有了个替她吹枕头风的人。

        可惜好景不长,张宗昌又把兄长张易之送到了皇帝身边,兄弟二人相互通气彼此帮扶,把武则天弄得五迷三道独揽圣宠,如今俨然成了一方势力,有时她也要求兄弟二人。

        无奈之下她只好再寻别人,长安、洛阳、扬州三地的青楼,不仅仅是为赚钱也是为了选拔人才。

        昨夜卢欢儿把阎维好一番夸赞,她才决定要见一见阎维,能画的出百鸟朝凤图想必技艺精湛。

        刚才一面她对阎维的样貌也十分满意,虽比张易之差上两分却不输张昌宗,阎维能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赚了一笔横财想必也有几分能耐。

        太平公主几乎在心中认定了阎维就是下一个送进宫的筹码,只需调教个一年半载便能入宫为她做事,怎能轻易放阎维回乡守孝。

        她重重的一拍案几,“不行!你不能回关中!”

        (谢谢奉孝燃烧的浅蓝小曹可儿的巨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