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17章 女人是龙

第017章 女人是龙

        公主府的护卫深夜出坊持刀劫财,若是在其他时候算不上什么大事,更没有谁敢胡乱攀扯。

        可是眼下不同,朝廷之中有个不怕事大的来俊臣,但凡闻到些许风声就要上来撕咬,芝麻绿豆打的小案子落到他手里就能炮制成谋反案。

        来俊臣固然得皇帝信任,可他要想扳倒太平公主还是有些难度,届时给太平公主添麻烦的阎维怕是要迎接狂风骤雨般的报复了。

        阎维认定太平公主不可能指使人做杀人劫财的蠢事,她若想要只需勾勾手指头,阎维也只能乖乖的双手奉上,今日之事定是丽娘和胡三私自主张。

        听完阎维分析,尉迟明连连点头,“有些道理!咱们和太平公主私了还能落下些许人情,顺便攀上她这棵大树。”

        “既然你想攀高枝就给你个机会,我写一封信你亲自送去公主府上。”

        阎维当下写了一封信,只说抓了几个假冒公主府侍卫的贼人,请公主派人过来验看,另外还带上侍卫身上的鱼符作证。

        过了五更,坊门一开尉迟明就急忙的去了公主府,如此重要的事情原本以为很快就有回应,谁知日上三竿他才回来。

        阎维迫不及待的问道:“公主如何答复?”

        尉迟明摊了摊手道:“我没见到公主,多亏遇上了驸马这才进了门。”

        “哦,那驸马如何答复?”

        尉迟明道:“你糊涂,那是公主府关驸马什么事,跟他说了有什么用。”

        阎维点点头,“有些道理!那怎的拖到现在才回来?”

        “驸马请我到府中用了早膳,又带我到书房喝茶品画,你不知道这位驸马也是你的拥趸,听说《百鸟朝凤图》是你作的便说请你去做客哩。”

        “我是让你去送信的!”

        “哦,公主近日一直留宿皇宫,我就把信交给驸马了请他代为转交。这位驸马人真不错,风流倜傥人也和气,来时还送了我好些东西,什么高丽参、鹿茸之类名贵药材,还有一大块新鲜的鹿肉,咱们烤熟边吃边等。”

        阎维可没有尉迟明那般心大,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他毁了公主府的一桩生意,就已经是见罪了太平公主,哪有心思吃烤肉当下筹谋着如何应对。

        这一等便到了天黑也没见公主府来人,阎维已是脱了衣衫准备睡觉了,才听见李桥在外面叫门,“郎君,人来了!”

        阎维立刻从床榻上起身,等他穿上衣衫到了厅内,正见尉迟明也系着衣带从西间出来,门外张不二和李桥正引着七八个人过来。

        见尉迟明要出门迎接,阎维伸手拉了他一把,“别慌,别慌,咱们是占了理的!”

        说话间对方已是进了门,只见为首的那人朗眉星目,唇红齿白,头戴软脚幞头,穿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圆领青袍,虽然身形略显单薄,胸肌却十分发达……

        等等,阎维的目光向上挪了挪,只见对方洁白的颈项上并没有喉结,对方竟是一个女人,有些意外又在意料之中。

        尉迟明上前招呼道:“卢司丞,没想到这一天咱们见了两回了!”

        司丞是掌管公主府事务的长官,一般都是由朝廷指派男性官员担任。眼下女主当国,公主府任用女官没什么稀奇,能替太平公主出面处理这等隐秘事,定是公主的心腹。

        卢欢儿和尉迟明随口寒暄两句就看向阎维,“你就是阎维?阎博陵的孙子?”

        阎立本得封博陵县男,对方这般称呼也没有错,只是少了些敬意。

        阎维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面容,只见她薄施粉黛,端庄秀丽,表情恬淡看不出半分的喜怒,阎维上前一拱手道:“正是小可!请司丞上坐!”

        对方男子打扮行为举止也似男子一般洒脱,她一掀下拜坐到胡床上,阎维和尉迟明则是陪坐左右下首,“劳阎公子屏退左右。”

        阎维打了眼色张不二和李桥立刻退到院子外面,“没有外人,司丞可以说了。”

        卢司丞却道:“不是你去信请本官来的吗?难道不是该你说?”

        “是该小可说,事情是这样的,昨夜有几个蟊贼来到寒舍劫财,可恶的是他们冒充公主府的侍卫,现下已是将他们都看管起来了,原想送到官府又怕他们胡言乱语坏了公主的名声,便请尉迟兄前去求证,不曾想竟惹得司丞深夜亲至,实属小可之过。”

        卢司丞点点头道:“你能顾念公主府的名声算你有几分晓事,那几人在哪儿,交给本官!”

        阎维对院子外面吩咐道:“李桥把昨夜抓的那几个交给公主府的人,包括尸体。”

        卢司丞起身一拱手道:“多谢了,本官这就告辞了。”

        阎维道:“司丞留步,小可还有一件要紧事没说。”

        卢司丞扭头问道:“可是府上有什么损失,阎公子只管报上来,明日我就差人给公子送来。”

        太平公主府的人什么时候这般好说话,就怕太平公主心中憋着火,回头背地里下手整治他。

        阎维干脆当面戳破,“那倒没有,反倒是小可近来叫公主府损失甚多,心中实在难安啊!”

        卢司丞柳眉微微一挑似乎有些意外,冷哼一声道:“能顾忌公主府的损失,看来你尚有有几分诚敬之心。”她的话虽不算和善可是神情却比刚才和煦了很多。

        “小可实在不知是公主府的产业,否则绝不敢掺合进来!”

        尉迟明也道:“是啊!我等怎敢开罪公主,事到如今愿意给公主府补偿。”

        卢司丞蹙着秀眉道:“丽娘说这桩生意如今已是彻底毁了,你们那什么来补偿!”

        “小可已是想了个……”

        卢司丞一摆手道:“给本官说了也没用,若真有诚意明日就亲自去给公主一个交代。”

        她说话转身就走,阎维连忙叫住,“司丞留步你的东西掉了!”

        卢欢儿停住脚步看看身上,“什么东西!”

        “是司丞的簪子!”

        “本官没带簪……”卢欢儿扭过头来立刻收了声,她小嘴微微张开两眼瞪得滚圆,只见阎维手中躺着一根金灿灿的簪子,一根金簪最多不过二两,原不至于叫公主府的司丞瞠目结舌。

        只是那簪头镶嵌着一颗宝石,宝石鸽子蛋大小,通红似血,晶莹剔透,即使屋内灯光晦暗,依旧熠熠生辉。

        惊讶、贪婪、喜悦的表情迅速的在卢欢儿的脸上切换,再没了之前的恬淡,最后她用带着疑问的目光看向阎维,似是在问:“真的,送给我吗?”

        果然没错,女人就是恶龙,喜欢搜集发光的珍宝在洞穴里堆成小山,不一定要用只要蹲在上面就很开心了。

        (我要票票,推荐票,月票都要,就是这么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