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08章 偏执的审美

第008章 偏执的审美

        丁老歪做了大半辈子工匠就没有碰见这么大方的,即便是给皇帝做工赏赐到他手中也不过只有十贯八贯,最多的一回是修建明堂得了二十贯的赏钱,女人做主就是败家!

        这笔天而降的横财丁老歪是想也不敢想,一百贯钱足以让他过上一个安稳的晚年,有了动力不用催促便开始忙活起来。

        先在木板上涂了浆糊再把图画贴上,在太阳底下晒干后,就拿了工具开始雕琢,木屑纷飞用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完成了一幅画。

        他用小锉刀仔细打磨掉毛刺递到阎维的手中,眉飞色舞的道:“郎君看看老汉的手艺可还行?”

        阎维拿在手中端详,只见木板上的人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不由得赞道:“感觉比我画的还要好些。老丈只管接着做,做出来一幅就给你一贯钱,当场结算绝不拖欠。”

        丁老歪谢道:“老汉深知郎君诚信,不过今日能不能只做这一幅,家中老妻有病在身,现下得了郎君的给的工钱想拿去抓药。”

        “无妨,治病要紧,今天就只刻这一幅吧。”

        阎维给丁老歪留了五贯钱便回了章善坊,一进家门尉迟明就迫不及待的问,“阎兄,你弄这破木板做啥,我怎的看不明白。”

        阎维嘿嘿一笑,“马上,你就明白了。”

        他要做的自然是雕版印刷,雕版印刷在唐朝中后期出现,到了宋朝就有了活字印刷。可是成本低廉的活字印刷术并没能淘汰雕版印刷。

        最大的原因就是雕版印刷品质惊人,无论是复杂的文字还是繁复的图案都能印出不错的效果,宋元明清的读书人也都钟情于雕版印刷的书籍,甚至到了二十一世纪雕版印刷仍有用武之地。

        阎维把雕版放在案几上,用毛笔沾了上好的松烟墨在木板上均匀涂抹,待凸起的图形浸润,就拿了一张事先裁好的纸张铺在上面,拿过滚筒轻轻一推,重新将纸拿起来的时候上面已经多了一幅图案。

        不算很清晰,好些地方都黑成一团,他一连试了好几回总算是印出一张完好无损的图案,比起手绘的半分也不差。

        掌握了诀窍印刷的速度立刻快了起来,见阎维短短时间就印出十来张画,尉迟明一脸的不可思议,“老天爷,如此轻松简单就作好一幅画了,让我试试!让我试试!”

        尉迟明这笨蛋一连费了二三十张纸才掌握住窍门,他得意的看看堪称完美的图案,又晃了晃胡萝粗的手指,“我这十个指头也能作画,那岂不是人人能作画?”

        “跟你那十个指头没多大关系,有了雕版作一卷《百鸟朝凤图》最多只要半柱香的时间。”阎维一本正经的问道:“如果我把《百鸟朝凤图》作价二十贯你觉得能卖出去几本?”

        尉迟明两只牛眼骨碌乱转,“小弟愚笨算不出来,不论如何这买卖阎兄都得让我参上一股。”

        一个印刷作坊迅速的在阎家铺开,三个人是绝对不够,好在尉迟明有书童婢女可以帮忙,都是签了卖身契的绝对靠得住。

        阎维和尉迟明两人负责印刷,张不二和书童小粥负责分类整理,至于缝制则是交给尉迟明的贴身婢女婉娘。

        里间一个女子在案头端坐,葱白一样的手指捏着银针,在整齐的鬓发间蹭了蹭而后扎在纸稿上,手心的顶针稍一用力,银针轻松的透过纸稿一连穿梭几下,最后打上一个绳结,便成了宋时才有线装书。

        张不二心不在焉,一双眼睛不时的瞟一眼婉娘粗壮的腰身和磨盘一样的屁股,暗暗的吞口水。

        书童小粥用胳膊肘杵杵张不二,“不二哥,你放错位置了,这是二十八幅你怎么放在前头了。”

        “哎呀,俺又不识得字也数不得数只记得图画,人家买来也是瞧画的管它是第几幅。”

        小粥挠挠头皮自语道:“嗯,似有些道理。”

        “自然,俺可比你多吃十年饭哩!”张不二突然压低声音指着里间宽厚的背影道:“婉娘可曾许配了人家?”

        小粥笑着回道:“不二哥真是有眼光,婉娘是府里最标致贤惠的丫鬟,连夫人都竖起大拇指称赞过的,府里上上下下好些人都盯着呢,只是公子不太喜欢婉娘碰也不曾碰过。”

        “那便好!那便好!”张不二脸上满是雀跃之色,端了一盘寒具(馓子)走到婉娘的身后,缓缓的吸了一口气,隐约一股清甜的幽香钻进鼻孔。。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轻声问道:“婉娘累了吧,先吃些东西!”

        “多谢不二哥了!”婉娘转身去接,张不二却趁机去摸婉娘手,只觉得婉娘的手又酥又软,让他半条胳膊都麻了,这胖墩墩的身子要是抱在怀里,那岂不是神仙一样的快活。

        啪!

        一只胖手抽醒了张不二的美梦,婉娘脸上的温柔已是化作狰狞,她一手叉腰一手戳着张不二胸口,“你这个下流胚子,心里想的什么别以为我不清楚。告诉你我这娇美美的身子是留给我家少郎君的,你这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赶紧的向老娘赔罪,不然可不饶你!”

        婉娘说着举手再打,张不二转身就逃,一个不慎被门槛绊倒在地上,婉娘上前一屁股坐在张不二的后背上,两只手劈头盖脸的朝张不二使劲招呼。

        张不二抱着头求饶道:“婉娘,俺错了,不该占你的便宜,就饶了俺吧!阿郎!快救俺!阿郎……”

        屋里的阎维置若罔闻,只在心中庆幸那日在富教坊没有让婉娘陪睡,他扭头看向旁边的尉迟明,笑着调侃道:“尉迟兄有这样的痴心贞烈的红颜相伴,实在让我羡慕!”

        尉迟头也不抬的道:“你是知道我不喜欢婉娘,是母亲非要她照顾我饮食起居。我看你不是羡慕而是嫉妒,去年我回长安时你还向我讨要婉娘做侍妾,只因婉娘是母亲身边的大丫鬟,我没敢答应你。”

        阎维连连摇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怎么不可能,你还给婉娘写了一篇千字情信哩,那叫一个情真意切,这才几个月就忘了?”

        “绝……绝不可能!”阎维忽然瞥见起身回屋的婉娘向自己含羞露怯的一笑,心头不由得生出一股恶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