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唐朝做捡史在线阅读 - 第003 章 丽娘

第003 章 丽娘

        听说是来送钱的,胡三立刻换了一副殷勤嘴脸,引着阎维径直的上了二楼,推开一间房门道:“丽娘,阎公子来了,有事要见你!”

        屋内有一个女声回应道:“进来吧!”

        阎维步入房内,袅袅青烟中一个女子正坐案前焚香,香味太过浓郁以至于让人感觉有些憋闷。

        这位鸨母并非是阎维想象中体态丰腴的半老徐娘,反而是个端庄娴静美人,看模样也不过三十岁,她抬头嫣然一笑,让人觉得半边身体都麻了。

        丽娘指着一旁的蒲团道:“阎公子请坐!”她虽然说的是官话却带着些许川音,“公子喝茶吗?奴家这里有刚刚烹好的茶。”

        此时的茶并不是冲泡的,而是将茶饼碾碎和葱、姜、蒜、盐、薄荷各种材料一起烹煮,制作复杂口味多变,在上流社会还未完全普及,百姓中也只有蜀人好饮茶,家境好点的人家一般都是以酒待客。

        “劳烦丽娘了!”阎维一拱手就在蒲团上跪坐下来。

        丽娘的眼中反而闪过一丝诧异,若是往常这位阎公子一定会没皮没脸的凑到她的身边动手动脚,今日这般规矩反倒是奇怪。

        丽娘放下茶碗和声道:“奴家那日忙着待客,后来才听说阎公子与人厮打受伤,心中难过不已正准备去府上看望,没想到阎公子先来了,就容我以茶代酒向公子赔罪!”

        丽娘说着端起茶碗小小的抿了一口,她虽只是欢场女子,却背靠大树谁不给她几分颜面,可没想到阎维却不领情。

        “我被凤来楼的人打至昏厥,丽娘只以一碗茶就把我打发了实在没有诚意。”

        丽娘笑笑道:“不如奴家免了公子欠下的缠头,就当赔公子的汤药钱。”丽娘知道阎维已是身无余财连田产都卖了,不然也不会到凤来楼白嫖,根本就没指望他能还上。

        “丽娘小瞧人,姑娘们用心侍奉我若再欠她们的缠头,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恰恰相反,我今日登门造访就是来还缠头之资的。”

        丽娘俏脸上诧异之色一闪而过,奇怪这个轻浮无赖今日表现得竟有些男子气概,“既然公子要还,奴家没有不收的道理,以免坏了公子的名声。”

        阎维冲着张不二打了眼色,张不二立刻把身后的布包袱放在丽娘的身前的桌案上。

        包袱里面轻飘飘的不似钱物,丽娘随手打开只见里面尽是一个个的纸卷画轴,“阎公子这是何意?”

        “不瞒丽娘,我已家财散尽,家中值钱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劳烦你帮我卖出去,所得钱财偿还欠账,若有结余再给我。”

        丽娘摇着手中的团扇笑道,“奴家这里可不是书画铺子。”

        阎维笑笑用手指点着她道:“丽娘待我不诚,这些春宫图难道不是凤来楼找人绘制,再让姑娘推介给恩客的吗?”

        这是其实凤来楼的另外一桩生意,类似后世的卖手机的同时又卖软件的销售模式。出手阔绰的恩客为博美人一笑便掏腰包买下春宫图,回家参悟一番再来找姑娘过招,两桩买卖相辅相成可谓绝妙。

        阎维其实也不敢肯定,丽娘微微错愕之后大方承认,掩着嘴咯咯笑道:“阎公子还有这般眼力,其实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归根究底还是投客人所好。

        公子既然找到奴家这里,奴家就收下让姑娘发卖,所得钱财一半给姑娘们抽佣,剩下的奴家分文不取全都给公子送去。”

        既做婊子又立牌坊便是丽娘这样了,她原本以为阎维会跳脚大骂,谁知阎维却摆摆手道:“那怎么成,好处我若是都收了买卖如何长久做下去。”

        丽娘皱眉反问:“长久买卖?”

        阎维从袖子里面又取出一卷纸来递过去,“请丽娘看看这个!”

        丽娘接过缓缓打开,仔细的看过一遍,又把疑惑的眼神看向阎维。

        阎维问道:“这卷《凤舞九天》可入得丽娘的法眼?”

        太宗在位时为打压士族,给寒门子弟颇多恩遇,甚至允许他们携带妓子出席宫宴,青楼楚馆投其所好趁机培养一大批的文艺女青年。作为洛阳城数一数二的青楼,鸨母也不仅仅是操持皮肉买卖,诗歌书画都有涉猎,算是半个行家。

        丽娘指着画道:“笔法粗糙乃是下乘之作,不过画风新奇,人物俊美,姿态撩人,颇有些意境,只是……多半不是阎公遗作吧。”说着又用手指点了点画上的印章。

        “是否祖父所作又有谁真格计较,这枚印章虽是私印,却是高宗皇帝赏赐的没谁敢仿刻作假!”

        “看来这副画是出自公子之手了,不愧是家学渊源从前竟没见公子显露。”

        “不敢称家学渊源,以免辱没祖父名声。”

        丽娘翻了个白眼道:“阎公子是想把这副画卖给凤来楼?”

        阎维一拱手笑道:“正是!丽娘以为这画值几何?”

        丽娘一脸为难的回道:“这种画风从未见过,究竟能值几何奴家也不敢肯定,不如郎君先从奴家这里拿一百贯支用,多退少补如何?”

        见阎维不置可否,丽娘又道:“先拿两百贯吧,公子不知凤来楼请人作一卷画不过一二贯钱而已,预支两百贯大半还是看在这枚印章的份上。”

        “丽娘的难处我明白,那就放在凤来楼寄卖,先给我两百贯花销就是!”

        阎维也不怕丽娘骗他,只要卖出去就会在纨绔圈里传开瞒不住人的。

        丽娘起身到了里间取出一个金饼子,阎维伸手接过在手上掂了掂,金饼子背后的刻字显示这是岭南道上供的,还有知官工匠的姓名,假不了。

        阎维连忙起身谢道:“有劳丽娘了,马上就要来客人了我就不叨扰了!”

        “公子好几日没来,害的芳芳姑娘茶不思饭不想,就不上去见上一见?”

        阎维起身告辞,“今日有些不便,改日再来。”

        丽娘起身道:“公子留步,奴家有一句话要讲。”

        “丽娘但说无妨,小可洗耳恭听!”

        丽娘正色道:“公子和凤来楼做买卖实属明智,也只有在凤来楼公子画才能卖出高价,不过做生意就当守做生意的规矩,除了凤来楼切记不可卖给旁人,即使亲朋故旧也不可。”

        阎维知道丽娘说的没错,他也需要凤来楼替他扬名,当下拍着胸脯保证道:“丽娘放心,小可想把这份买卖长久的做下去自当会守规矩!”

        等阎维走了,丽娘又把手里的画打开看了又看,玩味的笑道:“有点意思。”

        丽娘把画卷起来,出了房门走到二楼中间的客房推门而入。

        只见这个房间很是宽绰,一个身穿白绸长袍男子手执玉笛立在房间正中,只见他长发披肩,面如冠玉,穿一身精美的白绸长袍,赤着脚踩在松软羊绒的地毯上,身体随着曲调微微摇摆神情自在逍遥,颇有些出尘之意。

        男子四周围着一圈弹琴抚瑟的女子,或清丽或妩媚或端庄,可谓燕瘦环肥各有千秋。众女的琴技亦是绝妙,琴声与笛声此起彼伏交缠呼应,时而激荡,时而飘渺,婉如仙音梵曲令人沉迷。

        只看这群人的颜值便是赏心悦目,更何况还有动听的乐曲,丽娘也不搅扰站在门边静静聆听。

        一曲奏罢,丽娘抚掌笑道:“五郎的琴箫合奏真是绝妙!”

        众女子见丽娘进来,便纷纷起身告辞,可一双双美眸仍旧不舍的在男子的身上流连。

        男子放下玉笛,到了案前端起酒杯一口饮尽,神情淡漠的道:“丽娘有事找我?”

        “也没什么要紧事,五郎近来常来奴家这儿,也不怕耽搁了宫里的正经差事。”

        “我在此为圣人编练曲目难道就不是正经事?”

        丽娘掩嘴笑道:“以奴家看五郎是舍本逐末,圣人更看中你床第间的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