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春秋我为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尴尬人难免尴尬时

第八十五章 尴尬人难免尴尬时

        ……

        却说贾玦带着众姊妹往回走,天色已渐渐黑了,几人转过一重门,穿过几间堂屋,远远就听见席上,贾政正在给贾母说笑话取乐,只听他道,“从前有一个人平素是最怕老婆的……"

        才听了ー句,都忍不住笑了,黛玉推着贾玦只教他快走,“快些,从不曾见舅舅说过笑话!”

        宝钗也笑道,“姨夫向来是最稳重的,可见老太太无聊的紧了,蜀中无大将……”说着,不由住了口,心下暗恼自个真是跟这两个贫嘴贫舌的顽的久了……

        黛玉却惊异的打量宝钗,小狐狸似的眼睛瞧着她熠熠生辉,嘴角微微扬起,“姐姐怎么不说了,后面是什么来着?”

        宝钗佯嗔的瞪了她一眼,“颦儿别胡闹,老太太等着呢,快些走吧。”

        湘云却不顾忌这些,最是快人快语,“林姐姐这还猜不到?无非是蜀中无大将,表叔做先锋呗!”

        说着她倒先笑了,黛玉和宝钗几乎同时回头,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但见她笑的没心没肺,便也跟着笑了……

        ……

        众人忙要入席,贾母见他们来了,更是高兴,笑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玉儿,云儿快来我这里,他平日从不说笑,这会子讲来必是好的。”

        黛玉和湘云忙跑到贾母怀里一左一右窝着,贾政见了贾玦,却像是见了救星似的,忙拉住他。

        “我原不会讲的,说来也不好笑,如今既然玦儿回来,且让贤罢。”说着便要笑着退下。

        贾母瞪他一眼,忙叫人拦住,“平日就你算个老实的,今儿怎么也耍起滑头来?

        他自然要说的,可你这说了上半不说了,没得叫人悬心。不拘好笑不好笑,难为你一片孝心,都是好的,只管说了来,到时候我看他们哪个敢不笑的。”

        王熙凤忙附和,“可不是嘛?姑父莫要太看轻了自己,光您来说笑话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够好笑的了!”说着她自顾先笑了,众人也跟着配合的笑了……

        贾母见贾政有些尴尬,忙啐了她一口,笑骂,“惯的你越发没边了,这种拿长辈打趣的话也是乱说的?快给你姑父赔个罪!”

        不想贾母身边的黛玉却暗自拿眼觑向宝钗:姐姐还不一块去?

        气的宝钗丰润的脸上微微泛红,银牙紧咬,狠狠的瞪了回去:死丫头,等着!早晚教训了你!

        ……

        贾政被众人哄了一场,终究下不来台,便继续说道,“这个怕老婆的人啊,从不敢在外头过夜,偏有一回元宵,遇见了几个朋友,拉他到家里去说笑,他说他不能的。

        众人偏不听死活叫他说,于是他就说啊:从前有一个人平素是最怕老婆的……”

        只说到这,众人就都笑了,忙问他后面,王熙凤却笑着拦道,“后面不用问,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他不敢外外头过夜,偏有一回元宵,被朋友拉去说笑话,他说不能的……

        哈哈,笑死我了,姑父这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只一个笑话,就这般厉害,看来以后这老祖宗身边,是越发没我的位置了。”

        贾母也是笑了,啐了她一口,“你快消停些吧,让他说来,难得他说个笑话给老婆子听,也不让说完。”

        众人忙止了笑,教贾政继续,贾政虽从未被众人这般围观,而面有难色,但贾母要听,到底还是勉力说了。

        “后面便如凤儿所言,说着说着,天都亮了,这才后悔不及,赶忙回家赔罪。

        他老婆问他一晚上干嘛去了,那人面有讪讪,说笑话去了。老婆自是不信,冷笑两声,什么笑话能说一晚上?说来我听!

        那人倒也老实,只听他道,从前有一个人平素是最怕老婆的……”

        贾玦笑了笑,打断道,“老祖宗,快别让二叔说了,您老还没明白吗?他不能说笑的,非逼着他说,一会咱们这也天亮了。”

        贾母笑道,“即这样便罢,叫人取烧酒来与他喝,别叫他受累了。”

        贾政连道,“不敢。”

        贾母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敢受累呢,还是不敢喝老婆子的酒呢!”

        “不敢言受累,儿子应该的。”

        看的众人又都笑起来,待贾政喝了酒,贾母这才狠狠的瞪了贾玦一眼,重重哼了声,“老婆子我这就般留不住你,好不容易来了,才略坐了坐,就又跑没了影!自个跑也就算了,还把我的宝儿、云儿们都拐跑了!”

        贾玦只没脸没皮的笑着,“好祖宗,也忒冤枉人,哪就是我拐的了,谁知道我说去厕所,她们也要巴巴的跟过来瞧。”

        “呸!”

        这叫什么话?

        汝闻,人言否?

        众人一齐啐他,宝钗满面羞红,薄怒含嗔,湘云也恶狠狠的盯着他,龇着小虎牙直冒寒光……

        王熙凤抢上前指着他,颐气指使,“好个玦兄弟,少在这里耍贫!严肃的,现在只问你认打认罚?”

        贾玦只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满不在乎,“认打怎地?认罚又怎地?”

        ……

        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