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春秋我为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他妈的我丹书铁券呢!

第二十五章 他妈的我丹书铁券呢!

        ……

        “老爷!你这是做甚!便是宝玉一时有错,你教诲了就是,好端端的拿那大棍做甚?”

        王夫人因为早上挨了骂,便一直乖觉当木头人不说话,可哪里料到好好的就到了这般地步,大惊失色,连忙拦着下人!“听我的,不许拿,哪个要拿来了,便先打死了我!”

        “这家里你是老爷,我是老爷?听我的,把我大棍拿来,不然我先打死你们!”

        “不许拿!”

        下人们当时就傻了,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听哪个……

        “好啦!”贾母重重一拍桌子!“咳咳……闹够了没有!都给我坐下,你们真是要气死我这个老婆子不成!”

        贾政看贾母气的都咳嗽了,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眉头紧紧皱成一团,“可是,母亲……宝玉他!”

        “我说够了!”贾母厉声喝道,贾政却怒火攻心,不敢违逆贾母,就瞪着宝玉血灌瞳仁,似乎还要不依不挠,宝玉被这目光吓得面无人色,脸上已有泪痕……

        贾玦情知此事要再闹僵下去,贾母事后不会去怪自己儿子,孙子,那么就只会怨他这个罪魁祸首,没事在贾政面前提什么上学的事!真到了那般地步,他在贾母这里的这点脸面情分,也就到头了……

        心念电转,计上心头,他凤目一眯,便是哈哈大笑三声!

        原本贾政几人僵持的紧张气氛瞬间被打破,众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王熙凤不愧是和他打老了配合的好队友,凤眸与他对视两秒,就明白了……

        明白了个屁!

        不过虽然没明白贾玦甚么意思,但她王熙凤会随机应变啊,她也有招,眨了眨眼,也跟着大笑三声!

        众人愣是给看糊涂了!大眼瞪小眼望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神经病,简直莫名其妙,一时间倒也不再继续对峙争吵了……

        贾母倒是大致能明白他俩是要给自己解围,只是这做法……

        呃,终归是好心,她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抽了抽嘴角,配合道,“你们两个猴头,又发的哪门子失心疯!”

        王熙凤眨巴着一双美眸,似有万种风情,嗔怪的瞥了贾玦一眼,“老祖宗这叫什么话,我才没疯哩,我是笑玦兄弟平日里何等聪明的人,这会子居然就傻了!”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贾母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这才看向贾玦,“玦儿这又是何故?”

        “哈哈!老祖宗,我是笑我贾家竟出了麒麟儿,高兴呐!”

        贾母面色古怪的看着兴奋的贾玦,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开口,黛玉在一旁啐道,“不要脸,没见过自个夸自个麒麟儿的!”

        “妹妹这却是又误会我了,我哪就说的我自己!”贾玦扫视了周围表情古怪的这群人,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我是说的宝玉!我也是刚才听了宝玉的话,才如醍醐灌顶一般,所谓大智若愚,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说的就是宝玉这样的人,是圣贤呐!”

        啊这……全场鸦雀无声,不忍直视贾玦……

        贾政也是面色发烫,“玦儿,你少给那孽障脸上贴金,他当的上哪门子的圣……害,此等话休要再提!”

        太丢人了!

        “二叔这却是一直误会宝玉了,他为我贾家承担了天大的委屈,却一直无人理解!一个禄囊二字你道是在骂人,其实是道尽了他心底,无数酸楚!

        宝玉他非不愿进学向上,实不能也!他一双慧眼如炬,早就看透了关窍,决定为了家族牺牲,未想非但不被理解,还要被二叔打骂,实在令人寒心!”

        贾政那个表情,真叫一个精彩,“玦儿,你…你不要再胡说了,好不好?我不打宝玉了,行吗?你快别说了!”

        你不要脸,我贾存周还要脸啊!

        贾玦在那说的眉飞色舞,宝玉也听得……???玦哥哥说的好厉害的样子,可是我到底牺牲啥了?我咋自己不知道哩?正这会呢,忽听见老爹说不打自己了,当时就惊了!

        我靠!玦哥哥牛壁!是我又看错了你,你还是爱我的!

        “不行!”不想贾玦冷眸一横,“我今日非得,了却这桩公案,为宝玉正名,不能让他为了我贾家流血又流泪!

        宝玉的牺牲太大了,他也想进学向上,堂堂正正的做人,可是不行!

        他是什么样的人物?天生异象,衔玉而生者!纵观历史,古往今来,这意味着什么?帝王命格!

        他又偏生在咱们这样的人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为了不祸及家门,宝玉只能忍辱偷生,藏愚守拙,作荒唐形状,混迹女儿闺阁,以自污也!

        二叔以后可莫要再误会宝玉了,他不是不上进,实不能也!他是为了我贾家牺牲啊!”

        贾玦这段话,所有人都听傻了,我去,还他妈能这样解释?我们信你个鬼!

        ……

        宝玉那叫一个感动啊,没想到,我每天不去上学,天天和姐妹们好着,有这么大的政治意义?

        妙啊!这事闹的,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白挨了这么多年骂!玦哥哥,我……我很羞愧!我竟双看错了你,你对我实在太好了,宝玉爱死你了!

        宝玉眼底里瞬间爆发出了火热的光,一下从贾母怀里蹦出来,也顾不得其他,扑上来要抱住贾玦,“知我者,玦哥哥也!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深,还是被你看穿了!

        没错,我一直以来不去上学,天天吃姐妹们嘴上的胭脂,都是为了我们家作出的牺牲啊!

        其实我心底是多么的想要去上学,恨不能把那寒毡坐透,铁砚磨穿,实不能啊!

        世所不容,只有毁圣谤文,以苟且偷生!”

        贾玦伸出一只手,按住宝玉的头,不让他抱上来,苦笑,“宝兄弟,我知道你委屈,你先冷静些!”

        贾政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我贾府还用不着你个小儿来劳什子的牺牲,圣上也还没昏庸到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你要真想去上学,我今日就请了丹书铁券,入宫请罪,送你进学!”

        宝玉没想到还能有这一招,当即一吐舌头,缩了缩脖子,再不敢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