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春秋我为王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手足之情

第十章 手足之情

        却说贾玦坐在车里,原以为一路往城外行去,颇费时辰,便闭上了眼,随着马车摇摇晃晃打算假寐一会,不想才行了几步路,马车便“咚”的一下停下,倒把倚靠着假寐的贾玦撞了个结实!

        贾玦有些无语的揉着脑袋,皱眉呵斥道,“赖大总管!怎么回事?”

        不用贾玦问,赖大便已赶了过来,恭敬的候在车帘外,“回二爷的话,是我那个兄弟,东府里的大总管叫赖升的,他巴巴的跑了过来,拦住了去路,说是要见二爷,不知二爷是否赏他这个脸面?”

        呦!急了!看来我那个不曾谋面的哥哥,这是被吓着了啊!想来我深受贾母青睐的消息已经传过去了,虽然我自己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但用来吓吓人也是够用了的。

        沉吟片刻,贾玦就走了出去,亲切的扶着赖大的手臂,下了马车,“走吧!既然是赖大总管的弟弟,我自是要见上一面的!”

        贾玦倒要看看,那位未曾谋面的哥哥,派这赖升来,是个什么打算。

        却说那赖大,听了贾玦不是因为赖升是东府的总管,反而是因为是他赖大的弟弟,这才去见,自觉贾玦给了他天大的体面,脸上也有光,昂首挺胸就带着贾玦来到了赖升面前,大袖一挥,颐气指使道,“二爷请了,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弟!”

        而后见自己弟弟像癔症了般,傻愣愣的看着贾玦也不说话,赖大皱了皱眉,又自觉丢了人,脸上无光!狠狠踹了赖升一脚,啐骂道,“你个囊球,撞客了不曾?还不快见过二爷,寻思啥呢!”

        赖升被哥哥踢了一脚,也是个反应快的,忙见了礼,只道,“缘是因二爷和老爷太像了些,我一时看恍了神,只以为老爷在观上,修得了有道全真,返老还童来了。”

        贾玦仔细打量了这赖升,只见他也是一身的锦衣玉绣,和赖大虽是兄弟,但却除了眉眼处还能看出几分相像外,长的却是迥然相异,只因那赖大是生的矮胖富态,这赖升却是高瘦纤长。

        看的有些无语,贾玦摇了摇头,并没有戳穿赖升的心思,只是冷眸一闪,沉声喝问,“赖升总管想来事物繁忙,咱就长话短说,你来此地,拦车截道,敢来挡主子的路,是谁给你的胆子?看你哥的面上,我给你个辩白的机会,要是没个说法,今儿我是必不饶的!”

        哈哈!自己今儿个算是头一次,在这聪明弟弟面前露了脸了!赖大兴奋的满面红光,又踢了赖升一脚,“囊球!还不快说了来!老实交代了,哥哥我给你在二爷面前求个情,说两句好话,这事也就过去了!”

        赖升都无语了,哥,你到底是站那一边的?摇了摇头,懒得跟自家这缺心眼的哥哥计较,赖升赶紧给贾玦解释道,“原是府里的珍大爷,听说二爷来了,高兴坏了,现已在府里摆好了酒菜,就等着二爷过去,一叙手足之情,这才打发了我来请!”

        鸿门宴?就这?就这!贾玦顿时没了兴趣,翻着白眼,连表情都欠奉,语气跟念白话一样,不带感情朗诵道。

        “既是珍大哥相请,小弟原是不该拒绝!奈何十数年未曾见过父亲一面,实在思父心切,片刻不敢耽误,这厢却是只能弗了珍大哥美意,下回小弟必摆一桌东道,回请珍大哥,赔了今天的不是,也全了兄弟手足之情……”

        啊这……赖升听得都打瞌睡了,这就是读书人的世界吗?等贾玦这一通大道理说完,赖升却仍未放弃,只道天色已晚,老爷或已休息,二爷可先回东府去落脚,明儿再去寻老爷也不迟。

        贾玦却连听都懒得听了,只转身往回走,并招呼赖大,发车。

        赖升看贾玦走的毅然决然,毫无留恋,不由心下焦急,暗道不就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吗?怎么就哄不过来了!见贾玦已要上车,赖升无法,只得咬了咬牙,又跑上前跪下,拉住贾玦的裤脚道。

        “二爷若非要去寻老爷也未尝不可,不过这晚上赶路容易迷失方向,我哥哥又是个糊涂的,且左右也没去过玄真观一回,二爷不如让我换了哥哥带您过去?小的因要陪珍大爷每月一次给老爷请安,因此常走此道,熟悉的很,必能带二爷早去早回。”

        贾玦看都没看他一眼,猛地把裤脚抽出来,上了马车,还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还把脚在车门前蹭了蹭,口中喝骂道,“赖大!我说发车没听见?你也撞客了?”

        “是!是!……二爷吩咐,发车!都动起来,快!”

        赖大一边招呼着众人出发,一边把面如死灰的弟弟从地上拎了起来,拉到一边,“啪!啪!”就是两个巴掌,让他呆滞的眼神重新聚上焦,笑骂道。

        “你个囊球,今天怎么回事?真撞客了不曾?忘了老娘怎么教的吗?咱们这样的人家,托了主子的鸿福,才有这样的体面,没有不尽忠职守,报效主子的,你说你平日里欺负欺负那些没地位的也倒罢了,怎么这当红的正经主子你也敢招惹?”

        不想赖升却看着赖大苦笑道,“你当我想?左边的是主子,右边的就不是了吗?府里那个你还不知道,最是暴脾气,这些年让他打死,逼死的奴才还少吗?”

        “好你个丧门星的!这样的事情,你也敢去参和?出了事主子们自是没事,没得拿你来抵命!”不想赖大听了之后,更是又气又急啊!

        赖升抽了抽嘴角,也有些懊悔道,“我原以为就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屁孩,能懂的些什么?迟早要被那位玩死,谁能想到,这也是个不好相与的!”

        赖大再要说话,只听马车那头贾玦又催道,“赖大总管!到底还走不走了?还是说要我下来请你才动身?赶紧的,太晚了回来关了城门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嘞,这就来!”赖大高喊一句,也只得对赖升最后交代,“你仔细着,赶紧抽身出来,不然掺和进这种事里,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说完便迈开小短腿,小跑着回去,整合队列,“出发!”

        ……

        赖升看着哥哥那圆滚滚的滑稽背影,摇了摇头,“回不了头了啊,傻哥哥,今日之事,这位日后还哪能容得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