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春秋我为王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神仙妃子画中人

第五章 神仙妃子画中人

        ……

        真真可怜的紧!

        里间的姐妹们都是心善的,哪里听得这等人间悲剧,各个闻者伤心,虽不敢埋怨东府大老爷,说道长辈的长短,但却都眼眶微红,同情起贾玦。

        其中黛玉更是几乎落下泪来,她又何尝不是前脚母亲刚走,后脚就来了贾府寄人篱下,这番自被唤起一股同病相怜之情。

        众姐妹自己还红着眼呢,见黛玉被唤起了心事,又要哭起来赶忙来劝。

        “林妹妹勿要担心,老祖宗向来是个菩萨心肠,必不会让玦哥儿继续受苦的。”

        “是极,是极,二姑娘说的对!这玦哥儿来投了老祖宗,那可真是来到了西天,面见了真佛,以后有他的造化呢。”

        “林姐姐,大大人,羞羞,惜春,小小,不哭!”

        “噗,林妹妹快莫再伤心了,没得让惜春都小瞧了去!”

        黛玉原也被惜春逗乐,可听见探春居然还笑出了声,秀眉一横,就要上去挠,“好你个小探春,叫谁妹妹呢!没大没小,今日,姐姐我必不饶你的!”

        姐妹遂打闹一团,一旁的李纨看的头大,赶忙来劝,见到凤姐儿不紧不帮忙,反而还在那煽风点火,不嫌事大,叫苦道,“我的好二奶奶!快别和姐妹们顽了,外面还有客呢!”

        ……

        却说外间贾母原听得贾玦的生母竟是青楼楚馆出身,原本慈祥的笑容当时就僵住了,眉头更是狠狠一皱,待之后再听得什么,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奢求名分,现在更是已经死了的。

        贾母这才放心,眉头舒展开来,松了口气,暗道这女子还算是个懂事的,可惜了,要是还活着,倒也能看在她给贾家生儿育女的份上,赏些银子打发了去。

        再见到贾玦那副伤心欲绝,但又强忍住的可怜模样,言语间对贾府没有丝毫怨怼,反而流露出寻求倚靠的孺慕之情,才十二三岁,说话做事有礼有节,动情而不愈规矩,贾母暗自点头,嗯,这也是个懂事的。

        想着贾母也是擦了擦眼角,“好孩子,可怜见的,黛玉今才刚来闹了我,你又来闹……”

        “老太太莫要伤心,玦哥儿这不是已经回贾府了嘛,以后自有敬大哥照看着,好可多着呢……”一旁的王夫人试图来劝,但显然没什么用!

        “诶约喂!老祖宗你这又是在哭什么呢?没得白赚一好孙儿孝敬您老,你不好生受用着,反倒在这里作态。”

        人未至,声先传,随后只见一个彩绣辉煌的年轻美妇从里间款款走来,这美妇人头戴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身上穿着金丝白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下着桃红镂金百绉裙。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态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正是神仙妃子画中人!

        贾母被她一逗倒也不哭了,指着王熙凤的鼻子笑骂道,“好你个没脸没皮的猴儿,怎生这不知羞,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倒巴巴的跑来现眼!”

        王熙凤也不恼,咯咯的笑了起来,“老祖宗,外道了不是,这玦兄弟也不是外人,再说我要再不来劝劝,你们几个在外头老的老,小的小,伤心的伤心,难过的难过,里面的姐妹们可就要哭死了!

        您是知道的,她们最是见不得这些,巴巴的赶了我出来传话,让您老可仔细着,不把玦兄弟安排妥当了,以后您老的好,可多着呢!”

        “好起子吃里扒外的,我这还没松口呢,她们倒上赶着认兄弟了!”贾母嘴里虽骂,却笑得合不拢嘴!

        见王熙凤和贾母说笑取乐,王夫人在一旁也尴尬的跟着扯了扯嘴角,转眼看见了下面恭敬侍立的贾玦,脸上便挂上机械般的笑容,介绍道,“这是你琏二嫂子……”

        贾母朝着王熙凤重重的哼一声,“哪门子的琏嫂子,就她巴巴的上赶着认亲,这就一破皮破落户,玦儿你以后叫他凤辣子就是了,叫嫂子没得抬举了她!”

        “诶呦喂!老祖宗可真有你的,嘴上说不过我,就把我的小兄弟都整没了,没得就许您老多一个孙儿,我就不许多个兄弟吗?”

        贾玦初次见面不敢插话,只是恭敬的对王熙凤行了一礼,“见过凤辣嫂子!”

        “你倒是滑头!凤辣嫂子,也亏你想的出来!”贾母笑骂!

        王熙凤却是赶忙将贾玦搀扶起来,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啧啧称奇,“今儿算是长见识了!原以为林妹妹已经是这世间顶好的标致人物,没想到这才多大会,又来一个!

        啧啧,真是奇了怪了,怎么这世间最是钟灵毓秀的人物,各个都托生到贾家,排着队的要来给老祖宗做儿孙?”

        贾母听了自然大喜,贾玦却冷冷看了王熙凤一眼,漠然道,“凤辣嫂子这话可就说错了,哪里就是我们要来做老祖宗的儿孙了?”

        贾母的笑容瞬间滞住了!全场哗然,静默无声,就连凤姐儿也是震惊的看着贾玦……

        却见得贾玦嘴角一弯,朝贾母谄媚一笑,继续说道,“而是做了老祖宗的儿孙,我们才生落的这般模样!”

        “哈哈哈……”在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贾玦这迥异的前后反差,逗乐了!

        “那可不!我就是没这个福分,没得托生在老祖宗膝下,才落得如今兢兢业业伺候了这么些年,到头来换了个泼皮破落户的名头……”凤姐儿反应也是快!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猢狲可莫要再胡闹了!真真不能让你俩凑在一块,越发的没羞没臊,你们说话的没脸没皮,我这张老脸可吃不住劲,快快,莫要哄我了!”别说贾母受不住了,里间的姐妹们也被外头这两个活宝闹的忍俊不禁。

        “噗…唔!这两个人怎么…怎么能如此……有趣!”

        “何止是有趣啊二姐姐,他们是要笑死我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小女子不才,原以为凤丫头已算是此道高手,真真是才疏学浅,孤陋寡闻,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能这般,一本正经的说胡话!”

        “姐姐……羞羞!哥哥……坏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