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145

145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一惊。

        “娘!”沈新月惊叫一声,面色痛苦,捂着肚子,跌回座位上。“郎中!快去请郎中!”

        沈星宇年纪小,吓坏了。

        “娘……姐姐……”

        沈星宇哭喊着,抱住常氏,慌张的给她擦唇边的血。

        常氏吐出一口血,脸色苍白如纸,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似乎想不到饭菜里有毒!

        “你……”常氏想指控白薇,脸色由白转青,说不出话。

        沈新月稍好一点,吃的并不多,症状轻很多,只是腹部绞痛难忍。

        她愤怒地看向白薇,“你这毒妇,是要害死我们,好继承侯府所有的财产吗?”

        “白薇,我们大家都还在,你堂而皇之下毒,未免太目中无人,以为没有律法可以制裁你吗?”沈族长面色很难看,白薇行事作风太嚣张!

        何况,这饭食下毒,如果他们吃到有毒的呢?

        “白薇不会下毒。”沈遇笃定道。

        沈晚君也说,“没有人会蠢到在自己经手的食物里下毒,这不是昭告天下,凶手是她吗?”

        沈族长冷声道:“谁知道她是不是用这件一件事狡辩呢?没有人相信,她会做这么蠢的事情!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是请大理寺卿的人来彻查!”

        “沈族长难道也相信我们谋财害命?”白薇扫一眼常氏动过的食物,拿着筷子,一一吃过去,甚至倒一杯常氏喝过的茶水。“如果这里面有毒,我每样菜都吃足够的份量,比常氏吃的还要多一半,早该暴毙。”

        沈族长脸色一变,目光紧紧盯着白薇,她从最初的慌乱之后,变得十分冷静。

        他并不愚钝,懂白薇话中的意思。

        她没有下毒谋财害命,而是有人以自己为饵,栽赃嫁祸!

        谁也不会往常氏自己吞毒陷害白薇去想,毕竟这得多狠多硬的心肠,才能为这点家产,对自己下毒手?

        常氏气息奄奄,泪水和血混杂在一起,蹭的她脸颊上都是,显得那种白皙的脸更为凄楚。

        “我……我们母子三人,没有侯爷庇护,还不是任由你们捏圆搓扁?老爷都不是你们的对手,被你们逼的在狱中自尽,何况是我们几个弱小的人呢?”

        常氏费力的从椅子滑下来,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哭求着白薇和沈遇放过沈星宇和沈新月。

        “他们姐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和你们一脉相承,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我们不争了,也不和你们抢了,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他们!”

        白薇脸色冷沉,常氏太难缠,她是想把这顶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你一直是聪明人,否则为什么老爷会斗不过你们!你想害的是我们母子三人,这些饭菜你们自己会吃,怎么会在里面下毒?”常氏看一眼餐具,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沈族长原来有些动摇,被常氏这么一说,又坚定下来!

        这个时候,郎中过来,给常氏母女俩诊脉,确定是中毒,且是慢性毒药,不会一下子要人命,而是让人在疼痛的折磨中死去!

        这种毒太阴狠,让人不寒而栗!

        沈族长看着白薇的眼神变了。

        “这毒虽然阴狠,是慢性的毒药,但是也正是如此,不像急性那般发作快,立即毒入肺腑,夺人性命,药石无医,有足够的时间去配置解药!”

        郎中的话让沈族长松一口气。

        噗嗤一声,白薇捂嘴大笑一声。

        “我若是下毒,何至于这般温吞,见血封喉,不拖泥带水!”白薇不等常氏辩解,拿着她用过的餐具,给郎中检查,“您看看,这杯子,碗筷可有毒?”

        常氏早在郎中说出毒性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妙。在白薇拿餐具给郎中检查,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果然听见郎中说餐具无毒!

        她几乎将一口牙给咬碎!

        常氏是自己事先服毒,然后故意让白薇做饭,她在分割财产的时候,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等散宴席后,她毒发,更能够充分的体现白薇杀人的动机!

        为此她做了万全的准备,怕会出现意外,提前收买一个郎中,串通好了,所以服用毒过量,导致毒提前两刻钟发作,沈新月派人去请郎中,她并不慌乱,害怕被拆穿,看见来的人正是她安排好的郎中,心中的大石更加落定,就等着看白薇生生吃了这哑巴亏!

        可谁知这个郎中忘记两个人的交易一般,实话实说!

        常氏脸色是真的白了,“怎么可能无毒?白薇,是不是你收买这个郎中?”

        白薇意味深长道:“这郎中是沈新月请的,我没有插过手。”顿了顿,又说,“府中食材不够,这一顿饭,是我让人去酒楼做了一桌送来,这碗筷也没有过我的手。”她侧头看向沈族长,“您觉得这饭菜好吃吗?合胃口的话,下次可以去百香楼光顾。”

        听到百香楼的名字,沈族长打消白薇在饭菜下毒的念头,这百香楼背后的主人是南安王,白薇除非是找死,才会在这饭菜里下毒!

        至于常氏说的餐具有毒,郎中也澄清了,看来这毒的确有可能是常氏自导自演!

        不然她为啥突然很积极的要白薇下厨?

        无非是早就有预谋!

        沈族长想到此,对这孤儿寡母最后的怜悯消散。

        这事儿他管不了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便先告辞。”沈族长带着人离开。

        沈新月想说什么,常氏给制止。

        她没有蠢到家,从沈族长的态度中得知,她的事迹败露了。

        没有捅穿,不过是可怜她的境遇!

        她再不识趣闹下去,只怕会被他们给整死!

        常氏很清楚的意识到她斗不过他们!

        “这个郎中……”她忍不住,问白薇。

        “你对威远侯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你眼中只有利益,如今被人分配原来该全属于你的东西,你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一直在盯着你,你找上郎中后,我把他给策反了,才会在你让我下厨时,顺从你的意思,想看看你玩什么花样。”若是平时,白薇不会吃常氏这一套,又不是她正经婆母,为啥做饭给她吃?

        常氏口中涌出一股腥甜,这回是给白薇气的!

        白薇道:“你好自为之!”

        他们一同离开侯府。

        刚刚一出来,就遇见宫里来人,准备封了威远侯府,将宅子给收回。

        常氏被白薇气了一通,心口堵的难受,谁知还没有缓过一口劲儿来,宫里来人撵他们!

        常氏气的破口大骂:“猪狗不如的阉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没有依靠,老爷一走就将我们给赶走!哪有这样做事的?不能等老爷过了头七再来!不怕老爷的冤魂缠上你们!”

        沈新月看着他们将家具贴上封条,只许他们带着古董珠宝,换洗的衣服,连忙拉着常氏去收拾,就怕这些财物也会抢走他们!

        常氏被提个醒,立即回过神来,哪里敢再留下来,当即卷着包袱带着一双儿女去南城区的一栋两进的宅子里,里面早已安排了两个婢女在。

        沈新月看着不及侯府五分之一大的宅子,闷闷不乐。

        沈星宇也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以前不同,乖乖在屋子里看书。

        常氏也不满现在的处境,又因为体内余毒未除,身体很虚,躺在床上抱怨老天不公,让她落得晚年不保!

        一旦想着一个人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她就觉得被一座大山沉沉压在胸口,喘不上气来。

        这个时候,常氏母亲和大哥、大嫂找上门来,劝他们母子三人搬到常家去住。

        “你一个孤寡妇人,带着一笔家产,只怕有心人会打主意!你现在不是侯夫人,谁都能爬到你头上来欺负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