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141

141

        沈遇对威远侯感情淡薄,他害死母亲后,心中存了恨。

        可知道一切始末后,他心思复杂、沉重。

        造化弄人,不过如此。

        大错已经铸成,难以挽回弥补。

        “我便不去了,阿晚若去,便叫她去见一面。”

        沈遇已经见过了,再见无非听他诉说这些年的错误,忏悔。

        毫无意义。

        白薇大概猜到他做了什么,从背后抱住他,“你不要有太重的背负,娘给你写下那样一封信,她心中早已明白。有些人认定某些事,太过执拗,不愿去相信,她便不去多做解释,只是想要用事实和时间去证明,或许他会明白。可威远侯终究辜负了她,越错越离谱。”

        “身为人夫,他未曾做到丈夫的责任,也未曾兑现自己的诺言。身为人父,未曾做到父亲的责任与担当。他纵然心中依旧爱慕着母亲,知道真相对他来说是沉重的打击。只怕到了地下,他也无颜面面对母亲,这又何尝不是折磨?”

        真相之于威远侯是天崩地裂的打击,对他来说是最残忍的报复。

        以为一辈子得不到的爱人,他得到了,却亲自被他给毁灭。

        “阿晚只怕也不愿见他。”白薇收紧自己的手臂,“母亲最大的心愿,便是让他知道,从未背叛过他。如今真相大白,已经如愿。”

        沈遇转过身来,将她拥入怀中,手臂上青筋凸起,极力的在克制自己翻涌的情绪。

        白薇抱着他的脑袋,父亲杀死母亲,他亲手将自己的父亲送进监狱,看似大仇得报,可这种自相残杀,对他来说并不好受。

        这种心情,太过沉重。

        任何言语无法去安抚。

        “一切都结束。”沈遇眼睛通红,这句话从喉中挤压而出。

        白薇心中揪起来疼,千言万语,只有如负释重的这一句。

        结束了。

        可有些痛,却如影随形,一辈子难忘。

        ——

        沈遇去找沈晚君。

        过往的恩怨纠葛,悉数告知她,要不要见威远侯,由她自己决定。

        沈晚君隐约猜到一点,真正知道真相,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恍悟。

        她苦笑一声,“错了就是错了,即便悔过,大错铸成,无法弥补或者挽回什么。”

        这一刻,沈晚君思绪很纷乱。

        她不想见,又想去见一面。

        虽说不在意了,可到底血脉相连。

        那是她渴盼多年却如法如愿的父爱。

        她想看看,那双眼睛充满温度的看着她,会是什么模样。

        终究,沈晚君同意去见一面。

        她与英姑一起过去。

        英姑心中对威远侯充满恨意。

        “小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原谅他!让他含恨而终,尝一尝小姐受过的苦!”英姑耿耿于怀的是威远侯杀了凌楚岚,另一个是他在外生了两个野种,其中一个比沈晚君小不了多少。“他也不会在意吧,有别的女人给他了子女。”

        沈晚君垂着眼皮子,双手紧紧绞拧在一起。

        威远侯将满腔父爱给了常氏所出的孩子。

        很快,两人走进监牢,穿过长长的走廊,站在最后一间。

        昏暗的牢狱中,唯有一小方窗户透进一些光。

        白炽的光照在威远侯身上,他缩成一团,坐在角落里,格外萧瑟凄冷。

        蓬头垢面的模样,哪有在公堂上那般气焰嚣狂的模样?

        沈晚君以为自己一颗心是冷硬的,可看到曾经满面风光的他,落到这般境地,心中竟泛出一丝酸涩。

        若是……若是他未曾入了魔障,害死母亲,尽早的悔悟过来,是不是……会是另一种境地?

        不……不会……

        母亲对父亲百般容忍,可眼底却是揉不进沙子。

        若知道他在外生儿育女,这个家同样四分五裂。

        沈晚君还是恨威远侯,恨他的懦弱自卑,纵然怀疑,却不敢公然对抗。

        又心中怨憎不甘,不肯放手去成全。

        他到底是一个自私卑劣的男人!

        “沈敬元,你找我来做什么?”英姑面容变得狰狞。

        威远侯听到英姑的声音,猛然抬头,看见沈晚君来了,眼睛亮了一下,目光又往她身后搜寻,并未看见沈遇的身影,眼底的光芒寂灭。

        “沈遇呢?阿遇他怎么不来?”威远侯爬起来,激动的握着铁栏杆,“我有话要和他说,阿晚,你去找你哥哥来!”

        沈晚君看着他脸上的憔悴,若有似无的癫狂,心中畅快的同时,又觉得难过。

        “哥哥不会再来,他不想见你。”

        “他在怪我吗?该怪的,应该怪的,是我亲手毁了这一切!”威远侯握住沈晚君的手,满脸悔恨,“阿晚,爹错了,错的离谱,这一辈子,无法再弥补,也不奢求你们原谅。只希望能到地下,亲自向你娘忏悔,求得她的原谅。若有来世……我定不会辜负她!”

        “呸!”英姑啐一口,“你放过小姐,才是对她好!你为夫不忠,为父不慈,你有何脸面去见她?告诉她你心中爱慕她,在外生了一儿一女。她尸骨未寒,将人迎娶进门。凌家遭难,你落井下石。再让那个女人,对付小少爷和小小姐吗?”

        每一个字,都如利刃扎进威远侯的心中。

        “你无用,也就罢了,一点担当也没有。不听信小姐的话,在外走私军火,被人拿到把柄,最后是小姐出面为你摆平,你回馈她的是什么?一碗断肠毒药!”英姑情绪十分激动,即便威远侯的死,也不能化解她心中的仇恨。

        威远侯如遭雷击,瞬间明白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那……那一日,她是为这件事去见判王的吗?”威远侯颤声道。

        心里竟害怕听到这个答案。

        可当真的从英姑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神魂俱裂。

        他跪在地上,低低的笑,笑着笑着眼泪掉出来。

        真的恨不得杀了自己,都不足以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