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白启复眼珠子动了动,眼皮子颤动着睁开。

        屋子里光线昏暗,白启复闭一下眼睛,方才适应。

        江氏喜极而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千盼万盼,总算盼醒了!

        白启复扯动嘴角,笑道:“哭啥啊,我没事,就是做了很长的梦。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得见。”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江氏泪水流淌的更汹涌。

        之前人人都说会醒,不会有事。了白启复一天不醒,她的心惶恐难安。

        早年白启复遭逢大难,对她心有余悸。如今年纪大了,承受力不够,就喜欢一家人平安喜乐。

        “你下次做啥事,想一想这一大家子,你是咱家的顶梁柱。”江氏想到见他不省人事的模样,心里仍是后怕。

        白启复没有说话,目光转向白薇。

        白薇等这一日很久,预定的时间里,白老爹并未醒过来。

        她暗自心急,毕竟伤及脑部,究竟什么情况,全靠判断。

        如今醒过来,她一颗心落地。

        “爹,娘说得对,如果命不在了,挣来的荣耀与身外之物,又有啥用?”白薇擦一下眼角,吸着鼻子道:“爹,您想吃啥?我给您做。”

        她报了清淡流质菜单。

        “稀粥。”

        “好,我这就去做!”白薇转身离开,去请郎中,将空间留下来,给江氏与白老爹说一会子体己话。

        郎中听说白启复醒来,立即提着药箱去白启复的屋子。

        白薇则是去厨房熬清粥。

        她煮好,端去屋子,郎中正准备离开,“你爹恢复的很好,若是没有头疼症,你们可以回家。”

        白薇笑道:“谢谢您,这段时间辛苦您了。”

        郎中摆了摆手,“这是我应该做的。”他揭开瓷盅,里面是清粥,“这两日吃清淡一些,注意饮食方面。每日用完饭,扶他下床走一走,被总躺着。”

        “好。”

        白薇端着瓷盅进屋。

        “我来,你先去吃饭。”江氏接过去,心疼地看着白薇眼睑下的青影,“你待会还要治玉吗?”

        “我想尽快雕好。”

        沈遇势必会回京,处理威远侯的事情。她不放心,想一起去看看。

        “主意身体,别熬垮了。现在年轻不觉得,等上年纪,小病小痛就显出来了。”江氏见白薇只是笑,瞪她一眼,“你别不放在心上,你现在还没有生小孩呢。”

        白薇心下嘀咕,端靠她一个人,也生不了啊。

        与沈遇聚少离多,都许久不曾同床共枕。

        即便他回来,也老老实实,很累的样子。

        “趁着我和你爹还带得动,赶紧生个娃。”江氏多嘴提一句。

        “我努力!”白薇应下。

        江氏这才满意。

        白薇拍一拍肚子,嘀咕道:“我努力有啥用?”将沈遇给扑了吗?

        估计会被他一巴掌给拍飞吧?

        ——

        白老爹下床走动,除了骨头修复需要时间,其他地方伤的基本复原。

        第二日回白家。

        白薇全心投入在治玉中。

        铺子里的事情,一律交给谢玉琢。

        谢玉琢准备上刘露家求娶,在这之前,他备着礼探望白老爹。

        江氏向来喜欢谢玉琢,见他这般客气,心里更是高兴。

        听闻谢玉琢和刘露看对眼,打算上门提亲,慈祥地说道:“露儿这丫头我打小看着长大,是个好姑娘,勤劳持家。你方大娘别的不看重,只图男人对露儿好。”

        谢玉琢奇异的被安抚,不自在的整理衣裳,“伯母,那我现在就去刘家。”

        “去吧去吧!”江氏亲自将谢玉琢送出门,看着他往刘露家去,眼中很羡慕,对白薇说,“你大哥有谢玉琢这般省心就好了。”

        白薇翻个白眼,“大哥如今的身份,您就别瞎操心。”

        江氏心口一堵,忍不住数落白薇,“你这一天天的呆在工棚,夫妻俩聚少离多,夫妻感情会淡。咱们银子挣的够花就成,多顾着家。”

        她眼瞅着沈遇越来越出息,高兴的同时,又忍不住生出担忧。

        不说别的,沈遇是侯门公子,他们家高攀了。

        三妻四妾很正常,这男人身边没有知冷暖的,容易被外头的妖精给勾走。

        她手指戳着白薇的脑门,“你可得长点心。”

        白薇无缘无故被迁怒,很无辜。

        “这男人要变坏,你把人挂裤腰带,解手的功夫,他也能去沾花惹草!”白薇话音一落,后背挨了江氏一巴掌。

        白薇捂着肩膀,溜去后院。

        ——

        刘露带着谢玉琢回家。

        方大娘将屋子整理干净,穿着簇新的灰布衣裳,足见她很重视谢玉琢。

        不说谢玉琢是刘露的救命恩人,只他是白薇的合伙人,就已经叫方大娘的心放下大半。

        谢玉琢长得精神俊俏,很得方大娘的喜欢,她热情的招待,“后生,你坐。”又指使刘露去倒水。

        谢玉琢见状,心里有底,刘露怕是与方大娘通气了。

        “奶奶,我是清水镇人士,家中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如今和薇妹做一点营生,教露露治玉。她很勤奋肯干,又很有灵气,学得很快,要不了几个月,就能够出师了。”

        谢玉琢紧张得手心冒汗,肚子里滚瓜烂熟的腹稿,只吐出前面一半,后面是想说相中刘露的特质,愣是说不出口。

        方大娘瞧着他腼腆的模样,越发的开怀,“这丫头学治玉后,性子活泼了些,有劳谢师傅照顾了。”

        “应该的应该的。”

        刘露听他唠嗑半天,没有点到主题上,心里着急,脚下踢他。

        谢玉琢也心急啊,他看着方大娘慈祥和蔼的笑容,豁出去,硬着头皮说,“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我觉得露露是一个贤良的女子,勤俭持家,是一个很好的媳妇儿。今日特地上门拜访,就是向您求娶她。”

        刘露低垂着头,捏着手指,没有吭声。

        方大娘早就知道刘露的心事,这段时间,她在家有意无意提及谢玉琢,为人如何,待她又如何。

        谢玉琢目前看来,是无可挑剔。

        方大娘将刘露支开,她有话单独与谢玉琢谈。

        刘露坐着没有动。

        方大娘脸色一沉,“今儿中午留谢师傅吃饭,你去地里摘点菜。”

        刘露没有见过方大娘严肃的神情,心里担忧,却不敢不听话,乖乖提着篮子去菜地。

        院门一关。

        谢玉琢一颗心都提起来。

        这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