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布局,炸毁!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布局,炸毁!

        沈遇带上赤脚郎中,将白启复送去县城。

        白离伤得不轻,他听郎中说白启复头部伤得很严重,他束手无策,死活要跟着一起去。

        沈遇答应白离同行,顺便给白离检查一番,确定没有其他并发症。

        白薇将一家人托付给他,他并未保护好。

        沈遇周身气息冷沉,时刻关注白启复的情况。

        这一切的始末,因白离而起,白离心中内疚、自责,一路上很安静。

        一行人来到一家医馆,沈遇与郎中相熟,将门给敲开。

        郎中给白启复检查伤势,诊脉之后,神色凝重,“伤势太重,幸好急救得当,还能救。再耽误半天功夫,我就没办法了。”

        沈遇沉声,作揖道:“有劳你了。”

        “医者仁心,这是我的本职,不必客气。”郎中嘱咐药童取药过来,清理伤口,包扎。

        白启复头部伤得最严重,敲了几闷棍,皮下有淤血。

        又写一张药方,交给药童去煎药。

        白离神智清醒,上药包扎,叮嘱他注意事项,不再管他。

        沈遇听闻有救,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写一封信,派人给白薇送去。

        又给南安王去一封信。

        忙完之后,他回到白启复床边,白离守在一边打盹。

        “你躺床上去。”白离做错的事情,等白薇之后再做打算。

        白离没有想到因为他的任性,差点害死家人,这一个教训,足够让他铭记一生。

        不得不承认,他最开始嫉妒白薇,得到所有人关注。他故意和白薇作对,何尝不是为博得亲人的关注?

        他一直看不上白薇,可白薇后来大放光彩,让他更黯然失色,一无是处。

        一边享受白薇带来的好处,又一边暗暗比较,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就是这种阴暗不平的心理,在他遇见自己心爱的女子,心中本就自卑,因缘巧合下,才能如愿娶回家。又遭遇白薇的阻拦,他的逆反心理被触动,凭着自己‘一腔孤勇’,毅然决然,离开白家。

        姜姗对他的温柔顺从,姜家对他的吹捧,让他虚荣心膨胀,更加忘形!

        他想证明是白薇错了,爹娘错了,可事实却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从始至终,他就是一个愚蠢而又平庸的人。

        偏偏又不甘于命运,想要去斗争。

        教训惨痛!

        白离心里悔恨,眼睛通红,哽咽地说道:“我没有想害死爹,也没有想害白薇。我……我就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证明自己不是一无是处,离开家人的庇护,我依然能够过得很体面。可我错了,我这种榆木脑子,这么蠢笨的人,就该认清事实。”

        他心里害怕,爹拼死要护着的玉器,他没能护住,“姜姗将玉器打碎,白薇无法给皇上交差,会不会降罪咱们家?”

        沈遇面无表情,看着白离蜷缩成一团,紧紧抱住他自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似乎知道悔改。

        “圣意难测,最后会不会牵连白家,现在还未知。”沈遇已经逮住姜姗,白薇能够摘出来。

        他并未说实话,想要给白离一个难忘的教训。

        今后做事,记起今日种种,方能够三思。

        白离吓坏了,脸色惨白。

        沈遇不再理会他,离开屋子。

        ——

        白薇乘坐马车赶到县城,已经是当日下午。

        沈遇在官道等她,拦下马车,让车夫去医馆。

        白薇见到沈遇很诧异,脸色冷下来,猜测家中出事。

        一听去医馆,心一沉,“谁受伤了?”

        “你爹。”沈遇言简意赅,将事情来龙去脉告诉白薇,“玉器被姜姗毁坏,她被我捆绑在柴房,有人看守。你想如何处置她?”

        白薇面如覆霜,真叫她猜中了,果然是姜家调虎离山之计。

        “伤了我爹,这笔账不是这般好算!”白薇冷笑一声,“你叫人打断姜姗的四肢,将她掉在姜家门口。这件事不必刻意瞒下,我会向西岳帝请罪,并且另外挑选一块上好玉料,重新给他雕刻薄胎双耳玉瓶!”

        就这般放姜姗回去,让太子发话处置,她心底这口恶气出不来!

        她眼底闪过冷意,仅凭这只坏了的玉瓶,只怕没办法让姜家跟着获罪掉脑袋!

        既然姜家要玩,那她就陪着玩一场大的!

        “好。”沈遇应道。

        白薇没好气瞪他,“除了这个,你就没有其他的话?”

        沈遇嘴角轻轻一扬,“妇唱夫随。”

        白薇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这句话,拢上一层阴霾的心底,骤然多了一丝明亮。

        两人抵达医馆,守在白启复床边的白离,已经不知去向。

        白薇冷笑,哪会不知白离在躲着她?

        她靠近白启复,看着白老爹脑袋上缠着厚重的绷带,脸上布满青紫淤痕,闭眼躺在床上。

        “头部伤重,手臂骨头有轻微裂开,暂时没有醒过来,郎中交代是他脑中淤血没有化开。等积血化开后,就会醒过来。”沈遇低声道。

        白薇蹲在床边,握着白启复宽厚粗糙的手掌,鼻子微微泛酸。

        “爹,您平时瞧着精明,咋就关键时刻犯傻呢?这玉器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带走,保护好自己才要紧。您若是有个好歹……”叫她如何原谅自己?

        在她心目中,活着最重要!

        “只要咱们活着,没有想不到的办法,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白薇看着白启复眼角沁出的泪水,她别开脸,微微仰着头,想将溢出来的水雾憋回去,可她越是想忍,这眼泪越是汹涌地流出来。她将脸埋在白启复的手掌心,带着浓厚的鼻音,“没有什么比您和娘的命重要,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用自己的命相博!”

        白薇心里很愧疚,只觉得她对白父白母不够好。

        而白父白母,为了护着她的玉器,都能舍出命去。

        能有这样为她的爹娘,白薇觉得很知足。

        沈遇在一旁默默陪伴白薇,心中十分触动。

        为儿女不顾一切的白老爹,令他忆起了母亲,他们的爱太过无私。

        白薇安静地守了一个时辰,郎中说仍旧没有清醒的迹象,她便立即乘坐马车,赶回石屏村。

        白离在院子里来回踱步,瞧见白薇,他想躲,可见白薇已经发现他,点穴般定在原地,低垂着头,等着挨训。

        白薇却不过是淡淡一瞥,大步离开。

        白离愣住了,双手下意识握紧成拳头。

        他以为自己惧怕白薇的打骂,可真正到这一刻,看见白薇陌生的眼神,将他当做无关紧要的人,看一眼都嫌多余,才发现这才令他难以接受!

        白离心里发慌,朝白薇追过去,第一次,希望白薇干脆利落的痛揍他一顿。

        也好过,无视他,将他当做‘陌生人’!

        “白薇……姐……姐……”

        白离喊叫。

        白薇脚步一顿。

        “姐,我差点害死爹,没有护住你的玉器,你怎么不打我,不骂我?”

        白离心中很痛苦,希望白薇打骂他一顿,似乎这样,他才会稍稍好受一些。

        白薇目光冷厉,“白离,你该庆幸爹没事,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白离看着白薇毫无感情的眼睛,波澜不兴,连往日的讥诮讽刺,统统都没有了。

        他深刻的体会到几个字——追悔莫及。

        ——

        白薇回白家,江氏魂不守舍,坐在院子里抹泪,眼睛肿成一对核桃。

        “娘,爹没事儿,明天我带您去看他。”白薇坐在江氏身旁,自责道:“对不起。”

        如果不是她招惹姜家,不会给家人招祸。

        江氏摇摇头,“你说啥对不起,是爹娘对不住你,没有好好把守住家门,让贼人进屋抢走你的玉器。”

        白薇压根没有想过要责怪白父白母,儿女是爹娘的心头肉,白离再混账,这骨肉亲情,哪是那般轻易割舍的?

        “娘,有心人针对我们,防不胜防。就算您没有放白离进屋,他们也会从其他地方下手。”白薇掏出帕子,擦干净江氏的泪水,“下次再遇见类似的事情,首要保住您和爹的安全,那些身外之物,不用去管。”

        江氏再三确认白启复,白薇信誓旦旦说没事,这才稍稍放下心。

        她去厨房去做饭。

        白薇则去柴房会会姜姗。

        姜姗被关在柴房一天,嘴巴被堵上,一口水都没有沾,早已又饥又渴。

        门一开,她抬眼望去,看见白薇,瞳孔一缩。

        白薇看着她一脸惊恐的模样,嘴角微勾,“怕了?”她往前走一步,姜姗惊慌地往后退,白薇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动你半根毫毛。”

        姜姗不相信!

        白启复伤得那般严重,不知是死是活,白薇能饶了她?

        果然,白薇扫向一旁的护卫,“你们谁打断她的四肢,我就放了谁。”

        护卫惊住了,完全没有想到白薇会这般操作!

        他们本就是姜家自镖局请的护卫,谈不上多忠心,原以为死路一条,如今有一条生路,纷纷愿意替白薇出头。

        沈遇挑一个人松绑。

        只有一个人有机会,那名护卫心口砰砰跳,他问白薇要几捆绳子,将姜姗双手双脚展开吊起来。

        手里捏着一根木棍,发狠的朝姜姗手臂劈下去。

        ‘咔擦’一声,姜姗嘶声嚎叫,嘴被堵住,声音全都闷在咽喉中。

        她痛得脸色惨白,满头冷汗。

        白薇皱眉。

        护卫收紧手指,以为白薇不满意,便不是这般干脆的一闷棍,变着法儿折磨姜姗。

        姜姗痛得昏过去,腿被打折,又痛得醒过来。

        她朝白薇呜呜叫喊,宁可白薇给她一刀子,给点痛快。

        白薇冷嘲道:“你以为弄坏玉器,就能让皇上对我不满,姜家就能躲过一劫吗?天真!我重新制一件玉器,在皇上给的期限之前补替上去,哪里有罪?反而是你这一砸,将你们姜家的前程给砸断了!”

        姜姗情绪激动,嘴里唔唔地发出声音,像是在咒骂白薇。

        白薇见她越愤懑,越高兴,“你爹太愚蠢,用美色勾引白离,不过是花银子叫白离嫖你,他还能吃亏?你们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不杀你,你伤我爹,我就断你双手双腿,你得好好活着,看着姜家怎么走上死路,看着我白家拿着你姜家的玉矿步步高升。”

        姜姗死死瞪着白薇,恨不得将她得意的脸给挠烂。

        可她再气恨,不可否认,白薇说的是事实!

        “阿遇,你让人将姜姗送回姜家!”

        白薇将几个护卫,交给沈遇处置。

        ——

        姜府。

        姜老爷一直等姜姗传递消息。

        一天一夜,都毫无动静。

        太子的人眼见就要到安南府城,他坐不住了,当即派人去打听姜姗的进展。

        直到日暮,来人带来一个消息,“小姐被抓住,白薇的玉器被毁。”

        姜老爷眉头紧锁,这是一个坏消息!

        玉器被毁,姜姗被抓住,事情宣扬出去,罪名扣在姜家头上。

        “办事不利的东西!”姜老爷一拳砸在桌子上。

        姜姗带去五六个护卫,连两个老东西都应付不了!

        反而将姜家给搭进去!

        “老爷,我们该怎么办?”姜夫人忧心忡忡,只觉得悬在头顶的那把刀,又往下坠了几寸。

        他们不怕太子的人查账,怕的是挖出姜家与水盗勾结!

        这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姜老爷哪里有办法?

        威远侯只叫他将白薇雕刻给皇上的薄胎玉器给弄到手,他自会帮助姜家渡过难关!

        如今玉器毁了,只怕威远侯也会收手,不肯再管!

        他眼底闪过厉色,想和白薇来个鱼死网破!

        姜家就算没有好下场,他也绝不会让白薇好过!

        “老爷,不好了!出事了!”管家匆匆进来,神色慌张道:“大小姐被吊在府门前,好在发现及时,还有一口气!”

        姜老爷脸色铁青!

        “姗儿怎么了?”姜夫人大惊失色!

        她匆匆朝门口赶去。

        那头门仆将姜姗抬进来。

        “府医!快去请府医!”姜夫人瞧见姜姗脸色惨白,昏迷不醒,嘶声喊道:“姍儿!姍儿!你快醒醒!”

        门仆将姜姗放在阔榻上,姜夫人拍着姜姗的脸,急得泪水在眼眶打转。

        府医很快赶来,检查一番后,神情凝重,“大小姐四肢被打断,她被迷药给捂晕,等下会醒。”

        姜夫人眼前一黑,刺激得险些昏过去。

        她不敢相信道:“你方才说什么?”

        “大小姐今后不能自理。”府医重复一遍。

        姜夫人脸色煞白,摇摇欲坠,似乎承受不住打击!

        婢女搀扶住她,姜夫人切齿道:“白薇!好你个白薇!”

        这般心狠手毒,毁了她儿一辈子!

        姜老爷将姜姗送出去,就已经当做弃子,只觉得白薇这举动,是在打他的脸!

        “姍儿!你醒了!”姜夫人双手发颤,想拉住姜姗的手,又想到她的手断了,泪水籁籁而下,“你受委屈了!”

        姜姗见到娘亲,泪水夺眶而出,她想扑进姜夫人怀中,诉说她的委屈。可她一动,便是钻心的疼。顿时五雷轰顶,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她如今成了一个废人!

        “娘!白薇!是白薇打断我的手脚,你要帮我报仇!”姜姗情绪激动,恨不得白薇去死!

        姜夫人咬紧牙根,眼底充满怨恨,对姜老爷道:“老爷,你可得给姍儿讨一个公道!”

        姜老爷沉默不语。

        姜姗心一凉,将白薇的话转述给姜老爷,“爹,白薇太嚣张,她说不弄死我,就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去死,再看着她坐拥咱们姜家的财富和矿脉!”

        姜老爷怒极反笑,一个丫头片子,这般嚣狂!

        事情到这一步,他知道姜家走上绝路!

        可他绝不会便宜白薇!

        姜老爷疾步离开,招来心腹密谈。

        既然守不住,那就毁了!

        ——

        白薇将江氏接到县城,照顾白启复。

        但凡白薇在场,白离老老实实在角落里缩着,眼巴巴地看着。

        江氏心中怨怪白离,可到底不是个硬心肠的人,瞧见他鼻青脸肿,头上包着绷带,可怜兮兮的模样,又狠不下心肠。

        虽然心软,但也没有理会白离。

        这一日,白薇找郎中询问白启复的恢复情况。

        郎中说:“慢慢在好转,用不了多久,能醒过来。”

        没有一句准话,可好在有希望。

        白薇从药房出来,沈遇带来一个消息,“郭大人已经抵达安南府城,与安南府城知府,前往姜家。”

        “已经到了吗?”白薇眼底闪过冰冷寒意,勾着沈遇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耳语几句。

        沈遇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愣,看着她圈在肩膀上的手,两个人挨得很近,她身上的清雅的体香混合着浅淡的药香,让他微微失神。听到她的话,面色一肃,“你放心,我会办妥。”

        “我相信你。”白薇就等着这一日!

        沈遇忧心事情生变,匆忙去军营,他点一支军队,赶赴玉莲山。

        一行人,方才到山脚下。

        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挖掘的玉矿,被火药给炸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