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搅黄,渣男上门(二更)

第一百零六章 搅黄,渣男上门(二更)

        常明轩与他的父亲一般是个没有本事的浑人。

        整日纵情酒色,游手好闲,哪有什么高尚的节操?

        遇见危险的时候,尽力摘清自己。

        贺青岚的美色是京中一绝,他早就垂涎三尺,有色心没色胆。

        今朝她和离,常明轩动了要娶黑贺青岚的心思,可他的母亲一棒子打醒他,就算贺青岚是个寡妇,他也吃不上这口天鹅肉。

        他今日瞧见精心打扮的贺青岚,贼心又起,将常氏交代的话抛掷脑后。瞧见她和沈新月往荷塘这边走来,便跟了过来。哪里知道撞见贺青岚与沈遇独处,从两人的态度中可得知贺青岚热脸贴沈遇的冷屁股,更可气的是沈遇根本不买账。

        常明轩升起怜惜之情,又觉得他心中的仙女,原来也是贪恋凡尘的俗女,不如平日那般高不可攀,需要男人的疼爱。他顿时色胆包天,脑子一热,对贺青岚动手。

        “常家需要倚仗贺家,我哪有狗胆对贺大姑娘动手动脚?你们也看见了,我这是遭了无妄之灾啊!真的是我对她动了色心,意欲轻薄贺大姑娘,这一脚是我活该!”常明轩等疼痛缓过去,一脸受害者的表情,手提着裤裆,“我的子孙根也不知道废没废,常家只有我一根独苗传递香火。贺大姑娘坏了我的清白,就要对我负责。”

        贺青岚没有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徒,恶人先告状!

        他豁出脸皮不要,她可是要脸的!

        “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勾引沈遇,又什么时候勾引你?是你想轻薄我,我这才踹你一脚!”贺青岚之所以不喊人,就是怕面临这种境地,可偏偏沈新月这贱人将人带过来,让她丢尽脸面,与这无赖牵扯不清,“你们大可问沈遇,我方才找他,是为六年前的事情道歉。希望他不会怨怪我,我们两个人还是朋友。白姑娘是个好姑娘,与沈遇很般配,我祝福他们。”

        说到这里,贺青岚委屈的红了眼圈,“我虽然和离,却也是大家闺秀,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都不允许我做插足他人家庭的事情。以我的家世,依然能够挑选一门好亲事,何必作践自己?”

        常明轩连忙说道:“话随便你说,是黑是白,除了咱俩没有人知道真相。不管是你勾引我,坏我的清白,还是我轻薄你,结果都是一样,我们得对双方的清白负责人。”他腆着脸对贺夫人道:“娘,岚儿她说我坏她清白,大家伙都瞧见了,明天我请媒人上门提亲。”

        贺夫人气得仰倒,不知道贺青岚就出去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就被常家的无赖给缠上了。

        众人都看见他俩牵扯不清,尤其是俩人衣衫都不整,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就算真的没有什么,真正的有头有脸的人,即便是续弦也不会愿意娶贺青岚!

        贺青岚真的要被常明轩气疯了,无论如何,他就是要娶她!

        嫁给这样的浑棍,她不如死了!

        “娘!他胡说!他没有碰上我,就被我给踹了!”贺青岚浑身发抖,她脸色苍白,发狠地说道:“我要去告官!大家都听见了,常明轩亲口说他对我心怀不轨,妄图轻薄我!娘,我们回家,让爹去告官,给我讨一个公道!”

        常氏心中一慌,连忙说道:“岚儿,这件事是误会,轩儿喝了酒,他在这里说醉话,我代他给你赔礼道歉。”

        她揪着常明轩的手臂,让他改口供。

        心中对常明轩生恨,交代他的事情,只怕早就给忘了,被贺青岚勾得七晕八素。又恼怒贺青岚是个狐媚子,勾得常明轩迈不动腿,对她起色心也是活该!

        常明轩‘哎哟’一声,“姑母,你掐我干啥?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她告官就去告官,我还要告她亲我。”他索性往地上一坐,“我不管,这件事贺家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会罢休!”

        贺青岚气得浑身直哆嗦。

        事到如今,就算与常明轩撇清关系,她的名声也毁了!

        想到这里贺青岚眼泪不断往下掉,惶然无助。

        “你这种贪花好色的酒肉之徒,无论出身,品貌,都是下等人。岚儿她就是昏了头,也绝不会对你动心思!”贺夫人冷笑一声,对常氏说道:“今日事关我女儿的声誉,常家若不给一个交代,此事没完!”

        常明轩一个人掀不起风浪,贺夫人尤为庆幸,常家家世比不得贺家,方才能脱困。

        饶是如此,只怕对贺青岚的声誉有影响。

        她活剐了常明轩的心都有!

        贺夫人冷眼扫过众人,在沈新月身上停顿一下,拉着贺青岚直接离开。

        怒气冲冲地坐上马车,她沉声问,“究竟怎么回事?”

        “沈新月领着我去后院,我看见沈遇,想要缓解两人之间的关系,才能够和他更进一步,谁知沈遇根本不领情,她与白薇离开。紧接着常明轩出现,他从后面抱着我,妄图轻薄我,之后的事情你们知道了!”贺青岚伏在贺夫人腿间,痛哭流涕,“娘,我该怎么办?我的名声全毁了!”

        贺夫人手指紧紧捏成拳头,她脸色阴沉道:“常明轩的身份,他怎么进的凌家?”

        “威远侯府没有邀请帖,常家更不可能!”贺青岚猛地抬起头,“娘,是不是常氏故意使坏,逼我嫁进常家?我一旦嫁给常明轩,受益的不止是她的哥哥,连带着这常明轩也能得不少好处!”

        “也不是没有这一种可能,沈遇不愿与你结亲,她不想错过咱们这个亲家,才出此下策!”贺夫人眼底充满恨意,“如果真是常氏,我让她追悔莫及!”

        贺青岚眼底闪过狠厉,此仇不报,难泄她心头之恨!

        ——

        众人看着贺夫人带着贺青岚离开,心中有数,只怕龚青岚是被常家无赖给缠上了。但是常明轩的话,未必全是假的,贺青岚对沈遇的心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或许是她在沈遇面前言行不当,才会令常明轩轻视她,因此轻薄她。

        说来说去,并不值得同情。

        纷纷散去。

        常明轩不满贺夫人没有个交代,就将人给带走,他就要去追,被常氏给拦下来,“你干什么去?是要害死我才甘心?”

        从贺夫人的态度可以看出,宁可坏了声誉,也不会将贺青岚嫁给常明轩。

        再纠缠下去,只怕贺家不会放过常家!

        “你死你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常明轩推开常氏的手。

        常氏气血翻涌,咬牙道:“你惹怒贺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赶紧给我滚回去!”

        常明轩不乐意了,“你利用完我就丢,银子呢?”

        他并不傻,想娶贺青岚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贺家人压根瞧不上他!

        既然讹不到媳妇儿,那就弄点银子来花花!

        常氏瞪着常明轩,恨不得将他的嘴给缝上。

        高氏闻讯匆匆赶过来,她了解来龙去脉,憋一肚子火,“常氏,你们一家子惹祸精,赶紧滚出凌家。”

        常氏将她侄儿给带来,显然没有安好心!

        常氏害怕常明轩嘴里把不住门,他闹出的事儿,常氏没脸留下来吃酒席,拽着常明轩走。

        常明轩手一伸,“银子!”

        常氏掏出钱袋子,拍在他的掌心,“给我滚!”

        常明轩乐颠颠的离开,“姑母,下回有好事,还找我!”

        常氏是疯了才会找常明轩!

        他好酒色,常氏找常明轩过来,就是让他缠上白薇做点什么,坏了白薇的声誉,让沈遇休掉白薇,再撮合沈遇和贺青岚。哪里知道,事与愿违,常明轩赖上贺青岚了!

        常氏拉着沈新月灰溜溜的离开。

        沈新月被贺夫人剜那一眼,浑身发冷,她这是被贺夫人给恨上了。

        “娘,我明明看见白薇和太子身边的幕僚私通,才会找你们过去捉奸。哪里知道他们心存顾忌,并不在凉亭久留,表哥捅出个篓子……”沈新月心里不安,“贺家不会怪我吧?”

        常氏也摸不准,“我待会去找你舅舅,明天押着常明轩去贺家赔罪。”

        沈新月点了点头,只能先这样了。

        ——

        高氏将人赶走,心气不顺,她准备去往前厅,抬头就看见白薇站在不远处。

        “常家都是些没皮没脸的人,色胆包天,真晦气!”高氏庆幸被撞破了,若是常明轩将贺青岚真的怎么着,想想就恶心,“你小心着常氏,她的侄儿就是个浑人,这个时候带着混进凌家,只怕是想打你的主意。”

        常氏没胆儿算计贺家。

        白薇也猜到了,白孟来京城的时间不短,认出常明轩是常家的人。

        她一听是常家的人,心里有几个猜测,一个是常氏让他混进来,目标在她。一个是常氏心知沈遇与贺青岚无望,便动了其他的心思,让她的侄儿娶贺青岚。

        为了印证,她走出凉亭,常明轩看见她,依旧没有反应,她唤一声贺大姑娘,常明轩就望过来,眼睛都跟着亮了。

        她不是善男信女,贺青岚惦记她的丈夫,与常氏联手来对付她。

        既然常氏的侄儿对贺青岚有兴趣,那她就成全他们,让他们结为亲戚。

        可她到底是猜错了,从常氏和常明轩的对话,白薇揣摩出,从一开始常氏带常明轩进凌家,是打她的主意,想要让常明轩坏了她的名声。可谁知常明轩喜欢贺青岚,阴差阳错,坏了常氏的好事。

        这样也好,只怕经过今日的事情,贺夫人要恨上常氏,怀疑是常氏居心不良,撺掇她的侄儿败坏贺青岚的名声,对贺青岚逼婚。

        “常氏只怕是得了贺家的好处,才会这般积极的撮合阿遇和贺青岚。如今她的侄儿算是搅黄了这一桩亲事,贺家没有脸再将贺青岚嫁给阿遇了,常氏也该安生了吧。”白薇对常氏弄巧成拙的一出戏,感到非常满意。

        高氏也不禁笑了,他们这是自尝恶果!

        “走吧,宴席快开始了。”

        “好。”

        两个人去往前厅,就看见管家领着两个人进来。

        为首的是南安王,韩朔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