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撞破!

第一百零五章 撞破!

        白薇能够在京城见到白孟,又惊又喜。

        “大哥,你怎么来京城啦?”白薇冲进亭子里,眉眼弯弯,上下打量白孟,穿着青色直缀,一根青色玉簪将一头长发束起,气宇轩昂,潇洒文雅,眼睛里带着光,令人瞧着十分精神有劲头,与最初相见时,翻天覆地的转变。“你不是在府学念书吗?怎么跟着太子了?”

        “高老将我举荐给太子,进京安顿好后给家中去信了,你来京城没有看见信。”白孟抬手揉一揉白薇的脑袋,似乎发现她还长高了些许,“他们待你好吗?”

        “他们对我很好,没有门第之见。”白薇让白孟坐下说话,“太子好相处吗?伴君如伴虎,你得小心谨慎。”

        白孟坐在她对面,确定她在凌府过得好,方才说起一件事,“宝源府城的两座玉矿,是当年朝廷发现的矿脉,归宝源府城历任知府管理。宝源府城玉器的没落,随着温姜两家的崛起,先帝便将玉矿对半分,由温姜两家掌控,他们每年要上缴六成给朝廷。究竟给了多少,谁也不知道,账面他们做平了,其中大部分都放在培育玉匠师的耗损里。”

        白薇瞬间懂了,温姜两家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上缴六成。

        每年大量栽培玉匠师,这其中的耗损没底儿,正好可以给他们钻了空子,中饱私囊!

        “这些辛秘你怎么知道?”白薇猜测道:“太子告诉你的?”

        白孟摇头,“这正是我要与你说的事情。国库空虚,太子为此事焦头烂额,下面的人谏言,增加赋税,这对太子当政并不利。我便提出让太子将矿产管理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交给太子的心腹督查,能够解决国库空虚一事。”

        白薇脸色骤变,“大哥,你这是触犯大众的利益,成为众之矢的!”

        白孟失笑道:“各地方的矿产都是掌握在地方官手中,亲太子党派,不会将管理权收回,只是让人表面去查账,并不会重惩,每一年的收入只需上交一定比例给朝廷。水至清则无鱼,太子有一个尺度,只会令他们对太子更为忠心耿耿。反太子党派者,则可以借机肃清政敌,安插自己的人脉。不仅能够巩固太子的地位,国库也能充盈些许,不会剥削百姓。除了太子的政敌之外,并未触犯其他人的利益。”

        “太子若是采用这个方案,我会为你争取姜家的矿脉。”白孟心中有成算,他同样是为白薇树立保障,“若是私人找到的矿脉,上报登记,每一年上缴朝廷两成即可。小妹,我们无权无势,你太过出色,光芒瞩目,你若是自己找到矿脉,未免担心旁人掠夺,这是最稳妥的法子。”

        这两成,相当于保护费。

        实名登记,别人要染指,只需去官府一查,矿脉归属者一清二楚。

        太子很认同这个提议,这两成相当于多得的。

        只不过这个提案,需要诸位大臣支撑,太子来凌府,也是与凌老商讨提案,能否顺利通过实施。

        白薇心中一动,“大哥,你是听到一些风声,才会向太子提出这个提议?”

        姜家剽窃她的作品,态度很嚣狂。

        白孟的能力不能扳倒姜家,只能用迂回的方法。

        姜家赖以生存的玉矿被剥夺,便会伤到根本,这是最直接的打击。

        白孟这一手,不会动摇众人的根基,相反还会庇护弱者。

        一个玉矿若是能够产出上等玉料,单单其中一成的利,便能够让人丰衣足食。

        白薇不贪心,她觉得让出两成,减少许多麻烦,很划算!

        不但能够保障她的利益,重击姜家,若是此事进展得顺利,白孟同样能够得到太子的重用!

        “你还要科考吗?”

        “姜家人睚眦必报,你与他们结怨,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白孟占据天时地利,一举多得,他何乐而不为?“科举不会荒废,太子引荐我去国子监。”

        白薇见白孟心中有规划,放下心来,“大哥,不管你多受太子器重,都需要有一个出处,如此才能受人真正的敬仰。”

        说直白了,国子监大多都是官二代,白孟能进里面念书,可以结交好友,开拓人脉。

        “大哥心中有数。”白孟往亭外望去。

        白薇侧头,看见沈新月鬼鬼祟祟靠近,又突然转身往外跑去。

        她皱紧眉心,又见一位锦衣玉带的男子,贼眉鼠眼,东张西望,仿佛在找什么人。

        “你认识?”白孟问。

        “那位姑娘是阿遇的继妹。”

        这位男子白薇不认识。

        “大哥,我先去前院。”白薇站起身,一眼看见不远处水榭里,站着两个人,正是沈遇与贺青岚。

        她不禁看向那位男子,估摸着就是来找贺青岚的。

        白薇手指敲了敲石桌,让白孟先走。

        ——

        贺青岚唤住沈遇,两个人站在水榭。

        她想请沈遇去厢房,忽而看见白薇进了凉亭,顿时改变主意。

        “阿遇,六年未见,你过的好吗?”贺青岚细白的手指,扯住沈遇的袖子,被他侧身避开。贺青岚微微一怔,心中有一丝受伤,“我身在那样的家族,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婚姻不能自主,当年辜负你,我心中愧疚难当,想寻个机会好好与你谈一谈。这一次两家的亲事,我很欢喜,能够让我有一个补偿你的机会。知道你成亲,我很伤心难过,可这怪不了谁,毕竟是我先负你。你这个年纪,许多人已经做爹爹,你成亲在情理之中。”

        “知道白姑娘的身份,威远侯并不认同她,我心中有一丝侥幸,或许我们还有一线希望,我如愿以偿,成为你的妻。昨日见到白姑娘之后,我之前的想法太过肤浅可笑,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贺青岚眼底泛着泪水,眼圈通红,她强忍着泪水,轻声说道:“我欠你一声道歉,希望今后我们还能够做朋友。”

        沈遇为人正直,她若是想要拆散他的姻缘,只怕不会给她纠缠的机会。因此,贺青岚打算另辟蹊径,从朋友开始寻找机会!

        沈遇直言不讳道:“我们不存在误会,你也不必要道歉,做朋友并不合适。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反复翻出来,我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因此有误解。”

        贺青岚紧紧揪着帕子,“我会成为白姑娘的困扰的吗?”

        “不会。”

        贺青岚一怔。

        “她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人浪费心神。”

        沈遇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贺青岚想去追。

        “贺大姑娘。”

        白薇清脆的声音传来。

        沈遇的脚步停顿。

        贺青岚转头望来,白薇灿烂的笑脸映入眼帘,“白姑娘。”

        “沈夫人。”白薇纠正她。

        贺青岚脸色一僵。

        “宴会要开始了,贺大姑娘尽快回去吧。”白薇越过她,径自走向沈遇,挽着他的手臂,“你跑这儿来了,舅舅一个人招待不过来,你过去帮忙吧!”

        “好。”沈遇眼中漾起笑痕,与她相携绕过水榭去前院。

        贺青岚望着两个人离开的身影,脸色铁青。

        良久,脸色恢复如常,她去找沈新月。

        腰间一紧,一双手从身后大力抱住她的腰肢,“岚儿,沈遇有什么好?他对这村姑死心塌地,不会娶别人,你难道还能自降身份,给他做妾吗?今时不同往日,他如今一清二白,一个正经的官职都没有,只是一个闲人,眼中、心里都没有你的男人,你何必就死心眼儿,非他不可呢?我哪点儿不如他?你嫁给我,我会好好疼爱你,不叫你受委屈。”

        贺青岚吓懵了,她压根不知道竟有人这般大胆,青天白日,敢这般抱住她!

        “放开我!”贺青岚气坏了,她用力挣扎,“你再不放,当心我喊人了!”

        “你喊啊,这里是后院,大家在前院参加宴会,谁会来救你?”贺青岚身子又柔又软,常明轩舍不得撒手,她身上清雅的花香令他沉醉,忍不住舔了一下她的耳廓,“岚儿,我不嫌弃你嫁过人,我还没有娶过媳妇儿呢!我会对你好的。”

        贺青岚吓得尖叫,被他那一下舔的头皮都要炸了。

        她用力踩常明轩一脚。

        常明轩吃痛,手上力道一松,贺青岚泪水涟涟的往外跑。

        常明轩反应过来,眼疾手快,扣住贺青岚的手腕,将她往柱子上一甩,“岚儿,我方才亲了你,明天请我娘找媒人上你家去提亲。”

        贺青岚心中惶恐,对常明轩充满厌恶,被他束缚住,即将要崩溃,可她不敢激怒常明轩,就怕这个疯子做出其他的事情。

        她强压下心里的恐慌,面上极力的保持镇定,“常公子,我之前在门口说过,婚姻大事,我做不了主,你大可请媒人上门来。”

        常家算什么东西?贺家压根不会答应,贺青岚才会这么一说。

        常明轩听不懂贺青岚话中的意思,欣喜若狂,“岚儿,你这是答应嫁给我了?”

        贺青岚看着眼前的常明轩,他相貌周正,或许是因为心思不纯,他的眼睛很猥琐,被他盯着浑身不适。

        贺青岚是天之骄女,未出阁时,被人众星捧月。

        即便和离回府,也有不少权贵迎娶她做续弦。

        各个比常明轩强。

        她实在无法与他虚与委蛇,“常公子……”

        “岚儿,你叫我的名字就成,不必这般生疏。”常明轩美人在怀,后院又无人,贺青岚也应允要嫁给他,禁不住心猿意马,凑过去亲她的嘴唇。

        “啪!”

        贺青岚扬手打他一巴掌,眼底布满怒火,“常明轩,你算什么东西?敢轻薄我!”

        她何时被人这般冒犯羞辱过?

        贺青岚杀常明轩的心都有!

        常明轩被贺青岚一巴掌打懵了,而后又被她的话给激怒,“你又是什么东西?一只破鞋而已,给你脸不要脸!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装什么贞洁烈女?你方才勾引沈遇,别以为我没看见!”他发了狠,摁住贺青岚,直接亲上去。

        “这里!就是这里!”

        沈新月瞧见水榭里一男一女在纠缠,心中激动不已,指着贺青岚与常明轩两个人。

        众人快步过来,就听见男子闷哼一声,捂着胯部,蹲在地上。

        常氏和贺夫人打头阵,她俩看清里面的人,脸色骤然大变。

        “好啊!你们两个人,青天白日,在我外祖父的后院里的私通,这般不知廉耻,就该浸猪笼!”

        沈新月得意洋洋,一边跑过来,一边大声囔囔,恨不得昭告天下。

        白薇和别的男人私通!

        她一进水榭,看到地上的男人是她表哥,女人是贺青岚,顿时傻眼了。

        “怎……怎么是你们?我刚刚明明看见的是白薇……这是怎么一回事?”

        沈新月懵了,她看着气红双眼,恨不得阉割常明轩的贺青岚,心惊胆寒。

        常氏眼前阵阵发黑,天旋地转,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贺夫人看着贺青岚衣襟散乱,脸色发白,眼睛通红,一副遭了欺负的模样。

        肝火往上蹿,捂着心脏,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岚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句话,从贺夫人齿缝中挤出来!

        贺青岚惊怒交加,万万想不到被人撞破,恨不得将常明轩碎尸万段!

        她深吸一口气,还未开口,常明轩抢先一步道:“怎么回事?贺青岚妄想勾引沈遇,沈遇自己有一个美娇娘,哪里看得上被人玩剩的破鞋?不带正眼看她。在沈遇跟前受挫,故技重施的勾引我,展现她自己的魅力。我还没娶媳妇呢,自然抵死不从。她恼羞成怒,就想要踢断我的子孙根,这女人太阴毒,正经未出阁的姑娘,哪里干得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