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私通(二更)

第一百零四章 私通(二更)

        众人往见过的世家子去想,半天没想出来,只当做是面善。

        反倒是贺青岚瞧出一丝端倪,她看一眼青年,又看一眼白薇,两个人的眉眼轮廓有四五分相似。

        贺青岚绞紧手中的帕子,下意识的摇头,不可能!

        凌家经历宁王一事,不愿参与夺嫡之争,行事很低调,不愿与诸位皇子关系亲近,如何会为了白薇,欠下太子的人情?

        这相当于站了队!

        贺夫人对白薇印象深刻,同样一眼看出这位青年与白薇相貌相似,她看着女儿脸色变了,低声安抚道:“你不必多想,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去,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凌家对白家并无所求,绝对不会为白家打破自己的原则。

        否则,凌老为何不将自己的孙子凌如璋送到太子身边?

        太子身边的心腹,一旦太子上位,今后地位不可估量。

        贺夫人不希望这位青年与白薇有关系。

        她看向高氏,果真高氏反应平平,只是见到太子,让人匆匆去请凌世华,她一颗心放回肚子里。

        贺青岚摸着跳动的眼皮,心中很不安。

        一直观察着白薇,究竟是不是,从她的表情可得知。

        白薇看见大哥出现在这里很吃惊,随后从高氏那儿得知为首男子的身份,她心中更为震动。

        她越是惊愕,面上的反应越是平平。

        何况还有太子在跟前呢,她不能失态,打算私底下见着大哥,再好好问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给太子行礼。

        “不必多礼,今日凌老寿宴,大家随意。”太子态度亲和,转而看向沈遇,“你一别多年,这次回来,留在京城吗?”

        沈遇很压抑白孟来京城,甚至跟在太子身边。听到太子的问话,将白薇交给高氏,他领着太子入内,“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太子感叹,“皇叔痛失你这得力干将,他十分惋惜。”

        “南安王能人异士众多,我不过是其中之一,倒是辜负他的栽培。”沈遇一脸正色。

        太子笑着摇头,不再多言,而是看向身后的白孟,“他是高老举荐给本宫,是你的大舅兄,今日本宫特地带他过来。”稍作停顿,又低声道:“他胸藏锦绣,腹有乾坤,在这一众人中,出类拔萃。”

        这一众人,指的便是这一批举荐的人。

        太子身边不乏能人,白孟能得被太子记住,并且有这般高的赞誉,只怕并不是高老的功劳。

        “你们好好叙旧,本宫去见凌老。”

        太子话音一落,凌世华搀扶着凌老一同过来。

        “太子殿下,您快里面请。”凌老与凌世华行礼,领着太子去书房。

        沈遇看向一旁的白孟,指着不远处的亭子,示意他过去坐。“你如今做太子的幕僚,做好今后的打算了吗?”

        幕僚有两种,一种为太子献计,一种为太子的刀。

        而往往这两种人,在太子登位之后,极少有人能够走到人前,更不能全身而退。

        知道太多太子的阴私,不能得太子器重,唯有最后一条路可走。

        白薇注重亲情,不愿看到最后的那种结果。

        “我并没有选择。”白孟想要出人头地,太子是他的机会,虽然想要得到太子的信任,成为他的心腹,这一条路太难。纵然披满荆棘,他也要走出一条路,“小妹爬的太快,我走的太慢,会护不了她。”

        姜家欺负她的事情,白孟十分气愤,若是白薇有足够的倚仗,姜家敢这般欺人太甚?

        而她的玉器得到皇上的欣赏,荣耀与危险同样并存。

        尤其得知沈遇的真实身份,白孟更坚定的认为他没有选错这一条路!

        走普通科举入仕,他至少还得等三年。

        太慢了!

        如今有机会送到他的面前,他为何不把握住?

        “有我。”

        “嘭!”

        沈遇话音未落,脸上挨一拳头。

        “你若真的将小妹当妻子,并不会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你家什么样的门第?我家是什么样的门第?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即便有你,以我们平民的身份,她得被人轻贱诟病一辈子。你又能保证对她的感情,从一而终?”白孟极为愤怒,布满怒火的眼睛瞪着沈遇。

        一拳头根本不能泄愤,他入京之后,更加深刻的意识到阶层等级是不可跨越的一道天堑!

        他要努力往上爬,让白薇与沈遇的身份匹配!

        让人不能随意欺负、轻视她!

        “即便你将来贵为侯爷,还是贵为将军,你若敢负了白薇,我定不会放过你!”白孟以为他对沈遇了解至深,不过只是浅显的表面罢了!

        若知沈遇的身份,从一开始,他就不会把白薇交给沈遇!

        他丢下沈遇,准备去找白薇。

        “威远侯府是威远侯府,我是我,与他们并没有牵连。”沈遇指腹摩挲颧骨,白孟那一下力道可不轻,他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打算与他们有瓜葛,此次回京城,是参加外祖父七十大寿。今后薇薇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白孟的怒气随着那一拳头消散的差不多,他更多的是担心白薇会受委屈,听到沈遇的话,他停驻脚步。

        “小妹如今为皇上办事,今后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你和威远侯势同水火,凌家与你再亲厚,到底不是你自己的势力,隔了一层,你得有打算。”白孟一心为白薇谋算,还是想沈遇能够成为她的后盾。

        沈遇心中早已做好打算,打算等寿宴之后再与白薇细谈。

        “我心中有数。”

        白孟见沈遇态度认真,心气总算平复下来。

        ——

        太子一行人从前院离开,高氏与白薇领着女眷去后院。

        白薇惦记着哥哥,与高氏说一声,便匆匆去找人。

        太子有话与凌秉德私谈,凌世华便出来接待男眷。

        贺青岚看见白薇与白孟之间很平静,悄然松一口气。

        “娘,我们进去吧。”

        贺夫人嗔她一眼,“白薇若有亲属在太子身边办事,之前就会说出来,为她增加筹码,哪里会隐瞒?”想为太子办事的人太多,能够站在太子身边,也是一份体面。

        “是我多虑了。”

        母女俩一同去后院。

        常氏与威远侯一家子被晾下,脸色青黑,放在之前,威远侯必然甩袖走人,如今太子在,他便留下来,满面阴霾的去往前厅。

        常氏与沈新月连忙跟上贺夫人。

        贺夫人在众人面前闹得个没脸,对常氏甩脸子,“你们侯府这门亲事,我们高攀不上,就此作罢。”

        常氏腆着脸哄道:“贺夫人,今日这事是我疏忽了,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办妥了。”

        贺夫人冷笑一声,没有再理会。

        她心里看不上这门亲事,奈何贺青岚喜欢沈遇。她到底心疼女儿,为了贺家的利益,婚事不能自己做主,如今和离回来,遭人诟病,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也算是一桩补偿。

        常氏心里松一口,幸好贺夫人没有回绝彻底,还有转圜的余地。

        她将沈新月打发走,“听说凌府的荷花园的景致一绝,月儿你带着岚儿去赏荷。”

        贺青岚想单独找沈遇,便顺了常氏的心,与沈新月一同去后院。

        两个人穿过月亮门,不远处有一处凉亭,里面有两个人影。

        不等贺青岚过去,她看见沈遇从凉亭中出来,几乎是一个瞬间,他已经迈进水榭。她不由加快脚步,去追沈遇。

        沈新月不敢跟过去,方才她出口给白薇难堪,这个节骨眼上过去,不是挨削吗?

        她百无聊赖,蹲在榕树下等贺青岚。

        不一会儿,她看见白薇脚步匆匆,走进凉亭。

        凉亭里另一位男子见到她,连忙起身,抬手摸了摸白薇的头。

        沈新月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她偷偷走近了,方才看清男子正是太子身边的人。

        不由冷笑一声: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凌府与人私通!

        她就知道白薇不是个好东西,爱慕虚荣,瞧见一个有身份的人,臭不要脸的贴上去!

        沈新月快步往前厅去,一想到待会众人看清白薇的丑态,心里憋着的一口恶气顿时通畅了!

        她就不信了,沈遇看见白薇和其他的男人有私情,不会与她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