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前未婚妻

第一百零一章 前未婚妻

        常氏坐在凳子上呜呜哭咽,这个家今后被沈遇当家做主,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

        她将常月盈塞进将军府,为这件事,沈遇便会在心里狠记她一笔。

        “侯爷,这爵位不能给阿遇继承,他与咱们离心,并不亲厚,会善待咱们康儿吗?”常氏心痛啊,这两兄妹早已离开侯府,这偌大的侯府,就是她的掌中物。

        谁知偏偏生出这么个意外!

        她若是早知因为高氏一事横生枝节,压根不会为了贺家的小恩小惠,打沈遇的主意。

        这回可不就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你难道让我违抗圣意?”威远侯脸色沉郁,昨日他在凌府外半天,沈遇都未曾出来开门请他进去,“我暂时为他请封,其他的事情,今后再说。”

        “阿遇和咱们一条心,这个爵位给他也没有关系。他这是硬了心肠,但凡向着咱们,也不会由着凌家这般羞辱侯府,让别人看了笑话。”常氏泪眼朦胧,娇娇柔柔地为沈遇说话,觑一眼威远侯,他面色并无不悦,又道:“不管怎么说,皇上已经开口,我们断不能违背皇上的意思。阿遇与我们决裂,得想办法修复关系。再过几日是凌老七十大寿,我们过去参加寿宴,可以找阿遇好好谈一谈,若是谈不拢可以找白薇,让她劝阿遇回府。”

        有任何的选择余地,常氏都不会让威远侯请封。

        沈遇成为世子,他们再想夺回来……太难了!

        威远侯眸光一动,嘴角总算有一丝笑意。

        “这件事,你去办。”

        常氏看着威远侯眼中的深意,瞬间领悟他的心思。

        暗自谋算让沈新月与沈瑞康多黏腻着威远侯,对他们越疼爱,威远侯越会偏心她一双儿女,会费尽心思为他们图谋。

        ——

        白薇忙得脚不沾地,操持寿宴的事情。

        这几日忙活下来,白薇学到许多掌家的东西。

        李大人送来的玉料,她都没有空闲看一眼。

        这一日,能歇一口气,高氏拉着白薇出门去上街。

        “衣裳已经请绣娘做好了,咱们还差一些首饰,正好出来走一走,透透气。”高氏特别喜欢白薇,性子随和,勤劳利落。“明日府中会来不少客人,得正式将你介绍给他们。”高氏将白薇鬓角的发丝抚顺,越看越喜欢,她笑眯眯地说道:“真好看,阿遇的眼光不错。”

        白薇认为她和沈遇是缘分使然,如果不是这一场冲喜的乌龙,大概他们不会相处出感情。

        “你们多留一些日子,家里好不容易热闹起来,等你们一走,又冷清了。”高氏眼底流出温柔,“璋儿明日回来了,我指望他赶紧娶个媳妇儿进门,像你这样的性子就好极了。”

        白薇失笑,“我这样的性子并一定就是好的,最主要是与表弟合得来。”

        高氏想一想,是这个道理。

        白薇自打入京,一直在凌府不曾出来走动,她掀开帘子,看着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马车停下来,高氏掀开帘子,正好停在珠翠阁。“我们下车,这家铺子的珠宝还不错。”

        白薇率先下马车,搀扶着高氏下来,俩个人一同入内。

        珠翠阁里面有客人。

        高氏是常客,她一入内,掌柜立即迎上来,“凌夫人,您今儿来得巧,正好有一批新货。”将高氏往内请,转而又看着高氏身旁的白薇道:“这位是您的亲属?”

        “她是我的外甥媳妇。”高氏拉着白薇的手一同坐下,“将你们铺子里小姑娘戴的时兴首饰端过来。”

        掌柜心里有底了,今儿的主角是白薇,一点不含糊,吩咐伙计将各类首饰端过来,供高氏与白薇挑选。其中,还混杂着高氏这种年纪戴的珠宝。

        白薇看着托盘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头饰与手镯、璎珞,她挑选一支简约不失精致的笄,这种簪子可以随意将挽起的头发插住。

        玉簪子她会自己做,这里头的一样没有看上。

        高氏见白薇挑选的太简单了,她挑选一支步摇,“你试一试?”

        白薇不喜欢步摇,花式繁丽,“舅母,这一支笄足够了,我那儿还有玉簪。您挑选自己用的首饰,玉饰就不用挑了,您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做。”

        高氏欣喜道:“真的?”白薇带了礼物,正是一套首饰,一对耳坠,吊坠,玉镯,一支玉簪,很得她喜欢,“好,那我挑个华胜。”

        掌柜闻言,挑选一支白玉梅花钗,玉质细润,通体抛光,“这是上等的山料,出自姜家的玉匠师之手,样式简约大气,很衬这位少夫人的气质。”

        白薇对买玉钗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尤其是姜家的玉钗,“我不爱在外买玉饰,除非是特别入眼的东西。”

        高氏连忙说道:“对,外甥媳妇做的玉饰,比外头买的大多要精致漂亮,重要的是合我的心意。”

        “外甥媳妇做的玉饰,这一份心意就不同了。”掌柜随口说一句,实则对白薇的手艺,并不放在眼里,只当是高氏收到晚辈做的礼物,心里高兴,便一通吹。

        “凌夫人,您也在这里呀,真巧。”

        一道轻柔伴着惊喜的声音响起,白薇与高氏侧头望去,便见屏风处走出一位女子,蹁跹袅娜,环佩叮当。生的花容月貌,纤腰楚楚,香肌玉骨。她浅浅一笑,宛如春梅绽雪。

        高氏瞧了,又扭回头,压根不搭理。

        白薇见状,淡淡收回视线。

        贺青岚神色不变,依旧笑若春桃,她站在高氏身边,“方才我听凌夫人说这位姑娘会做玉饰,我钟情玉饰,不知道能不能见识一番姑娘做的玉饰呢?”

        掌柜是个精明的人,凌家只有沈遇这么一个外甥,这两日都在传沈遇回京,而今高氏带来的姑娘是外甥媳妇,那不就是沈遇的媳妇儿?如今这贺青岚是沈遇的前未婚妻,有这一问,只怕也暗藏机锋。

        “贺大小姐,您请坐。”

        掌柜的称呼一出,白薇立即抬头看向贺青岚。

        她已经从高氏这儿知道沈遇当初的未婚妻是贺青岚,而且常氏有意撮合贺青岚与沈遇。

        贺青岚热情的迎上来,看来真的是贼心不死呢!

        掌柜也不由得说道:“不知能否见识见识少夫人的手艺?”

        白薇也不矫情,直接从头上将玉簪拔下来,放在桌面上,供他们看个仔细。

        这是白中带绿的岫玉,玉质细腻,晶莹湿润,雕琢的是玉簪花。柔碧的茎叶长出新芽,夏天从叶丛中抽生出串串的白色花序,就像乳白色的玉簪聚插在碧绿枝头。

        簪头是白色部分,盛绽的花瓣洁白无瑕,其中鲜嫩的花蕊与蕊柱都清晰分明,簪身通体碧绿,毫无杂质,往桌子上一搁,栩栩如生。仿若是自枝头采摘下来的玉簪花,芳香袭人。

        不止是雕工好,这一份心思也巧。

        别出心裁。

        贺青岚瞧一眼,她就很喜欢,想到这支玉簪是出自白薇的手,心中对白薇的判断,不禁有多了一层看法。微微含笑道:“姑娘当真是心灵手巧。”

        高氏压根不觉得贺青岚心怀好意,她将玉簪收起来,亲自为白薇插进发间,“那是自然,薇薇此次是奉皇命入京,她的手艺入皇上的青眼,自然是没得挑。”

        贺青岚心中凛然,十分意外的看向白薇。

        高氏对贺青岚很看不上眼,甚至认为沈遇离京,很大一部分源自贺青岚,如果不是她突然退亲,沈遇继续留在京城,只怕前途无限。

        不过也正是因为凌家出事,看清贺青岚的为人,她只会同富贵,不能同甘苦,这等爱慕虚荣的女人,配不上沈遇。若是她没想吃回头草,高氏还能稍微高看她一眼,如今贺青岚所作所为,十分令高氏厌烦。

        “薇薇挑好了吗?我们去其他地方看一看。”

        “好。”白薇起身,与高氏一同离开。

        掌柜被高氏丢下的话,砸昏头了,他心思一动,连忙追出去。

        “少夫人,您等一等。”掌柜将白薇之前挑好的笄包给她,“这是您挑中的首饰,为方才小的冒犯给的赔礼,请您收下。”

        白薇哪里会不知道掌柜打什么主意?

        无非是想要与她谈合作,并且她的雕工入了皇上的眼睛,她若是为皇上雕刻玉器,与他们合作,打出这个噱头,不愁生意不红火。

        只不过他们与姜家合作,白薇对他没兴趣,“你不必客气,方才并未冒犯我,是我太忘形了。”

        “您是实话实说,是我心存偏见,还请少夫人见谅。”掌柜将东西往白薇手里塞。

        白薇推回去,“你并不是东家,东西送给我,回头你还得往里头添补银子。”不等掌柜多说,白薇挽着高氏的手臂上马车。

        掌柜看着马车走远了,抬手在脸上打一下,错失了一个好机缘!

        方才他听高氏与白薇的话,只觉得白薇太轻狂,哪里知道人家有这个本事!

        回头,瞧见贺青岚还坐在原处,他打起精神,“贺大小姐,您有中意的首饰吗?”

        贺青岚指着掌柜手里的东西,“这是那位姑娘挑中的首饰?我买了。”

        掌柜连忙将笄递给贺青岚。

        贺青岚垂眸在托盘里挑选其他的首饰,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依掌柜所见,方才那位姑娘的雕工如何?”

        “比姜家玉匠师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又心思灵巧,能入皇上的眼在情理之中。”掌柜并不认为高氏说大话,这是很容易拆穿的事情。

        贺青岚眉心一皱,失去挑选首饰的心情,心中隐隐升起一股燥闷之气。

        随意挑几样让人包起来,留下婢女结账,她率先上马车。

        很快,婢女抱着盒子上来,搁在一旁,看着贺青岚手里拿着一柄折扇出神,上面的字迹遒劲有力,笔锋凌厉,宛如出鞘的利剑。

        这一把折扇是出自沈遇之手,当年两家定亲,互相交换信物时,沈遇赠的是一柄折扇,而贺青岚送的是一块玉佩。

        可惜好景不长,凌家出事,威远侯另娶,沈遇受到牵连。沈遇还得为母守孝三年,贺青岚等不及,又认为沈遇只怕无法再翻身,未免贺家也会因为凌家受到牵连,贺青岚退亲,另择良婿出嫁,谁知道她嫁人没有多久,凌家洗刷冤屈,沈晚君热孝出嫁,沈遇不愿官复原职,离开京城。

        贺青岚很后悔,她心中有沈遇,可她是贺家倾注心血培养出的女儿,不可能为儿女私情,成为一颗毫无用处的废棋。即便她愿意,贺家也不会点头答应。

        可惜她另嫁的夫家,却是宁王的人,随着宁王造反失败,家族因此衰败。

        贺青岚自诩是个命苦的,姻缘不顺。好在贺家让她和离归家,打算重新让她与沈遇结亲,倒算是时来运转。

        这些年,她虽然已经嫁人,却不曾忘掉沈遇。

        可惜沈遇已经成婚,常氏给了保证,沈遇的正妻之位是属于她的。

        今日来挑选首饰,为明日出席凌老寿宴做准备,却未曾想到碰见沈遇的妻子。

        贺青岚虽然嫁过一次,自认与沈遇有旧情在,而白薇出身低微,她并未放在眼中。

        可她方才得知白薇得皇上器重,这或许会是一个变数。

        “小姐,您不必担心,白薇即便得皇上器重,身份也不过是低贱的玉匠师,她又不能入朝做官,还能够阻挡您的路?反正常氏与威远侯是站在咱们这一边,有贺家做倚仗,您想嫁进威远侯府,十拿九稳了。”婢女奉承贺青岚道:“白薇出身低微,相貌普通。您当年名动京城,那些公子都道您‘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沈公子若是对您无意,也不会因为您退亲另嫁而伤心离开京城。如今您和离,沈公子回京,说明您与沈公子有夫妻缘。”

        贺青岚抿唇笑了,被婢女哄得心花怒放,“就你嘴甜。”

        她摸着自己的面颊,倒是信心十足。

        回到府中,她便让人抬来浴汤,洒上花瓣泡两刻钟,裹着宽大的布巾,躺在榻上,让婢女为她全身涂抹香膏,为明日见沈遇做充足的准备,定然要叫他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