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得知韩朔的骗局!(二更)

第九十八章 得知韩朔的骗局!(二更)

        表妹温柔胆小,哪有胆子给沈晚君下毒?

        母亲不喜欢沈晚君,极为信佛,最怕犯下业障,如何会做害人性命的事情?

        韩朔认为是沈遇找的借口!

        他连身上的伤口都不做包扎,直接来到沈晚君的院子。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传到耳中,他脚步一滞,紧接着入内,一眼看见沈晚君手中帕子上的鲜血。

        所有的话,瞬间堵在嗓子眼。

        “阿晚。”韩朔这一刻,不得不信,沈晚君真的中毒了。他神色复杂的站在床边,眼中蕴含着痛苦之色,“嫁给我,和我在一起,就真的这般痛苦?痛苦得你宁愿轻生,也不肯留在我身边?”

        思来想去,韩朔怀疑是沈晚君服毒。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沈晚君不愿意请太医。

        沈晚君与韩朔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他这句话一出口,直接闭上眼睛。

        韩朔握着沈晚君的手,语气中带着哀求,“阿晚,你别走,给我一次机会。你不愿意看见表妹和盈儿,我另外置办一间宅子,将她们两个安置过去,再不见她们。三个孩子放在你膝下,认你做母亲可好?”

        沈遇手段强势,韩朔意识到,只凭沈晚君的承诺是无用的。

        需要她心甘情愿,愿意与他重修旧好。

        否则她有一点犹豫,沈遇会强行将人带走,他拦不住!

        沈晚君将自己的手收回,睁开眼睛,面无表情,“韩朔,你打的好主意,将这几个庶子养在我的膝下,记名为嫡出吗?”

        “阿晚……”

        “就如你说的,我宁可死了,都不要离开你身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意,又怎么会在意你,为你养孩子?”沈晚君语气中充满讽刺,指着门口,“你出去!”

        韩朔看着不近人情,十分决绝的沈晚君,他心中挫败,似乎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得到沈晚君,只会将她越推越远。

        她眼中只看得见沈遇,就是看不见他的付出,他受重伤,身上的伤口看着瘆人,可她毫无波动,甚至问都不问一句,他的伤怎么来的,为何不去看郎中?

        韩朔目光紧紧盯着沈晚君冷漠的脸,陡然激出一股怒火,甚至生出一丝怨憎,“沈晚君,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这般冷心无情!你看得见所有人对你的好,独独看不见我对你掏心掏肺,有的时候,我真想切开你的胸口,看看里面有没有长心!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也得死在韩家!就算我们相互折磨一辈子,我也不会放手!”

        “嘭!”

        沈遇大步进来,抓着韩朔,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他甩出去。

        韩朔重重摔在地上,闷咳两声,他死死盯着沈遇,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和阿晚和离,你接她去凌府住几天,到时候我派人来接!”说罢,他直接起身离开。

        沈晚君看着地上流下的鲜血,抿紧唇角。

        “你担心他?”沈遇不满。

        沈晚君连忙说道:“哥哥,我怎么会担心他?我对他的感情,早已经被消磨掉。他对我有感情,可他更爱的是自己。我和他之间的裂痕,无法修复。”

        孩子永远是她心口的伤。

        她对韩朔失望,不再爱他,因此将军府的一切,她全都给放下。

        在她眼里,韩朔只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陌路人罢了。

        “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带你回凌家,你怪不怪我?”

        “哥哥怎么会这般想?你是为我好,回凌家更适合我养病。”沈晚君重新见到沈遇,看到他为她难过,愤怒,自责,她不舍得去死。

        突然之间,她茅塞顿开。

        即便对韩朔冷心冷情,可她还有自己的人生,要好好活着,看着亲人们幸福。

        哥哥已经失去母亲,再失去妹妹,对他该是多么沉痛的打击?

        即便身处将军府这个牢笼,她也要坚强果敢的活下去。

        她不是一个人。

        沈遇唇角牵动,揉一揉她的脑袋,“哥哥带你回家。”

        “好!”沈晚君笑靥如花。

        含绿端着药碗,看着沈晚君发自内心的笑容,她欢喜的眼泪籁籁往下落。

        韩朔背叛小姐,抬常月盈进门,令小姐伤心失望,难过了几日,是腹中的孩子让她坚强。没有男人,她还有自己的骨肉,可惜孩子并没有生下来,小姐为此备受打击,消沉许久。是大少爷派人来京,小姐强颜欢笑,请韩朔做戏,韩朔无耻的利用机会留宿,将小姐的避子汤换成寻常滋补调养身体的药,另外两个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怀上,给了小姐希望,又一次次灭了她的曙光,叫她怎么承受得住?又怎么能对韩朔生出感情?只怕就算有,也该是恨!

        可小姐说恨一个人太累,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他的身上,自己被仇恨的烈焰烧心灼肺,变得面目可憎,太不值得。

        如今,大少爷回京,小姐从阴影中走出,充满了生机,她怎么能不高兴?

        照她说,小姐连死都不怕了,今后谁敢欺负到头上,直接用硬邦邦的拳头打过去!

        反正有大少爷撑腰!

        她用袖子抹泪,端着药入内,“小姐,咱们喝完药,赶紧回家!往后那些人再敢欺负您,奴婢就拿着扫帚打过去!管他是老夫人,还是谁!最好将军受不住,将您给休了!”

        沈晚君被含绿给逗笑,“你说的对,哥哥都舍不得伤我一根头发丝,我又何必给别人作践?今后谁敢欺负我们,我们就打回去!”

        含绿高兴的蹦起来。

        沈遇目光宠溺的看着沈晚君,“哥哥不会让人欺负你,谁都不允许。”

        这一句话,如同春日和煦的暖阳,沈晚君冰冷的心渐渐回暖。

        沈遇将沈晚君抱上马车,正巧遇见从马车上下来的白薇。

        “阿晚回凌家小住吗?”白薇询问。

        “嗯,阿晚身体不好,住进凌家养病,等身体好转,再商议和离一事。”沈遇将白薇拉上马车,让她坐进去陪沈晚君。

        白薇问道:“你还回石屏村吗?”

        沈遇略作停顿,“回。”

        “阿晚和离之后,住在外祖父家,只怕侯府会动心思。我的打算是将阿晚一同带回石屏村,她如果不想离开京城,咱们给她置办一栋宅子,给她傍身用。”白薇心底是打算在京城置办一栋小宅子落脚。

        沈晚君留在京城,沈遇只怕不会放心,每年至少会来京一次。

        凌家虽然亲厚,可到底是外祖,不如自己有一栋宅子方便。

        “随你安排。”白薇说的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沈遇没有意见。

        沈晚君心思玲珑,猜出白薇心中所想,因此没有拒绝。

        这栋宅子,用作哥哥嫂嫂的落脚点。

        回到凌府,沈遇将沈晚君安置在她的院落里,将她的情况简单说给大家听。

        凌世华与高氏极为愤怒,“这个畜生!离!必须和离!”

        沈遇道:“阿晚中毒一事不必告诉外祖父。”

        岁数大,就怕经受不住刺激。

        高氏心疼的落泪,“阿晚这孩子太倔了,她在将军府遭受这般多的委屈,不和家里说,还死死捂着。如果不是你回来……我们都没脸见你!”

        沈遇道:“舅母,不必自责,事情已经过去了。”

        韩家欠沈晚君的他都会讨回来。

        白薇退出屋子,她去厨房,找上熬药的含绿。

        含绿见到白薇,十分拘谨,“大少夫人。”

        “你继续熬药,我们随便聊一聊。”白薇看着含绿更紧张了,不禁笑道:“就是问问阿晚在将军府的事情。”

        含绿松一口气,不争气的红了眼圈,“小姐刚刚嫁进将军府的时候,姑爷对小姐很好,小姐为此对姑爷生出感情,怀上孩子的时候,她十分欢喜。姑爷当时对小姐许诺,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不会再有其他女人。好景不长,一个月之后,姑爷将常月盈抬回府,常月盈的婢女将小姐从阁楼上撞下来,失去孩子,姑爷将那位婢女给杖毙,要惩罚常月盈,可这个时候常月盈怀有身孕,老夫人将她力保下来。常月盈就是故意自己有身孕的时候,用这个毒计害了小姐,不然她为什么十月怀胎,都不敢踏出院门?直到生完孩子,才敢出来走动,不就是担心小姐睚眦必报?”

        “后面两个孩子,是被梅姨娘与老夫人弄没的。”含绿讽刺地说道:“老夫人做尽恶事,偏又信鬼神,害怕孩子冤魂缠上她,每天都吃斋念佛。如果不是姑爷用凌家的事情威胁小姐,小姐早就报仇了!现在大少爷回来,韩朔手里拿捏凌家的把柄,可以让大少爷想办法解决,这样的话,小姐就能够脱离苦海!”

        “把柄?什么把柄?”白薇认为,这个‘把柄’大概就是沈晚君不同意和离的关键。

        含绿咬住嘴唇,神情懊恼。

        这件事她也是无意间偷听到韩朔与小姐的对话,她现在一高兴,说露嘴了。

        “阿晚是报喜不报忧的性子,她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让家人多操劳。你若是不说,阿晚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说出来。你难道忍心看着韩朔用把柄威胁阿晚,让她一次次妥协吗?”白薇拿捏住含绿的软肋。

        含绿绞着手指头,犹豫片刻,她吱吱唔唔地说道:“当初凌家获罪,大少爷求救无门,姑爷找上小姐,说他有门路能够救凌家,只要凌家洗清冤屈,小姐愿意嫁给姑爷。”

        白薇心里想不到的地方,经过含绿的话,总算想明白了。

        沈遇说沈晚君与韩朔两情相悦。

        方才含绿却说沈晚君是与韩朔日久生情。

        原来是韩朔无耻的劫走了沈遇与高老的功劳,哄骗沈晚君嫁给他。

        真够让人恶心!

        白薇对韩朔极其厌恶!

        “今日咱们之间的谈话,你别告诉阿晚。”白薇叮嘱含绿之后,直接怒气冲冲去找沈遇。

        沈遇在屋里等白薇,桌子上摆着一个匣子。

        她一进来,沈遇将匣子递给白薇,“这是我当年攒下来的积蓄。”

        白薇将匣子搁在一边,面容严肃,再次问道:“阿遇,凌家是你和高老说服南安王,他才出手相救的吗?当时就答应了?”

        “南安王当时就松口答应。”沈遇瞬间知道白薇话中有话,“有疑问?”

        “有没有其他人也参与这件事情?”白薇换个说法,“就是南安王在你们劝说之前,有人同样求过他,你们再劝说,南安王就答应了?”

        “若是有人在我们之前说过,他见到我们必定会提及,这并不是什么大秘密。我们当初过去劝说的时候,是将证据收集齐全,他方才答应出手。南安王性子爽利,凭证据说话,即便你是清白之身,没有证据只凭一张嘴,谁的面子情他都不会买账。若有证据,他并不怕得罪谁,也会愿意为人出头。”正是因为南安王的性情豪爽,沈遇当年才会与南安王成为莫逆之交。

        白薇确认没有误会,脸色冷下来,“阿晚根本不爱韩朔,韩朔当年趁人之危,利用凌家的事情做人情,找上阿晚,他帮忙救出凌家,条件是阿晚嫁给他。这才是阿晚为何执意要嫁给韩朔的原因!只怕这件事情,韩朔听到了风声,他才会钻空子,骗了阿晚!”

        这也便算了,若是他好好待阿晚,两个人婚姻和睦,可以原谅!

        韩朔太人渣,得到手之后,便不珍惜!

        “这件事你告诉阿晚,不用等她养好身体,咱们直接写好和离书,让阿晚签字盖上手印,派人去将军府搬东西!”白薇十分气愤,将军府欠阿晚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夫人手里沾了两条小生命,做尽恶事,吃斋念佛吗?

        那就看看佛祖会不会保佑她!

        沈遇从未想过竟是这么一个原因,周身散发出骇人气,杀了韩朔的心都有!

        他倏然起身,去找沈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