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她分明放在袖子里,并没有拿出来!

        仔细回忆,又仿佛觉得自己收起来了?

        白薇在屋子里四处翻找,但凡她觉得会藏东西的地儿,都找一遍,依旧么有找到。

        段云岚给她的这副画,无人知晓。若是偷盗东西,不会盗走这副画,窃走财物更实际一些。

        她打开白雪送的匣子,珠花少了一半,两支玉簪不见踪影。

        白薇皱紧眉头,记起白娇一家中途离开,没有留下吃饭。

        白娇的性子,不达目的不会罢休,这着实不像她的作风。

        东西定是这一家子偷走了。

        她脸色一沉,打算去找白娇把图拿回来。走到门边,脚步一顿,打消了念头,心里另起一个想法。

        沈遇推门进来,屋子里弥漫着馥郁的香气,“你熏香了?”

        白薇将匣子合上,“不是,三妹衣裳熏香,沾在我身上。”

        她嗅一嗅手指,也沾着味儿,打水净手,这种香味祛不掉。

        “洗不掉,这是什么香?”白薇询问沈遇,将手指放在他鼻端,“你闻一闻,洗了皂角香味都没有淡。”

        沈遇垂着眼角望着眼前的细长的手指,闻到一股异香,他分辨出其中两味,灵猫香与紫荆香。

        “灵猫香与紫荆香,还有另外两味香辨认不了。”沈遇淡淡地说,“无毒。”

        白薇知道无毒,若是有毒,小刘氏也不会将毒用在白雪身上害她。

        沈遇道:“出去用饭。”

        白薇‘嗯’一声,想起一事,对沈遇说道:“我们搬来新宅子,有多余的房间,你搬去东厢房住?”

        “好。”沈遇自然没有问题。

        白薇又担心被江氏发现,“你的衣裳还是放在我的屋子里,睡觉的时候在东厢房,不能点油灯……”说到这里,白薇觉得不妥,“不然你住这间屋子,我住东厢房去。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我得找个时机和娘坦白。”

        “你住在这里,等他们都睡了,我再去那边睡。”沈遇是个男人,只要有一卷铺盖,睡在哪里都一样。

        白薇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去用饭,她正巧看见白孟从东厢房出来,连忙唤住他,“大哥,你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白孟站住。

        白薇走过去,“大哥,再有几个月科举,你有几成把握?”

        白孟学问扎实,可难免会有突发状况,不敢将话说的很满,“六七成。”

        “你个人的事情,准备解决吗?”白薇又道:“你有心仪的人吗?”

        白孟怔住了,随即莞尔,抬手拍了拍她的发顶,“大哥想等科考之后再考虑。”白薇不像是热忱他婚事的人,突然问起……“小妹要给大哥介绍吗?”

        白薇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哥,我喜欢刘露,她的性子很软和,你觉得咋样?”

        白孟对刘露记忆并不深刻,只记得同村有这么一位姑娘,胆子挺小。皱紧眉心道:“她比你小几岁?”

        “两岁半。”

        “太小了。”

        白薇扭头看向沈遇,小声说道:“沈大哥比我大九岁。”

        白孟失笑,“等我考完再说。”

        上一回他胸有成竹,却名落孙山,如今不敢大意。

        若是再落榜,难免村里会惹出闲话,刘露与他定亲,也会遭到人非议。

        “成。”

        满打满算,就是几个月。

        白孟没有拒绝,说明可以接触往下发展。

        至于方氏那一边,白薇也要回句话,若是她在这期间有更中意的人选,可以为刘露定下来。若是没有遇上满意的,就等白孟科考完商议亲事,以免耽误刘露。

        这件事解决好,白薇心里放松许多。

        用完饭,她和沈遇一同回屋。

        两人分别洗完澡,各自占据一边,等江氏等人入睡。

        白薇盘腿坐在炕上,炕几上摊开一张宣纸,手里执笔描画图稿。

        沈遇坐在桌边,手里端着茶杯,目光落在白薇身上,她神情专注的作画,一头青丝随意扎成一个丸子,一缕长发垂落下来。

        他手指微微一动,想将这缕发别在她耳后。

        “你在看啥?”白薇感受到沈遇的视线,摸一摸脸颊,“沾了墨汁吗?”

        沈遇脱口道:“男女有别,白孟碰你的头不合适。”

        “你也碰过我的头,还摸过我的手。”

        沈遇脸庞瞬间紧绷。

        屋子里一阵窒息的沉默。

        白薇揪了揪头发,想缓解一下,就看见沈遇起身,“伯母他们睡了,我先过去。”不等她开口,沈遇拉开门大步离开。

        白薇看着关上的门,眨了眨眼,摸了摸自己的发顶,有些后知后觉的想他不会是吃醋了?

        可又不像,上次她就自作多情了!

        大抵是他的性格太古板吧?

        这样一想,白薇将剩下的一点画完,熄灭油灯,倒在床上睡过去。

        第二日一早。

        白薇起身去镇上,在谢氏玉器铺子等白雪。

        不一会儿,白雪就过来了。

        “大姐姐,你等很久了吧?我本来可以早点出门,我姐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让人给跟着,磨了许久我才肯答应让我出门。”白雪挽着白薇的手臂,两人朝酒楼走去,“百香楼的生意很红火,我娘特地给我订了一个雅间,咱们不用尽快赶去。先陪你将年货买齐了,咱们去吃中饭?”

        白薇若有所思,小刘氏知道白雪约她,竟然订了雅间?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不动声色道:“我们先去吃糕点,待会买完年货,直接回家。”

        白雪应下来,两个人朝百香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