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利诱示好

第五十二章 利诱示好

        白薇想与白孟谈一谈,敲门进去。

        白孟坐在桌边聚心会神的抄书。

        她拉开对面的凳子坐下,随手拿一本书册翻看。上面备注心得见解,字迹飘逸洒脱,宛如白云出岫。

        “大哥,我需要你帮我。”白薇拿出一张银票放在白孟手边,“我在选宝大会扬名,算是踏出一步。今后能走到哪一步,谁也说不清楚。商户的地位太低下,我需要你护我。”

        她在现代的时候,深谙此道。她的父亲接管家业,与她妈妈是商业联姻。叔叔从政,婶婶出身政治世家,在仕途上对叔叔多有帮扶。兄弟二人相互匡扶,家业越做越大。

        白薇将这一套学以致用,她从商,白孟从政,她给他银子打点,他照拂她的生意,相辅相成。

        至于能不能成,她没有想过。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白孟手一颤,墨汁差点滴在书册上。

        他盯着面值一百两的银票,百味杂陈。一套书册十几二十两银子,四书五经买齐得将近一百两。

        “我借同僚的书册在抄,用不了这么多银子。”白孟将银票推回来,“奶欺软怕硬,爹娘一味去承受,她会变本加厉。正好借着这件事情发作,改变他们的想法,不必委曲求全。”

        白薇眉眼一弯,笑容明媚,“哥,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转而敛了笑,“娘说你把书给烧了。”

        “都是弄坏的书。”白孟垂着眼皮子,眼底闪过厉色。

        “那好,你别担心银子,供你读书绰绰有余。”

        白孟和她一条心,想法达成一致,白薇很高兴,可以放手去干。

        “嘭”地一声,门合上。

        白孟拿着银票,想起白薇盈满笑意的眼睛,不禁勾了勾唇,从抽屉里翻出底下的账本,将这一百两记录进去。

        ——

        江氏和白启复站在门口,瞧见白薇出来,江氏连忙问,“怎么样?劝住你哥了吗?”

        白薇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江氏眼泪流下来,恨自己没有用,让儿女跟着她一起受委屈。

        “孩子他爹……”我们真的做错了吗?

        白启复愁眉不展。

        白薇道:“爹,我给她下药村里人都看着,早就担上不孝的名声。您看着办,再对奶百依百顺,让她住进咱家闹腾,我和哥不会留在这个家。作为子女,眼睁睁看着您和娘被奶欺负,太窝囊无能,宁可眼不见为净。”

        她逼着白启复做选择。虽然他不会马上转变态度,今后刘老太提出过分的要求,白启复也会掂量掂量。

        “我……”

        白薇打断白启复的话,“爹,您仔细想一想,二叔在镇上开那么多年的铺子,他十分精明,哪里能做赔钱的生意?真的赔本,还能住阔气的大宅子,家里请丫鬟伺候?白玉烟被除名,二叔一家在镇上还有根基,哪里那么容易倒?真的倒了,还有赵老爷帮扶呢!奶的心偏到胳肢窝,一向看重二叔和小姑的孩子。我在选宝大会上扬名,她立马从镇上过来,肯定是替白玉烟抱不平,怨我抢了白玉烟的荣耀。你不想咱家出人头地,只管听奶的话。”

        丢下这句话,白薇准备去工棚,一眼看见赵老爷站在院门口敲门。

        “白小姐,我找你有事商量。”赵老爷穿着大氅,径自进来,“进屋里说?”

        白薇指着后院,“工棚。”

        赵老爷眉心一跳,哪家商户见他不捧着好茶招待,生怕怠慢他?白薇居然领他去工棚!

        “赵老爷看不上,那就请便。”白薇之前有意重点与赵老爷合作,赵老爷不看重她,将她要的铺子赠给白玉烟,并且在选宝大会高捧白玉烟,早在心里打了叉,哪里还会客气招待?

        赵老爷苦笑一声,不敢摆谱,去了工棚。

        工棚干净整洁,赵老爷舒一口气,坐在条凳上,望着床榻上鼓起的小山包。

        “我弟。”

        赵老爷笑一下,给招福递一个眼色。

        招福恭恭敬敬将木盒摆在砣机上。

        白薇挑眉,“这是啥玩意?”

        赵老爷做一个请的姿势,“小玩意儿。”

        白薇打开,里面装着地契,正是她相中的那间铺子。

        “嘭”白薇合上盖子,给自己倒一杯茶,“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赵老爷伸手端茶,白薇端去缓缓饮一口,他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白小姐,你就是这样待客?”招福瞪着眼睛,一脸不爽。赵老爷肯舍下面子找她,算是抬举她,竟还敢往脸上贴金!

        白薇哂笑,“客?哪里有客?赵老爷不请自来,算是客人吗?”

        赵老爷眼下算明白过来,白薇这女人心眼小,记仇!

        选宝大会上他才知道,白薇与白玉烟不对付。在这他透露过要与白薇合作的信息,转而又拒绝将铺子盘给白薇,并将铺子赠给白玉烟,白薇怕是在心里记上他一笔了。

        “白小姐,我今日与你来谈合作,希望之前不愉快的事情,就此翻过去。”赵老爷拿出一张图稿,摆在白薇面前,“段老先生透露消息,有意与这一届魁首合作雕刻一件玉器。我提供原石和图稿,请你与段先生合作雕刻出来。”

        白薇心中冷笑一声,暗叱一句老狐狸!

        段罗春是宫廷玉雕师,专门为贵人雕刻玉器。告老还乡后,不再有作品传世。如今扬言要出山,难怪赵老爷将主意打在她头上。

        只不过她也是有脾气的人!

        “赵老爷这次打算出多少银子?”

        赵老爷神秘一笑,胸有成竹,似乎吃定白薇会答应。

        “我有一个石场,供你玉料,价钱比市面低一成。至于这间铺子,抵了手工费。”他拎着茶壶沏一杯茶,浅啜一口,漫不经心地睨向白薇,“怎么样,这一次算是诚意十足?”

        白薇沉默,赵老爷的确是很精明的人,知道她手里有银子,从她的需求入手。

        她缺的就是玉料。

        条件很诱人。

        “宝源府有三个玉矿,其中两个玉矿被安南府城温、姜两家把持,西岳国六成玉器出自这两家。余下一个玉矿在我手里,你慢慢考虑,我在府中静候佳音。”赵老爷将情势分析出来,起身告辞,“明日代我给段老先生问安。”

        这一刻,白薇明白过来,赵老爷不是单纯的要雕刻玉器。他之前捧白玉烟恐怕就是想搭上段罗春,现在向她低头示好,是一样的目的。

        赵老爷不惜斥重金也要搭上段罗春,他真的只是宫廷玉匠师?

        白薇拿着图稿,心里犯愁。她没有见过段罗春,压根不敢贸然答应赵老爷。

        她瞥一眼床铺,白离还在呼呼大睡。

        方氏病倒,这一日刘露并未过来学艺。

        第二天一早,沈遇破天荒租一辆牛车亲自送白薇去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