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贴心

第四十七章 贴心

        沈遇透过缝隙瞧见白薇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她下意识的摸着耳垂,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实则已经很不耐烦。

        白薇敷衍的时候,会有这么一个小动作。

        “好友的妹妹。”

        段云岚点了点头,“你若不为她求我,差点相信了。”

        沈遇低声道:“我比她大十一岁。”

        不合适。

        段云岚捂着嘴一边咳一边溢出笑声,“当做闺女护着?”

        沈遇薄唇抿成一线,不苟言笑的脸庞,紧紧绷着。

        段云岚许久没有这般得趣,笑得眉角眼梢泛着桃粉色。

        “小娘子很有意思,我许久没有见过这么合心意的玉器。”

        他手指轻点,元宝将盒子捧过来,打开盒盖。

        沈遇取出里面的玉蝎,钳子、脚、尾巴,布置得纵横交错,半明半隐,充满攻击,不容侵犯!

        她雕刻一只蝎子,说不意外是假的。

        这段时间相处,他知道白薇性格很要强,护短。

        没有这只蝎子带来的感觉这般强烈、直观!

        “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沈遇握着玉蝎,沉声说道:“她没有任何根基,想要公平公正太难。你在她遭遇不公平时,出手相助。不用一帮到底,让人质疑她的能力。”

        他将白薇当做妹妹,她努力地改善自己的处境,他只是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扶一把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小姑娘。

        她那天在工棚里颓丧的模样,令他有一些触动。

        段云岚出来半天,十分疲累,微微阖着眼,哂笑,“人人都说我没长心,又哪来的热心肠?”他拿回玉蝎,摆了摆手,“她雕的那个饼看着饿,你给我送来,抵了这次的人情。”

        “公子,您饿了?咱们回府,做个饼给您尝?”

        段云岚身体败坏后,胃口一直不好,他居然会说饿,元宝差点喜极而泣。

        沈遇下马车。

        段云岚细长的眼睛睁开,望着沈遇挺拔的背影,“我在这里住到明年开春再回京,你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来找我。”

        沈遇脚步一顿,挥了挥手,阔步离开。

        元宝忍不住说道:“公子,沈公子不会回京城。”

        段云岚捂着唇闷声咳嗽,余光望向车窗外,看见沈遇站在不远处等着白薇。手指摩挲着细润玉蝎,意味深长道:“世事难料。”

        元宝放下帘子。

        沈遇觉察到段云岚的打探,回头望去,马车已经驶离。

        “沈大哥。”白玉烟准备与白启禄上车,眼尖地看见沈遇,撇下白启禄,快步朝他走来,“你在这里等大姐吗?”

        “嗯。”

        沈遇的冷淡,并没有让白玉烟知难而退,她笑容娇美,“大姐今日夺魁,沈大哥不准备庆祝一番?”她看一眼天色,身子靠近沈遇,亲昵地说道:“我们还没有吃中饭,不如待会找一家酒楼庆祝?”

        “我和薇薇一起商量,改天宴请亲朋庆祝。”沈遇丢下这句话,大步离开。

        白玉烟见沈遇避她如蛇蝎,为了躲避她,连白薇都不等了。

        脸色阴沉下来,心里不甘,又实在拿他没辙。

        她追沈遇两年,都没能捂热他的心,白薇和沈遇才认识多久?

        打心底不相信沈遇对白薇有感情。

        白玉烟心中怨恨,白薇这贱人就是她的克星!

        抢走她的男人,又抢走她的荣耀!

        ——

        白薇应付着玉石商贾,他们若是有意合作,去镇上谢氏玉器铺子找谢玉琢。

        参加玉石大会,吃得太早,天儿又冷,肚子早就饿了。

        突破包围圈,白薇寻思着带谢玉琢吃顿好的。

        这笔银子,她得分方氏一半。

        剩下三千两,不打算分给谢玉琢,将他的玉器铺子装修一下,再买一批玉石,雕刻玉器摆放在铺子里,装点门面。她既然已经入伙,不好再自己单干,得好好经营起来。不能再卖仿古玉,一些低端的劣质玉器。

        “我们吃完饭再回去,顺便谈一谈铺子咋经营。”

        白薇对铺子上心,谢玉琢很高兴。

        他压住胃,愁苦着脸,“随便找一家酒楼,我都快饿死了!”

        白薇抬眼看向四周,瞧见斜对面有一家酒楼,拉着谢玉琢过去。

        谢玉琢突然变脸,嗖地往前冲去。

        白玉烟走向街边停靠的马车。

        谢玉琢拉住她的袖子,质问道:“荷塘童趣的图稿,是你偷走的吧?”

        他思来想去,铺子里没有留图稿,不可能给人偷看去。

        白薇手里握着图稿,白玉烟和白薇是亲戚,极有可能是她剽窃!

        幸好白薇临时换了作品,不然今天他们被扣上抄袭,准得名声扫地!

        白玉烟脸色难看,推开谢玉琢,不快道:“你别胡说八道!我啥时候偷了你们的图稿?”看见白薇走过来,心思急转,谢玉琢来质问,难不成白薇之前也打算雕刻荷塘童趣?这样一想,白玉烟抚平谢玉琢抓皱的袖子,“荷塘童趣是沈大哥给我的,有问题吗?”

        “沈遇?”谢玉琢愣住了。

        白玉烟脸颊泛红,带着小女儿家的娇态,“我和沈大哥交好,这次参赛对我很重要,没有一点头绪,他给我这副图稿。”

        谢玉琢死死盯着白玉烟,见她表情不像作假,担忧地看向白薇。

        白薇皱眉,沈遇见过荷塘童趣的图稿。

        “大姐,你别误会沈大哥。我和他有几年的交情,就像你和谢玉琢之间的关系。”白玉烟笑容娇俏,没有会场里的咄咄逼人,慌乱、恐惧,十分端庄从容,打抱不平道:“沈大哥没有带你去镖行吗?他的弟兄还不知道你和沈大哥成亲。大姐,我真替你委屈,他没把你当妻子。”

        “你误会他了。阿遇休沐在家养伤,这几个月未去镖行,没有机会和他们说。”白薇之前看见白玉烟和沈遇在一起,没往心里去。现在听白玉烟的话,就知道她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在这挑拨离间呢!沈遇真的对白玉烟有点啥想法,哪会和她做假夫妻?“都是亲戚,他帮你也是应该的。只可惜二妹伤着手,不然能靠着荷塘童趣拿到第二呢!”

        言外之意,沈遇拿荷塘童趣给她,也不过是第二名!

        说不定她不用荷塘童趣,还能夺魁!

        而如今她作弊,别说第二,还被除名。

        这一刀子朝白玉烟的心窝子捅下去,又深又狠!

        白玉烟气得要吐血,僵硬地改了口,“沈大哥当然是先向着大姐。”

        “二妹今后也会找到一个向着你的人。”白薇提起沈遇眼底含着一泓春水,柔和了清冷地眉眼,嗓音也软了几分,“妹婿可别像阿遇一样,锯了嘴的葫芦,半天没有一句话,也就胜在贴心。”

        白玉烟看着白薇嘴上嫌弃,又难掩甜蜜,气得脸色隐隐发青。

        好半天,挤出一句,“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做不得主。”不等白薇再说扎心戳肺的话,连忙说道:“我爹在马车上等,先告辞了!”

        白薇哼了一声,谁还不会装了?

        从来没有捏着嗓子说过话,激得自己手臂上起一层鸡皮疙瘩。

        白薇搓着手臂,望着白玉烟匆匆离开的背影,皱紧了眉头。白玉烟不是穿越的,不然知道她手里也有荷塘童趣,一定会惊讶。可白玉烟不但没有异样,还顺势推到沈遇头上让她误会。

        至于白玉烟从哪里弄来的这副图稿,白薇没有头绪,不相信是沈遇将图稿给白玉烟。

        谢玉琢嘴角抽了抽,牙都要给白薇酸倒了。

        又担心白薇真的误会。

        “你别信白玉烟的话,沈遇不是朝三暮四的人。”谢玉琢抓耳挠腮,绞尽脑汁替沈遇说好话,“他把图给白玉烟,说不定就是做细作,好让白玉烟输给你。”

        白薇翻一个白眼,谢玉琢不是二,他是真傻!

        “走了,去吃饭再说!”

        白薇往前走一步,脚步一顿,愣愣地看向前方。

        沈遇站在酒楼门口,朝她招手。

        白薇和谢玉琢快步过去。

        沈遇在酒楼点四道菜,两荤一素一汤。已经摆上桌,冒着腾腾热气。

        两人饿极了,风卷云残,将碗碟清扫干净。

        谢玉琢摸着吃撑的肚子,“薇妹说的没错,你挺贴心的,就是人闷了一点儿。”他说着来劲,凑到沈遇面前,幸灾乐祸,“她可嫌弃你了,对你很看不上眼,还劝白玉烟别找你这样的男人做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