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下套

第四十章 下套

        “走水了!走水了!刘二家走水了!”

        乡邻的声音嘈杂响起。

        白薇从睡梦中惊醒,听到外头的动静,连忙掀开被子下床。

        点燃蜡烛,这才发现沈遇不在。

        她穿上衣裳,沈遇推门进来。

        白薇问:“你去刘二家了?好端端的,咋走水了?”

        沈遇关上门,倒一碗水喝下去,缓缓说道:“冯氏死了,刘娟逃了。”

        白薇怔愣住,骤然回神,“刘娟杀了冯氏?”

        怎么可能?

        刘娟告诉冯氏,是她采摘的水毒芹,毒死了刘琦。两人起纷争,失手杀了冯氏?

        白薇否决,冯氏并不善待刘娟,将刘娟当做物品去换钱。刘琦就是冯氏的命根子,知道是刘娟间接害死刘琦,不得要了刘娟的命?刘娟捂住还来不及,咋会告诉冯氏?

        沈遇‘嗯’一声,“刘燕去过一趟刘二家。”

        “刘燕说的?”

        白薇想不通,刘燕和刘娟是堂姐妹,两人又没有利益之争,没理由害刘娟。

        “刘燕私底下与顾时安有过几次来往,她的家境并不好,这段时间家里的条件改善许多。”沈遇提点白薇,“你找上里正散布消息之后,刘燕与顾时安有的交集。”

        白薇明白过来,刘燕目击顾时安推她摔井里,捏着这个把柄找上顾时安,之后两人狼狈为奸?

        乔县令包庇顾时安,冯氏不肯罢休,刘燕怕这棵摇钱树倒了,将这件事告诉冯氏,劝冯氏收手吗?

        顾时安惯会借刀杀人,刘燕爱财。白薇怀疑,顾时安用银子借刘燕的手对付她。

        或许刘娟这件事,少不了刘燕在其中推波助澜。

        否则刘娟采水毒芹给刘露这般隐秘的事情,刘燕从哪里知道的?

        除非本来就是刘燕的主意。

        白薇目光冷冽,拿她赚银子,哪有这样的好事?

        “你知道刘娟逃哪儿去了?”

        “该是逃去镇上,明天我让人去找她的下落。”

        顾时安与白家有仇,沈遇如今多少与白家有点关系,一直盯着顾家的动静,这才发现他和刘燕有来往。

        顾时安被抓,刘燕会沉不住气。沈遇便暗中盯着,如他所料,果然出事了。

        “麻烦你了。”白薇心中懊恼,她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消息不灵通,是因为不太了解对手,并且没有得用的人,容易处于劣势。

        如今知道自己的短板,白薇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你的消息灵通,能帮我弄来一份白启禄这一家主要来往的人员名单吗?”白玉烟对她有一种敌意,选宝大会两人会对上,白薇得提前做好准备,别再处于被动。

        “好。”沈遇应下。

        白薇松一口气,重新躺下,不再去刘二家。

        ——

        翌日。

        白薇去刘二家。

        屋子烧成一片废墟。

        乡邻站在院门前,唏嘘不已。

        “冯氏昨儿还在为刘琦讨公道,今儿就死了,真是想不到。”

        “衙差一早与仵作来了,说冯氏是自焚。她大抵知道没法给刘琦讨一个公道,舍不下刘琦,就下去陪刘琦!刘娟没有在屋子里,也算命大逃过一劫。”

        白薇忍不住提出疑问,“刘娟躲过一劫,动静这般大,也该回来了。”

        乡邻愣住了。

        白薇叹息一声,“我是冯氏的话,连死都不怕了,还有啥可怕的?就算豁出命去,也得给儿子讨一个公道。”顿了顿,又说,“天干物燥,不小心走水的吧?”

        白薇这看似不经意的话,却暗藏深意。

        果然,乡邻一听,不由得深想。

        顾时安毒死刘琦,被乔县令包庇。冯氏扬言去府城状告顾时安和乔县令,他们该不会是怕事情闹大,没法收场,所以半夜里杀人灭口。惊动了刘娟,刘娟去逃命了?

        这也就能说通,刘娟亲娘烧死了,她为啥没有出现!

        乡邻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蹿上头顶。

        白薇看着乡邻讳莫如深的模样,嘴角勾了勾,仵作断定冯氏自焚,是想要快速结案,否则冯氏的案子闹大,又会牵连顾时安。

        从人群里离开,白薇准备去镇上。

        刘露在不远处等着白薇,瞧见她过来,连忙说道:“薇薇姐,你那道炸豆腐丸子很好吃,能教教我吗?你如果不打算卖吃的,我买你这个方子咋样?”

        “你想学这个去卖?”白薇见刘露不好意思的挠一挠头,不禁笑道:“你只学这一道菜去卖,生意做不起来,得多会几道拿手菜。你一个姑娘家去干这个太辛苦,只是想挣钱的话,不如跟着我学治玉?”

        刘露惊喜地说道:“薇薇姐,我能成吗?”

        一块小石头,能挣许多银子,她和白薇一样会治玉,能够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白薇语气里带着鼓励,“只要肯下苦功夫去钻研,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刘露忙不迭答应,立即回家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方氏。

        白薇想着刘露提起炸豆腐丸子,不由得望着刘燕家的方向,她的亲事已经订下来,夫家在镇上开一家豆腐作坊。

        想到这里,白薇回家一趟,将多余的豆腐丸子装在竹篮里,又写下一张炸豆腐丸子的方子,吹干墨汁塞进袖中。

        直接去镇上谢氏玉器铺子。

        谢玉琢告诉白薇,沈遇留下话,她要找的人,住在红坊街三十七号。

        白薇马不停蹄去红坊街,这一带青楼聚集,龙蛇混杂。

        远远地瞧见刘娟用布巾包着头,蒙着脸,露出一双眼睛,遮遮掩掩地朝她走来。

        她眸光一闪,去往曹家豆腐作坊。

        刘娟看见白薇,眼里露出汹涌的恨意,如果不是这个贱人,她的弟弟不会死,她也不会杀了她娘,提心吊胆,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这个世上,她最恨的就是白薇和刘燕!

        她看着白薇一个人,想也不想跟上去,七拐八弯,看见白薇站在卖豆腐的铺子前。

        “老板娘,一板豆腐多少银钱?”白薇指着水嫩的白豆腐问道:“我若多买,能少吗?”

        “姑娘,这是小本生意咧,少不了几个钱。”曹柳氏瞧着白薇穿得整齐,头上戴着一根银簪子,笑着说道:“我在镇上卖几十年豆腐,谁不知道我家豆腐点的好?你买过一回就知道!”

        白薇看一眼就知道曹家豆腐点的的确好,“我和刘燕是同村的,她让我上你家买豆腐,说你家豆腐点的好。你就看在新媳妇的份上,给我便宜一些。我想做炸豆腐丸子卖,今后每天都要买豆腐。”

        怕曹柳氏不信,她揭开盖在篮子上的布,拿出一粒炸豆腐丸子给她尝。

        “你看看,我这生意能做成吗?”

        曹柳氏瞧了,接过来尝一口,眼睛顿时亮了。“姑娘,你这手艺好,不知这方子能卖吗?”得了这个方子,她家生意会更红火!

        白薇笑道:“这是祖传的方子,不卖的。”

        曹柳氏很心动,白薇话说到这个份上,是没戏了。

        她嘴一撇,“一板豆腐十五块,三十五文钱,我卖你三十文钱。”

        白薇抿紧唇,一板豆腐本来就是三十文钱。

        她装作不知道,买两板豆腐,给了六十文钱,提着豆腐离开。

        刘娟看见白薇袖子里掉出一张折叠好的宣纸,快步过去捡起来,展开一看,零星认识几个字,大致猜出这是炸豆腐丸子的方子。

        她紧紧握在手里,准备追上白薇,撞上一个男人。

        男人身高七尺,穿着细棉布直缀,五官端正,挑着一担豆腐。

        他撂下担子,连忙搀扶着刘娟起来,满脸歉意,“姑娘,可有撞伤你?”

        “没有撞伤我。”刘娟看着男子神情关切,他的手掌有力的托扶住她,脸颊微微一热,“对不起,我没有注意看路。”

        “你不用道歉,是我避让行人撞上你。”男人不放心,叮嘱一句,“我家就是前面的曹氏豆腐坊,你若伤着了,可以来找我。”

        刘娟羞涩地点头。

        男人挑着一担豆腐离开。

        她望着男人挺拔宽阔的背影,摸着被他碰触后滚烫的手臂,心思活络起来。

        刘燕那种恶毒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这么好的男人?

        刘娟紧了紧掌心的纸条,他家是做豆腐的,她捡到炸丸子的方子,这是老天爷给她安排好的姻缘!

        她抢走刘燕的未婚夫,拿着白薇的豆腐丸子秘方,抢先一步将炸豆腐丸子的生意做得红火起来。只要一想她们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就一阵痛快!

        白薇站在角落里,看着刘娟盯着曹兴业的背影出神,嘴角不由得上扬。

        她缺人手,收下刘露做徒弟,刘露若是能学会治玉,总比炸豆腐丸子强。

        而炸豆腐丸子她打算教给江氏,让她摆个小摊卖炸豆腐丸子,再加几道拿手的点心,正好可以让白离帮忙。他学业不精,跟着江氏将铺子经营好,今后能继承这个铺子养活自己,白老爹和江氏也安心。

        白薇脚步轻快地去谢氏玉器铺子,将买来的豆腐交给伙计,招呼谢玉琢去工棚,商量雕刻一件什么样的作品去参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