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冯氏之死

第三十九章 冯氏之死

        沈遇在路口等白薇。

        白薇和刘露在岔路口道别,抬眼看见沈遇站在不远处等她。

        他身姿挺拔,目光如炬,神情冷峻。

        “你太冒进。”

        白薇正准备道谢,被沈遇一句话堵回来。

        “我若不这么做,刘露没法脱身。”

        刘露证明水毒芹是刘娟给的,但是刘娟一句认错了便能摘清。毕竟饺子是刘露做的,这饺子是直接致刘琦死亡的原因。

        白薇懂沈遇的意思,乔县令看重顾时安,若是包庇顾时安,不能一击毙命,就是树立强敌。

        “我和他早就不死不休了。”

        她愿意不计较,顾时安未必愿意罢休。

        沈遇见她心里亮堂,转身往白家走。走了两步,终究忍不住告诫她两句。

        “你想要击垮对手,首要分化对手的势力。顾时安得乔县令看重,你要对付他,该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们站在对立面。再发生今日的事情,顾时安必死无疑。”

        白薇惊诧的看向沈遇,还以为他是要训斥她。

        沈遇低声说道:“你找里正散布消息找银簪,当事人都知道你的用意,顾时安会有防备。即便你找到人证,拿不出证据,乔县令要保他,你又能如何?”

        白薇有几分聪明,没有经历过这些勾心斗角,到底是嫩了一点,思虑不够周全。

        她知道这一步的确走错了,可看着沈遇一副长辈教诲晚辈的模样,忍不住争辩一句,“他的名声臭了,乔县令是个好官,就不该庇护他。”

        沈遇忽而笑了,“是人就会有私心,乔县令若是好官,便不会相中顾时安这个女婿。”

        那时候顾时安是白薇的未婚夫,中举后忘恩负义,解除婚约。

        无论在事在人,顾时安都不是合适的人选。

        既然将赌注压在顾时安身上,乔县令一定不允许顾时安出事。

        白薇蔫了。

        沈遇伸手想摸一摸她的脑袋,顾及两人之间的关系,默默地将手收回。

        “你咋懂这么多?以后我遇见这些事情,可以找你商量吗?”白薇真心觉得沈遇心思细腻,思维缜密。虽然实际上两人年纪差不多,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代,她还没有完全融入适应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能向他学习很多经验。

        沈遇忍不住弹她脑门,“你好好治玉。”

        白薇吃痛,捂住脑门瞪着沈遇,“你受伤之后,除了给谢玉琢押镖,其余时候挺清闲的,不用回镖行吗?”

        “镖行给我放三个月假。”

        白薇眼睛一亮,“我参加选宝大会,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需要治玉呢!你有空的话,造房子的事情交给你?”又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他,补充一句,“你娶媳妇之前,都可以住在我家。”

        沈遇原本要同意,闻言,提出一个要求,“我在家的时候,你有空得下厨。”

        她做的菜很合口味。

        白薇爽快答应。

        回家之后,白薇担心白离坏事,叮嘱江氏短时间不要放白离出来。

        她有求沈遇帮忙,准备下厨加一道菜。

        正好厨房有不少水豆腐,白薇炸豆腐丸子,一碗摆在桌上,一碗端去送给刘露。

        刘露眼睛通红,瞧见白薇,偷偷抹眼泪。

        白薇心中有数,怕是方大娘骂了她。

        方大娘眼中含泪,愧疚地说道:“丫头,对不住你,差点就害了你!”

        “这事和刘露无关,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娘您别再提。”白薇将豆腐丸子递给刘露,“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方大娘连忙送白薇出门。

        刘露瞧着豆腐丸子炸得金黄酥香,偷拿一个塞嘴里,外焦里嫩,味道鲜美。

        她舔了舔手指,打算明天找白薇,问她拜师学这道菜。

        白薇不知道刘露的心思,回家的路上,撞见里正和冯氏、刘娟等人。

        全都一脸愤怒之色,又很无奈。

        白薇问道:“事情进展如何?”

        白云福苦笑,“乔县令看了状纸和证据,审问一番,顾时安不肯认罪。乔县令请仵作验尸,刘琦是中毒,说的是饮酒过度中毒而亡,根本就不是吃水毒芹的饺子。饺子里包的是荠菜和水芹,打算拿一个饺子给狗试吃,饺子却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证据被销毁,刘琦被扣押,冯氏要不回,撒泼打滚,乔县令便要将她抓起来,明摆着是维护顾时安。

        他们无处去伸冤,只得先回来。

        冯氏脸色苍白,哭红了眼睛,嗓音沙哑,含恨道:“就算告到知府大人跟前,我也要给琦儿讨一个公道!”

        乡邻纷纷劝冯氏,民不与官斗,别将自己给搭进去。

        白薇意识到沈遇那句‘人都是有私心’的话,并不只是指乔县令,还有指乡邻。他们不会为了给刘琦伸张正义,去得罪权贵,反而劝受害者息事宁人。

        顾时安无罪释放是必然的。

        可好在刘露脱身了,乔县令只想遮掩这件事,不会再让人去查。

        刘琦死了,冯氏没有指望,她活着就是要替刘琦讨公道!

        “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痛,死的又不是你们的儿子!”

        冯氏推开乡邻,回到家里,看着空空荡荡的土炕,柜子上摆着两个空酒坛,还有一碗炒好的黄豆。炕头搁着针线篮子,装着给刘琦做了一半的衣裳,眼泪哗哗落下来。

        刘娟别开头,不敢去看冯氏伤心绝望的模样。

        这个时候,刘燕进来,递一块帕子给冯氏,“婶娘,这件事真的是冤枉顾举人,我瞧见刘娟摘水毒芹包饺子,打算毒死白薇,阴差阳错,毒死了二弟。”

        冯氏猛地看向刘燕,刘燕被冯氏盯得心里发怵,“你……你不信,可以问刘娟。”

        刘娟脸色惨白。

        冯氏不信的,瞧着刘娟眼神慌乱,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的女儿杀死了儿子!

        冯氏觉得天都塌了,两眼发黑,几乎承受不住打击。

        “娘!”刘娟连忙扶住快倒下的冯氏,泪流满面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是白薇……一定是白薇害死二弟……”

        “贱人,你看我全都紧着琦儿,巴不得毒死他了,我就会看重你!你这赔钱货,咋就这么恶毒?!把你生下来就该溺死你,就不会害了我的琦儿!琦儿……你把琦儿还给我!把他还给我啊!”

        冯氏嘶声力竭的哭喊,双手紧紧掐着刘娟的脖子。

        刘娟被掐着翻白眼,脸色涨紫。

        刘燕见要出人命,悄悄溜走。

        “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娘,是白薇……”

        冯氏被刺激的疯了,满脸恨意,“你给我去死!害死琦儿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刘娟被压在炕上,快要断过气去,死亡的恐惧袭来,激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她拼命的挣扎,双手乱挥,抓到针线篮子里的一把剪刀,朝冯氏肚子上刺进去。

        冯氏腹部血流如注,痛苦地倒在刘娟身边。

        刘娟呆住了。

        “救……救命……”冯氏伸手抓住刘娟。

        刘娟回过神来,吓得扔掉手里的剪刀,眼睛里布满惶恐。

        她连滚带爬地下炕,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想去喊刘郎中,跑到门口,她突然停下来。摸着剧痛的脖子,想着往日冯氏磋磨她,甚至为了刘琦要她的命!

        冯氏活过来,不会放过她的!

        不,她不想死!

        刘娟紧紧握着拳头,心里有了决定,“娘,你别怪我,我也是被你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