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证据确凿

第三十八章 证据确凿

        他在白家住了十年,白家的一景一物,他都十分熟悉。

        之前心思没有放在上面,一时没有瞧出端倪!

        “每家每户的盆碗,底部都会凿有一家之主的名字。”顾时安捏住了证据,乱了的思绪镇定下来,重新恢复冷静,思维又变得缜密,“这个盆底凿了一个‘复’字。”

        村里办喜事,挨家挨户借桌凳盆碗,都会打上记号,以免弄错。

        白云福把饺子倒出来,盆地果真有一个‘复’。

        “里正,你大可去问,这之前刘琦有没有去过白家。”顾时安有底气,越来越从容。

        从这个盆,联系上刘琦之前的话,他推算出这盆饺子,或许就是刘琦在白家顺手牵羊。

        白云福看向乡邻。

        乡邻啥也没有看见。

        白薇嘴角噙着笑,并不急于辩解。

        顾时安心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白薇笑盈盈地说道:“顾时安,你家里有不少我家的东西吧?”

        顾时安愣住,恍然记起,他之前为避免闲言碎语,从白家搬出来。他家早被亲戚搬空,白启复伤着手,日子艰难,没有闲钱给他置办家具,大多用具是从白家搬过来。

        其中也有碗盆。

        顺着白薇的视线望去,他桌子上的茶壶正是白家拿来的。

        白薇道:“真的要搜,在你家也能搜出几个有我爹名字的碗盆。”

        顾时安脸色铁青,“白薇,你胡搅蛮缠!”

        “我说的大实话,哪句是瞎说的?”白薇往前走一步,站在顾时安面前,气势逼人道:“我爹在镇上卖草鞋,我和沈遇与工匠在商量造房子的事情,我娘在地里干活,白离一直锁在屋子里。一个人都不在家里,谁拿饺子给刘琦?”

        白薇步步紧逼,顾时安毫无招架之力。

        “白离被锁,难道就不能支配刘琦?刘琦在你家四周泼了桐油,让人去查看便能确定他究竟有没有去过!”

        白薇面色一变,她和沈遇回来的时候,白离说刘露送饺子过来,放在厨房里,他肚子饿了,要吃饺子。

        她去厨房没有见到饺子,白离这才吐露刘琦来过。

        这饺子必定是被刘琦偷走。

        她准备去找刘琦,沈遇闻到桐油气味,他发现家里被人泼了桐油。

        而这个时候,刘露也来找白薇,说她听到消息,刘琦在顾时安家吃饺子中毒死了,被里正撞破,顾时安狡辩饺子是从白家拿去的,里正派人来白家。

        刘琦和顾时安因为玉观音有过节,刘琦前脚在白家泼桐油,后脚去顾时安那儿,白薇不得不怀疑,顾时安和刘琦联手谋害白家。

        正好顾时安将刘琦中毒死亡的矛头指向白薇,她就将这口锅扣实在顾时安头上。

        “你这般肯定刘琦在我家泼桐油,难道你和刘琦是一伙的?还是说……”白薇目光森冷,“你指使刘琦纵火烧我家房子?”

        顾时安道:“白薇,你别顾左右而言他。我就问你,敢不敢让人去查。”

        白薇抿紧唇角。

        顾时安见状,愈发开怀,“里正,你让人去查看。”

        刘露焦急不已,她为了将竹篮拿回去,才将饺子拿去厨房,装在白家的盆里。

        顾时安拿来说事,虽然被白薇避过去。

        里正派人去查,发现白家的确被人泼了桐油。

        这装饺子的盆,就会成为铁证!

        “薇薇姐……”

        刘露急得要哭了。

        这时,乡邻回来告诉里正,白家被泼了桐油。

        顾时安忍不住笑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白云福失望的看向白薇,“我说过,他们一家离开石屏村,妨碍不到你们一家。何必呢?”

        “里正,我要害刘琦,不会拿自家的碗给他,白白留下证据。”白薇背脊直挺,十分坦然,“顾时安,刘琦去过我家,并不能说明什么。也可以是你指使刘琦纵火烧我家屋子,之后他找你来邀功,你端出这盆饺子给他吃,毒死刘琦再嫁祸给我。说不定你还想将刘琦的尸体放在我家,再一把火烧了,等到时候大火扑灭,可以说成是刘琦要烧死我们一家,火势太大,没能逃出去,和我们一起被烧死。只可惜,你还没有实施完后面的计划,就被里正撞破。”

        白薇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真的亲眼瞧见。

        这一盆脏水兜头泼下来,顾时安暴怒,额头青筋鼓动!

        “白薇,纵使你伶牙俐齿,也得拿出证据!”顾时安攥紧拳头,眼中布满戾气,“我做饺子毒死刘琦,栽赃给白家,家里该有残留的水毒芹!按照你说的,里正来的时候,刘琦刚死,我应该来不及去处理!”

        白云福觉得有道理,让人去搜,对两个人说道:“你俩都有嫌疑的话,就将你们绑去送官,由县令爷审案。”

        刘露心中焦灼,频频看向白薇。

        白薇目光冰冷地射向刘娟。

        刘娟瞳孔紧缩。

        刘露和白薇在一起,显然是知道了。

        不等她多想,乡邻在厨房潲水桶搜出水毒芹,还有一些饺子和馅饼。

        顾时安懵了!

        “是你!真的是你这畜生害死我弟弟!你咋这么心狠!他和你有多大的仇怨,要赔上一条命!”刘娟冲上来,挠花顾时安的脸,愤怒道:“我昨天看见你采水毒芹,没往心里去,哪知道你是用来害我弟弟!”

        刘娟牙齿打颤,浑身忍不住抖动。

        白薇明知她才是凶手,却冤枉顾时安,没有揭露她。

        刘娟很害怕,冯氏知道真相会要她的命!她只能顺从白薇的意思,诬赖顾时安!

        借刀杀人,栽赃陷害是顾时安惯用的伎俩,和白薇退亲之后,他接二连三的被陷害,憋屈的要命!

        在他家找出水毒芹,加上刘娟的指控,顾时安坐实杀害刘琦的罪名!

        相比起顾时安,刘娟更恨白薇,不可能替她说话。

        白云福厉声说道:“把他绑起来,押去送官!”

        “我是举人,谁敢绑我?”

        两个壮汉把他摁倒在地,用麻绳捆绑起来。

        顾时安目眦欲裂,张开嘴,还没有说话,就被人拿着桌上的抹布堵住他的嘴。

        白云福万万没想到顾时安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也不禁庆幸,他来得及时撞破顾时安,没能让他陷害白家。

        他完全信了白薇瞎编捏造的话。

        “冯氏,我会写状纸,将证据一并送去县衙,县令会给你一个公道。请你节哀顺变!”

        冯氏快要哭晕过去,在乡邻的搀扶下,一起去县衙。

        顾时安憎恨地瞪着白薇,凶狠地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白薇挥了挥手,见顾时安面容扭曲,气得要吐血,不禁勾唇。

        她虽然污蔑顾时安,但如果里正没有恰巧碰见。顾时安未必不会将刘琦扔进她家,再点一把火烧了他们。

        比起刘娟,顾时安的威胁更大,所以知道刘琦死在顾时安家里,她就打算利用这件事扳倒顾时安。

        问刘露要来剩下的水毒芹、饺子和馅饼,沈遇会武功,让他潜进顾时安家里,把东西放在顾时安厨房里。

        她打算留作底牌,没有想到顾时安自己搜厨房!

        “薇薇姐,刘娟如果说实话,县太爷放了顾举人,他会报复你。”刘露知道顾时安和白薇不死不休,忍不住担忧。

        “不用担心,她不敢说出来。”白薇盯着刘娟的背影,眼底闪过厉色。

        这个女人太过恶毒,恨她无可厚非,为了毒死她,伤害无辜的人,死有余辜!

        她不禁庆幸,刘琦和刘娟都心怀鬼胎,因此遭了报应!

        没有刘琦的阴差阳错,他们一家和刘露一家都会被毒死。

        刘燕远远地看着顾时安被绑走,几乎咬断一口牙。

        怎么也想不到刘娟办事不利,没有毒死白薇,反倒毒死刘琦,连累她的摇钱树!

        “没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