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家巧手妇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有孕

第十二章 有孕

        白孟被冯氏一闹,冷了心肠。他弄坏的玉镯,哪能让冯氏抢了白薇的银子?

        他立即去追回。

        “哥,你别和她搅合,我去!”白薇拉住白孟的手,抄起门口的竹扫帚冲上去。

        她打算送白孟念书,不会让冯氏毁了白孟名声,他不能插手!

        白薇生性好强,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最好,努力让自己变得很优秀,引来父母的关注。同样独占欲强,她的东西若不是她点头,别人休想从她这儿拿走!

        前世不管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得到父母的注目,或许是父母亲缘寡淡。好在老爷子和师傅给的关爱,让白薇充满正能量,并没有变得孤僻阴郁。

        她注重亲情,渴望亲情,并且十分护短。

        白父白母和大哥对她的好,她全都看在眼里,从心底接纳他们。

        冯氏欺负到头上,并且将她好不容易挣来的银子抢走,白薇彻底怒了!

        “薇薇!”江氏拦着白薇,不许她去追冯氏,“咱家理亏,银子她拿去就拿去,剩下的凑齐给她。她去镖行闹,让阿遇丢脸,你们夫妻会有隔阂。”

        江氏敢说这句话,是惦记着顾时安欠着的五十两。

        冯氏刁钻泼辣,见钱眼开,蛮不讲理。

        为了银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江氏最怕马氏和冯氏俩妯娌。

        “薇薇……”

        白薇看着江氏浮着水雾的眼睛,布满哀求。她深吸一口气,慢慢松开握紧扫帚的手指,让江氏将扫帚拿开。

        江氏提着的心落回肚子里。

        白薇叹息,江氏太胆小怕事。这样越遭人欺负,只要拳头硬,别人就不敢轻易招惹。

        她的玛瑙雕件能值几十两,刘娟这个玉镯子的价值在一百两左右。

        冯氏却敢拿这碎了的玉镯子来她家要银子,可见并不是定亲信物。

        随便出手给刘娟的东西,这般值钱,对方的家世肯定很富裕。刘娟能跟这样的人好,依冯氏的性格,早就宣扬刘娟要做少奶奶,踩白家几脚。

        她不但没有这么做,压根不知道这镯子这般值钱。

        或者冯氏不相信对方会给刘娟值钱的玩意。

        白薇嘴角一勾,溢出冷笑。

        几乎猜出刘娟不是给人养在外头,就是给人做小。

        “大哥,刘娟还没有和你退亲,就跟其他男人好上,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为她伤心难过。你也看见了,冯氏抢走的三十两银子,是我在镇上跟谢玉琢学雕件卖掉得来的银子。我会挣钱供你继续念书,再给你娶个心地善良的媳妇。”

        白薇从这件事中看出刘娟不如白离说的那般好,真算起来,也该是刘家理亏,还没有退亲就和别人好上。冯氏气焰嚣张,不过是觉得白家好欺负。

        转念一想,刘娟不嫁进白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白孟忠厚老实,人虽然闷,却知道疼人,他适合更好的女人!

        她眉眼一弯,拉着白孟的袖子,“哥,你念书不比顾时安差,咱家自己出个举人,你说好不好?”

        白孟看着白薇清亮含笑的眼睛,神色认真坚定,是对他全心的信赖。各种滋味汇聚在心尖,最后化成一股酸涩,胸口胀得他难受。

        一直被他护着的小妹,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

        “好。”白孟沉声道,又问她,“你跟着谢玉琢学玉雕?”

        白薇点头,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之前有跟爹学石雕,有这个底子在,学玉雕上手很快。谢玉琢说我很有天赋,比他都厉害!”

        白孟不由得被她给逗笑,嘴角微微牵动,“大哥知道小妹从小很聪明。”

        这话听着就很敷衍。

        白薇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凝重的气氛顿时一松。

        白父在一旁看着,没有作声,若有所思。

        江氏震惊不已,“薇薇,你真的一天就学会了?那东西一个能挣几十两?”感觉做梦似的。

        “钱多钱少,得看手艺。”白薇握着江氏无措到不知怎么摆放的手,安慰道:“娘,你放心,谢玉琢和大哥也是好友,不会骗我的!”

        江氏看向白孟,见白孟点头,这才稍稍安心。

        白薇给家里交了底,从剩下的五两银子分出三两给江氏。

        朝白离的位置看去,早不见人影。

        白薇皱眉,没有放在心上,去镇上打算将镯子给雕刻出耳环和玉坠,再将东西卖出去。

        以她的工艺和翡翠成色,七十两不过是保守估计。

        冯氏以为占了便宜,殊不知吃了个大亏!

        ——

        冯氏喜滋滋地回家,来来回回数三遍,足足三十两银子!

        之前她还打算去当铺,当个十几二十两。

        这一下多得几十两。

        摔得好,真是摔得好!

        “娘,白家咋说?”刘娟进她娘的房间,心里惦记着玉镯子。

        冯氏热情地拉着刘娟坐在炕上,白花花的银子捧到刘娟面前,“这是娘从白家要来的银子,这只是一半,还剩下一半,等顾举人将银子送去,娘再上门去要!”见刘娟一脸不高兴,她拉着脸道:“那破镯子有啥好的?能买肉吃,还是能造房子?你喜欢这玩意,找赵老爷再要一个呗。咱家穷,你弟来年得娶媳妇,家里这破房子,谁看得上?”

        刘娟看着自家的房子,土墙上裂开缝,屋顶透着星光。

        “赵老爷说接我去镇上,给你们一笔银子,足够咱家造新房子。”

        她模样清秀,长相并不出挑,胜在一身皮肤雪白。胸前鼓鼓囊囊,十分有料,屁股又圆又翘。

        赵老爷就是看中刘娟这勾人的身段,让刘娟入赵老爷的眼,冯氏费了不少功夫。

        赵家在清水镇是有头有脸的人,想进赵府的女人多得是。刘娟爬上赵老爷的床,不过玩一玩而已,腻味了再给银子打发了。

        牵线的人一早说清楚,冯氏心里有数,她动了手段,让刘娟肚子里有货。

        赵老爷正对刘娟新鲜着,听她怀了孩子,打算置办一间小院子养在外边。

        冯氏当然不答应,她可是奔着让刘娟做妾去的!

        正好顾时安中举,冯氏心思活络,打算让刘娟嫁给白孟。

        说不定白孟借着顾时安的势翻身了呢?

        总比没名没分跟着赵老爷强。

        结果顾时安和白薇退亲。

        冯氏冷哼一声,“白家就不是个东西,有银子也拖着不娶你!幸好他不娶,你才能进赵府去享福!”

        刘娟听冯氏这么一说,心里不痛快,她一直以为白家没有银子娶她!

        之前找白孟娶她,是为了她另嫁搭桥,再退亲白家也没话说。

        可白家明明有银子,她都那样求了,白孟没有给她个准话!

        冯氏见刘娟对白孟生怨,把银子收起来,笑眯眯地说道:“娟儿啊,你想吃啥跟娘说,好好顾着肚子里这一个,给赵老爷生个大胖小子,将来的日子不用愁!”

        “那玉镯子咋和赵老爷交代?”刘娟摸着空荡荡的手腕,她有点眼力见,知道是个好玉镯。

        赵老爷说她这一身白嫩的皮肤,就该用好玉来点缀。

        “事情咋样,你就咋和赵老爷说。”冯氏斜睨了刘娟一眼,“让他赶紧将你接去镇上,肚子遮不住了,咱们在村里就别想做人了!”

        刘娟咬着唇,点了点头。

        虽然对不住白孟,可谁让白孟不能给她过好日子?

        她不想再过苦日子,苦日子她过够了!

        ——

        白离见冯氏闹上门,白孟摔碎刘娟的玉镯子,要赔六十两,不然将白孟送官。

        他立即跑来找顾时安,带着哭腔道:“时安哥,大嫂和大哥退亲,大哥摔坏大嫂的玉镯子,得赔六十两银子。你帮帮我们,上门去劝一劝冯氏。”

        顾时安手被白薇打断,一直闭门不出,在家中养伤。

        白离上门,他十分诧异。

        “阿离,别着急,有话慢慢说。”顾时安放下书卷,给白离倒一碗茶,“你让我劝冯氏不用你们赔偿,还是劝刘姑娘不退亲?”

        顾时安温和的语气,抚慰白离心中的不安。白离像是找到主心骨,一下子不慌了。

        “大哥很喜欢大嫂,能不能让刘家不退亲?”

        顾时安语重心长道:“事情一码归一码,就算不退亲,这银子也得赔。我出面不合适,你姐不会愿意我插手你们的家务事。”

        提起白薇,白离出奇愤怒,不吐不快。

        顾时安适时拿出一包银子给他,“我打算明天把银子给你们送去,你来的也巧,正好带回去。”

        白离摆了摆手,“时安哥,爹娘是自愿养着你,哪里能问你要钱?你……”

        “你的脸谁打的?”顾时安忽而问道。

        白离心里委屈极了,“还能有谁?”

        顾时安沉默了一会,温声劝道:“你姐心地好,就是脾气急躁,不是有心为之,你别和她计较。你家遇见难处,这银子收下,不然我不好向你姐交代。”

        白离感动得不行,心里更埋怨白薇掉进钱眼里,六亲不认!早晚有她后悔的!

        他们家冤枉顾时安,打伤他,他都不计较,还记挂着他们。

        “时安哥,对不起,我家人误会你!你放心,我相信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顾时安眼里闪过晦暗不明的情绪,唇边笑意更深了,“你相信我就好。”

        白离见顾时安不生气,高兴地往家里跑。

        半路上,碰见刘娟的弟弟刘琦。

        “白二哥,你上哪儿去?”刘琦询问道。

        白离见到刘琦,打算探探口风,问一问刘娟为啥要退亲。

        刘琦东张西望后,凑到白离耳边,小声说道:“我在镇上找到一个来钱快的活,一天能得一两工钱,每天都是现结工钱。只要两个人,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