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略有家底

第九十章 略有家底

        困灵符一共四十六张,除了在神室周围布置了十二张,虚数空间里还存着三十四张随机应变。

        这些手段不仅能伤害能量一类的“虚拟”体,也能对实体的生命体造成一定伤害。

        乍一清理之下,枔靖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已攒了一些手段,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家徒四壁一穷二白的土地神了,心中还是小小有些成就感的。

        不过,她再一想到那个“法师”能用一百多年在圆顶山做局酝酿魔胎,又大费周章在旱水沟埋下石牛孕育元灵。

        不仅修炼时间比她久,还懂得更多旁门左道之法,手段定然比她还多。

        如今没有直接找她算账,而是去跟天机娘娘联手,还以皇庭为依仗……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即便有了这些手段,心里仍旧不怎么放心,她觉得还应该再准备一些。

        法器一类的武器不用想了,周边又没有三娘那样让自己打秋风的妖怪,商城里开启的权限有限,暂时购买不到更多东西。

        所以她把目光放在实物武器上,她打算还是像以前那样,准备一些实物的武器,尖刺,毒液,刀片什么的。

        她上次把人家苦心孕育元灵给吃了,让魂体的实物力量一下暴涨到60,比普通成年人还要强一丢丢。

        打个铁,砍棵树,扛一块石头都完全不是问题。

        或许会问,现在已经能控制身体里法力,为什么不用法力淬炼法器之类。

        那是因为枔靖现在手上还没有制作法器级别的材料,再则,她试过很多次也无法将自身的法力转化成除了细丝之外的,比如火焰,什么三昧真火九昧离火之类。

        就像元能箭神盾术一样,其中自有一套运转规则。或许那些天才可以无师自通,自个坐那里一个顿悟就行了。

        但很显然,枔靖不是那万中无一的天才。所以她试过几千次都没成功后就果断掐掉这个想法。

        她只能等神牌等级更高以及自己魂体实力更强后,商城解锁更多法器和法术,或许到时候就有怎么控制自身法力变成火焰,闪电,冰球之类等的窍门儿吧。

        神牌前期的等级解锁的东西很有限,现在神牌是3级,至少下两三个等级不会有新“花样”,既然如此,枔靖还是选择最现实最直接的魂体提升。

        账户上还剩下三万多能量,魂体从5级到6级需要两万,升。

        【名字:枔靖,槐树村土地神。

        等级:6

        力量:60/65

        防御:0+30

        攻击:0+300】

        力量又增加了五点,变成六十五,可以扛起一百多斤的东西。

        让她更加欣喜的是:她发现自己对能量的掌控能力也提升了。

        一开始,当她魂体还是零级的时候,她甚至连单独控制能量都不行。

        随着魂体等级提升,她发现对能量的掌控感越来越强。

        如果她现在集中意念去画符的话,肯定成功率更高……只可惜她当时急迫地想要准备更多的手段,生怕别人打上门来。

        哪会想到人家会拖这么久都不来呢,唉。

        还有,她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身能量离体一两米距离,相当于肢体的延伸。

        也就是说,在这个距离,她可以用除了神力护罩元能箭之外的能量去“触碰”到对方。

        当然,这种“触碰”就是一种能量搬运,并没有法术和神力护罩那般对能量的加成。

        比方说,她从神牌中分离出一百点能量去“触碰”对方,最多也只能消耗对方一百点的能量。唔,如果对方没有这么多能量来抵消她的抚摸的话,那么就会用身体来分担。

        虽说这种伤敌一千自损也一千的买卖并不划算,但意味着她终于脱离被动使用能量了。

        枔靖想,或许随着以后魂体等级再次提升,不仅魂体的实物力量更强,对能量的控制能力也更强!

        ……枔靖在忐忑的等待和紧张的筹措中,三个月匆匆过去,入夏了。

        草长莺飞,各种植物怒放着自己的生命力,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强劲的生命气息。

        一些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苗苗也顽强地从一众草丛中冒出头来。

        枔靖偶尔从领地巡视的时候,略略留意一下,将它们周围的那些特别霸道的家伙们拔掉一些……

        算了一下,就过去的几个月,村民在她神位前供奉了超过三十几样物品。

        其中大多为农产品,特别是瓜果谷物。

        每次供奉完了后,总会留下一个苹果,几颗花生米,一根红薯什么的。

        枔靖也是个闲不住的,在前世就看见那些供奉在神龛前的供品腐烂,不仅不美观,还特别浪费。

        既然她现在已经是神了,而且也有把子力气,不需要耗费神力就能轻轻松松将这些种子丢进土里,若是能长起来,来年说不定会给那些前来的村民一些小小的意外之喜。

        于是她便把神位前那些村民遗留下的供品统统弄到路边和山坡上,刨个坑放进去。

        没想到今年开春果真长出一棵棵的小苗苗,不过这些小苗苗在茂盛的杂草中显得特别孤单且艰难,连叶片尖尖都冒不出来。

        眼下,她把该准备的以及能准备的手段都做到了极限,法器等手段自不必说了,整天都温养在灵池中。还有飞镖,大刀,长剑,小刀,毒刺等等物件都备齐了,仓库和虚数空间都放不下了,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弄的了,又没有可以攻略的任务可做。

        正好又看到自己丢的种子被杂草欺压,便忍不住来清理一下,拔拔草什么的。

        于是乎,她的这幅不务正业的形象正好被正在审理与她有关的案件的天庭的超级因果灵镜给捕捉到,并投放在一座晶石壁上。

        就在两个月前,正月刚过,芫天师处心积虑诓骗懦弱玳王,押上国运上奏天庭,请求废黜土地神及新立城隍。

        毕竟是以君王的精血为引,并押上半国国运为质,就算只是一个很偏远的小世界,作为天庭规则也不可能将其忽视了。

        这份来自凡人界的奏疏不仅上达天庭,还最终放在议事台上。

        那么作为这份奏疏里最核心人物——枔靖土地神,已经被规则检索到,并通过晶壁呈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