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钟淼带来的消息

第八十五章 钟淼带来的消息

        倒是有一点让枔靖微微暗爽,事情是这样的:

        年前,那个时候她已经接手槐树村土地神一职并一连除掉恶鬼精怪,口碑也不错,基本上槐树村里大多数村民对她这个新土地都很信任敬奉。

        但是有一户人家大概是之前许了很多次愿望土地神都没有成全,便不远百里,背了一大堆供品去驴儿岭的娘娘庙求子,不料回来后不久就小产了,还差点一尸两命,最后还是他们祈求土地神保佑平安才就回母体。

        ——哼,还不是要她这个土地神出手才保全了性命?!

        还有两户人家是两三年前去娘娘庙求子,并如愿顺利生下男孩儿,但是小孩到现在三四岁了却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不仅不会说话,还一张口就吱吱吱地怪叫,很爱咬东西,什么都咬。

        一开始咬家里的鸡鸭小狗,渐渐的连人都咬,毕竟是心心念念求神拜佛才得来宝,一开始哪舍得“管教”,可是后来这孩子变本加厉,而且牙齿比寻常儿童更尖利,伤害性更大,于是他们终于觉得孩子不对劲。

        在枔靖没有来之前他们去求了天机娘娘救救孩子,非但没有任何用,反而被其余的信徒指责,说:肯定是他们求天机娘娘的时候不虔诚,或者是做了不敬畏天机娘娘的事…

        直到前几天枔靖清理【许愿录】上的任务,到两户人家家里检查后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孩子身体一开始就被鼠精给占了。

        老鼠就是老鼠,就算是披上了人皮也改不了本性。

        枔靖将这两个寄生的鼠精魂魄除掉,然后让他们慢慢养,等转生灵魂慢慢进来的。普通人基本上在胎儿后期或者婴儿时期转生灵魂就会进入身体,然后慢慢融合,最后与身体生命磁场融为一体。而他们这个迟了一点,所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灵魂不稳。大概十多岁后才会彻底稳定下来。

        ——想起这几个案子,枔靖就觉得“爽”,看吧,这就是信偏神的结果,该!

        枔靖并不觉得自己冒出这些念头就是不可饶恕,然后去自责愧疚,觉得一个有这么阴暗想法的人不配当一个神祗什么的。

        就像师父说的那样,没错还是师父教导的:人的念头千千万,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以及阅历和站的角度不同,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想要让冒出来的所有念头都是高尚、磊落、善良、无私、光明……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在某些时候有了某些可能摆在明面上并不怎么“光明”的念头时也不用惭愧。真正决定这个人的德行的,是行动。坦然以对。

        以及,那些说“你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念头”的人也不必交往了。。

        扯歪了,话归主题。

        枔靖现在才知道,那两户被老鼠附身的孩子的人家,在去供奉天机娘娘的时候就已经怀了身孕。作为神明只需要稍稍法术就能看清孕肚里的情况。

        所以,天机娘娘见里面是女孩的话就直接用法术让对方流产,如果是男胎的话就留下,但是会让自己养的鼠崽子精魂养在里面。

        如此,但凡女胎都被她弄死了,生下的自然都是男胎,那么她保佑信徒生儿子自然就非常灵验了。

        而那些被投入到胎儿的老鼠精魂,待养的差不多了就收回。

        如果孩子还小就收走老鼠精魂的话,孩子还有的救,毕竟那么多等着投胎为人的魂魄,慢慢养一养也能养好。

        若是等到长大了,那就只能变成一个傻子,或者被其他孤魂野鬼占据——这个孤魂野鬼安分并善待身体的话,可能对于外人影响并不大。可如果遇上那些搞事情的……啧啧,那就是身边人的一大灾难咯。

        总的来说,枔靖知道了天机娘娘笼络和控制信徒的手段,心情很是复杂。

        想着那些被蒙蔽的村民们,真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

        只是她又转念一想,身为凡人的局限太大,他们根本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他们只是想要他们觉得更美好的生活而已。

        就像自己一样,生前的时候听人说在本命年穿红内内就会消灾辟邪一样,她自认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文明社会的人呢,不也专门买两套红内内吗?

        唉,所以其实她也没啥好值得优越的,不过是眼界决定了认知和思想而已。

        就这样一边解决槐树村辖区内杂七杂八的小事,一边考察周边环境,又过去两个月,石牛背后的boss仍旧没有来找她算账。

        越是调查,枔靖越觉得没信心干掉天机娘娘,也无法把驴儿岭地图碎片收集过来。

        局面一时间僵持了下来。

        ………………

        转眼正月已过,枔靖感觉自己整天提心吊胆的都快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的。

        好在按时间算来,之前在商城订购的因果灵镜应该到货了。

        不管怎样也算是多了一份助力,枔靖准备支付一万能量……

        这时,钟淼再次前来,带来这个月的“收成”。

        几次接触下来,两人现在已经比较熟络了,枔靖虽然没有把对方请进屋坐坐,但是挥手在院坝里摆上桌凳和各种供品小吃,略尽地主之谊。

        钟淼看着枔靖几次欲言又止,枔靖让他有话直说便是,无需见外。

        钟淼便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跟石牛的案子有没有关系,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给枔土地说一声。”

        旱水沟在几个村子的交界处,所以消息比枔靖这个土地神更加灵通。枔靖只对辖区内的情况更了解,而钟淼却可以通过来往的其他村村民,以及外地小妖孤魂野鬼们了解外面的情况。

        枔靖:“你说说看。”

        钟淼:“其实这一个月来我总觉得心神不宁的,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可是想来想去唯一悬而未决的就只有石牛的案子了。大概十天前吧,我听到千家村的一户从驴儿岭上香回来的几个村民在说,说……娘娘庙非常灵验,有人为其塑了金身,又有很多臣民向皇帝请命,想让她统管陆阳金华两县……”

        “我当时听了觉得这怎么可能呢,凡人最多只能在信仰下提供神位,有些道行的小妖便能居其位,但说白了就是一个偏神,其掌管辖区范围直接与其实力挂钩,那天机娘娘再厉害也不可能统管两个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