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有来头(为书友20171016230810788舵主加更)

第七十六章 有来头(为书友20171016230810788舵主加更)

        钟淼见此也是惊惧不已,他连忙朝枔靖小声地补充着:“……我记得这石牛刚刚埋这里的时候,只在其石身上覆盖了一层晦涩的能量,也没看见他怎么修炼的,这些年他的能量场覆盖范围越来越大……其实从大概五年前开始,有两个外乡人从这里经过,失足掉入河中,我…我本来是想将他们托到岸边的,没想到被他拦截下来,我,我就……”

        枔靖感应到对方语气中难掩的愧疚,安慰道:“已经尽自己的力了便没什么好愧疚的,负担好自己的人生就行,没必要把别人的人生也加在自己身上。”

        钟淼本性不坏,只是实力低微。他本来是想救人,但对方太强大,难道要求人家舍弃自己的性命去救?就算舍弃自己性命也不一定能救的下来吧。

        枔靖自认达不到这么高尚的程度,所以也不会用这样的标准去要求别人,更何况对方已经成了自己手下,既然一句话就能减轻手下的心理负担,何乐不为!

        当年她当护工的时候,有一个病人在她尽心护理了半个多月后伤口开始好转,一次,在她休班原本是家属陪伴的时间家属没在,实际上那段时间病人的确好了很多,家属也的确有些疲惫,所以就没有陪床,前几天病人都好好的,哪知那天晚上就出事了。

        病人独自活动时不小心摔倒导致伤口再次感染恶化,最后不可挽回。

        那时枔靖才刚刚当护工没多久,没想到就亲眼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消逝…心中不仅恐惧,还有说不出的愧疚,觉得自己要是当时怎样怎样说不定就不会怎样怎样了。

        哪知她这一愧疚不要紧,病人家属便揪着她不放,迁怒医院更迁怒她这个护工,说是她没有护理好,是她的失职,是她的过错才造成了病人病情恶化……总之,不仅要她承担责任,还要告她……事情闹得还挺大的。

        不仅家属指责她,就连一部分同行也阴阳怪气地说“唉,你的确是应该怎样怎样”之类的话,更让她内疚,甚至一度自责到了好像她就是害死病人的刽子手,若是不自杀都不足以弥补过错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冲破她周围舆论禁锢的魔音进入她脑海中:在这件事情上你没有任何责任,更无须愧疚。

        没错,还是她的师父。

        师父便告诉她:他们聘用你八个小时,你实际上的工作远远超过这个时间,而且在这个期间病人的状态和康复都非常好。你尽心,尽力,尽责,你没有任何需要愧疚的。

        说白了你和他们就只是契约关系,你只对八个小时内有责任,而且这个责任也仅限于护理方面。

        八个小时之外的时间,你又凭什么去承担别人的生命的责任?

        是他们也雇佣了你二十四小时的护理?

        还是说你是他们的亲人?朋友?

        师父最后说:每个人都只对自己的人生有义务,所以那些强行把自己的不行归咎到你身上的,没必要去理会。

        还有,那些觉得你应该对别人生命负责任的人,应该对某某的死感到愧疚的人,你也可以绝交了……

        ……由此及彼,枔靖当然不会去道德绑架自己的属下。

        这句话一出,刚才还畏畏缩缩忐忑不安的钟淼顿时就愣住了,眼睛中不仅有光芒,还有水汽…流泪了?

        至于感动成这个样子吗?好吧,枔靖想着当初自己身陷舆论旋窝四面楚歌时,听到师父的话也感动的一塌糊涂,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把师父当作崇拜的偶像和楷模!

        钟淼眼睛紧紧盯着枔靖:“你,你真的这么觉得吗?我我对那个人的死没有责任?”

        “当然。”

        “老大——”

        枔靖把靠的越来越近的蛤蟆精推远一些,影响她打架了。

        “老大,呜呜……以前他们都嘲笑我指责我,说我是帮凶,是石牛的走狗,说我要是还有点良知的话就应该去自尽……”

        呃,这……

        倒是和枔靖前世认识的某些人比较像呢。

        她轻轻拍了拍对方肩膀,顺便再推开了些,手中的元能箭再次发射了出去。

        根据之前几次战斗经验来看,其实就是一场能量消耗,看谁能量更雄厚。

        刚刚得了一万能量,让枔靖感觉很有底气。

        一两次看不出效果,箭矢没入能量场里没丝毫反应,但是当她射了五六十支后,前方的能量场终于有些动静了。

        竟然往内收缩了……有效果!

        枔靖信心大增,再接再厉……

        另一边,因为一句话而感动的一塌糊涂的钟淼此时竟然抱了一大堆衣裳给她…

        “老大,这些都是我这些年存下来的衣裳,材质最好的,老大要不你先穿上?”

        这……老大?不觉中连对她的称呼都变了。

        枔靖发射元能箭的间隙瞟了一眼,看属性的确比她那种粗布衣裳高级多了啊,耐久度高一些,防御值也高。

        “你这人,咋这么客气呢。不过你这么有心了,我再拒绝的话就是不给你面子了,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意念一动,便将身上的粗布衣裳换了下来。

        防御一下子增加十多点,而且样式也很好,嗯,不错。

        而后,钟淼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堆石头,站在枔靖身后不停往前方能量场砸去。

        里面再次传来声音:“没想到堂堂土地神竟然跟精怪邪祟沆瀣一气,公然扰乱人界秩序。看来你这个土地神神位也不想要了,识相的就此收手,否则别怪天君上人不客气!”

        哦,原来这家伙背后的大佬叫天君上人啊,就是那个法师吧。

        钟淼颤抖的更厉害了,哆哆嗦嗦地小声跟枔靖解释道:“…据说那个法师很有来头,我上次就是因为看见他身上好像有黄光护体,表明是受到人间界皇家供奉,若是他动用皇家权力的话,是,是…可以向天庭申请弹劾地方的土地神的…”

        他尽管害怕的要死,但手上扔石头的动作没丝毫停顿。

        他现在跟这个土地神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若是土地神失败了,他绝对没有任何容身之所。

        皇权?

        枔靖心中一动,她猛地想到前世听过一些神鬼的故事,其中有个讲的就是:皇帝也能敕封某某神仙。

        ——看来那些故事也并不全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