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没有如果,也没有来生

第六十二章 没有如果,也没有来生

        神牌中传来此起彼伏的任务完成的提示音,无比悦耳。

        至此,枔靖总算松了一口气。

        终于回到自己的神室中,她紧绷的精神才彻底放松下来,紧接着是无尽的疲惫感袭来。

        不过枔靖并没有立即休息,还有一件比所有都紧要的事情急需处理——

        大青感受到了比上次肉身被灭杀,妖灵被炼化时更加窒息的绝望。

        回想之前在圆顶山山腹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梦。

        他想,如果没有那个蛊惑的声音的话,他绝对不会在枔靖那么关键紧张的时刻说出那样的话。

        如果他一开始便笃定投诚,而不是带着敷衍并随时伺机反扑的话,那个声音也绝对蛊惑不了他。

        只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了。

        可是这又能怨得了谁呢?从一开始他的选择就决定了结局。

        大青现在把一切都想明白了,整个意识中充斥着无尽的懊悔,还有长长的叹息。

        迟了,都迟了。

        如果一切能再从来的话,他绝不会自作聪明地将对方带到自己的老巢;绝不会与柯老二、三娘之流同流合污;绝不会坑陷给与了他一缕神力的土地神…

        可惜,他再也遇不到那个就算是被他坑陷了后,明知道自己没有生机的情况下,仍旧甘愿将自己的魂力转给他的那个土地神了!

        用那个土地神的话来说就是:时也命也,他已经落到那般田地,既已无力回天,与其被那些精怪吃掉,还不如死在自己曾经救过的小蛇手上,也算有始有终…

        呵,有始有终,何其地讽刺啊。

        只可惜那时他根本不懂得这些。

        大青的意识完全被当初与那个土地神相处的点点滴滴所取代,眼前浮现出对方的音容笑貌,对方的叮咛嘱咐。

        他终于想起来了,当时他对他说:让他在接收了其魂力后便不要与那些来路不正的精怪为伍,以后走上修炼一路尽力辅助其他的土地神…

        可是他当时却对此不屑一顾,毫不在意,觉得对方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大青此时回忆当时的场景:他心里是真的对那个土地神的嘱咐满不在乎的,但表面上却郑重起誓:他定会遵照救命恩人的嘱托,帮助后来的土地神振兴神位,若有违背,天诛地灭,神魂俱散……

        他并没有用丝毫真心去起誓,或者说他还根本不知道真心为何物,他只是敷衍那个傻瓜而已。

        此后,他又利用那些土地神们的蠢善而吸收了他们的魂魄,更是让他将这段记忆尘封在九幽之下。

        甚至是那天被枔靖灭杀的时候,这段记忆都没能浮现,可见被他忘的有多彻底。

        ……此刻,大青的意识中浮现出他这漫长又短暂的一生,所有事情都如同影像一样在眼前一一重现。

        那段誓言是——此生守护神室,若有违背神魂俱灭……

        原来,誓言并不是儿戏,原来,天道昭昭,果真有报应!

        他这一生遇到的对他最真诚最好最无私的人,他却把对方当傻子,用自以为是的聪明去敷衍去辜负。

        他终究是错过,再也不会有对他那么好的人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呜呜——

        没错,枔靖回到神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抓出虚数空间的那半块寄宿着大青的养魂木。

        手上神力光团大盛,她面色有些阴冷——有道是祸起萧墙,真正的危险往往来自身边,简直是防不胜防啊。

        归根结底还是怪自己经历尚浅,自以为是。

        差点就被“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对方便不会耍花样”给坑了。

        绝不会有下次!

        这次事件枔靖更加深刻懂得:不管一个具有主观意识的灵魂处于什么状态,表现的如何忠诚,都不能想当然地觉得对方不会怎样怎样。

        ——每个独立意识都是自私的,都会优先从自身利益出发。决定了“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有永恒的利益”。

        正要伸手抓向大青时,却发现养魂木上竟然渗出一滴泪水。

        呵,自己还没真正动手呢,这就哭上了?

        之前她精神力紧绷的时候不是挺起劲儿的吗?

        不过枔靖还是没有直接动手,心中微动,她成为土地神以来只看过两次阴魂之泪,第一次是成全那对生死不渝的夫妻,第二次便是此时。

        大青感应到死亡迫近,残魂颤抖的非常厉害,他知道他必死无疑,不管如何地恐惧也只能承受。

        不料那只掌控他生死的大手并没有立马落下,他戚戚地望着凌然的枔靖,带着哭腔说道:

        “阿枔……我错了,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

        枔靖冷声道:“我并没有兴趣听你的忏悔,但是看在你这一滴真诚忏悔之泪的份上,我让你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出来,让走得你更释然一点。”

        大青:“……我错过了对我最好的人,我害死了他,我辜负了他……如果有来生,我愿意用我所有一切来弥补…”

        生前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临终关怀”,聆听死囚的心路历程、忏悔什么的,实际上便是让其将内心情绪宣泄出来,走的更释然一些。

        她看过有一部电影,里面讲的是一个恶心且歹毒到骨子里一个人,不管是大恶还是小恶,但凡他能做的都无所不用其极。后来终于被抓住,在即将执行死刑之前,根据当时的规定是可以让死囚说出遗言。但在那部电影中,执行者根本不管他说的什么,粗暴打断,然后一如他曾经对待那些受害者一样将其粗暴地杀死。

        枔靖觉得,就那部电影来说,那个死囚做的事情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足以赎罪,那些被害者死亡时痛苦凄惨百倍,让他那么干脆利索地死了简直太便宜他……唯独最后执行者粗暴打断死囚讲诉心路历程的镜头让枔靖觉得莫名爽快!

        此刻,枔靖让大青说出最后的忏悔。

        她并不在乎对方的忏悔,但如果那位土地神真有“在天有灵”,想来他更愿意看到这一幕。

        忏悔结束,刺啦啦——

        残魂被神力灼烧,顷刻间消散天地间。

        ——不,你没有来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