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有话好好说

第五十四章 有话好好说

        砰砰砰——

        在她话音中穿插几声元能箭穿过身体的声音,嘴上说“不好意思下手”,其实是一点都不带含糊地呀。

        紧接着是老鼠尖锐刺耳惨叫声。

        小黑子此刻身体又缩小了一圈,就像一只虚张声势的气球,每消耗一点法力身体就缩水一点。

        身体小了,样子也很惨,但是气势上却一点没带输的。

        要不是枔靖朝他提示不要上前,她要射箭怕误伤了他,否则还会上前撕咬。

        局势反转,三娘再次被枔靖压制着打。

        旁边还有一个打秋风的家伙,三娘现在真是疲于应付,不,是连应付都有些跟不上了。

        身上油光水亮的白色皮毛凌乱不堪,沾染血迹,好多地方还被能量箭灼烧一片片的焦糊,以及被小黑子薅下一团一团的空白,样子看起来很惨。

        三娘刚才本想佯装不敌趁对方松懈再搞偷袭,不料人家反而趁她说话时结结实实射了自己几箭,变成真正不敌了。

        既然软的不行便来硬的,那就撂几句狠话,吓吓对方:“你知道我是谁吗?别以为你是土地神就能独霸一方了,你你要是真的杀了我,天机娘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三娘还是估错了行情,因为枔靖是个软的不吃,硬的更不吃的家伙。

        她一边凝聚元能箭射杀,一边回应:“知道你是天机娘娘最疼爱的三女儿嘛,不过,你娘看重你才特意把你安排到这里搞事情,可你倒好,整了那么久都没弄成功,想必她对你这个女儿挺失望的吧……”

        三娘就像是被踩了痛脚一样,激动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成功了。都怪你……快放了我,否则你和我娘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哟,梁子结下了啊?之前你们弄死了那么多个土地神都没结下梁子的吗?你说的我真是好怕怕地哟。”

        “你,你,你会后悔的——”

        就在枔靖占据上风一不做二不休就要抽出这老鼠精的魂魄时,大青突然传音:“阿枔,不好了,是,是天机娘娘……”

        因为对天机娘娘积威的恐惧,以至于连传音都带着颤儿。

        枔靖却是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顿——话说这三娘已经被她灭掉肉身,可是这灵魂仍旧黏在躯壳上,比之前抠下大青的魂魄还要难一些。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脚指头都能想到,那天机娘娘定然是要来保下这三娘的,她这次几乎把自己老底掏空拼了小命才好不容易占据上风,若是这次一放手,再假以时日,便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三娘来跟她做对了。

        那她这个小土地还要不要当了?!

        所以,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阻挡不了她抽魂炼魄!

        “土地神手下留情——”

        一声洪亮又深远的喊声从虚空传来。

        枔靖心道,哟呵,这声以法力驱动的声波消耗了恐怕上百点能量吧。

        之前你们诱杀那么多土地神前辈时没说留情,现在她清除治下祸乱却叫留情?

        果真不能跟道不同的人聊天,搭腔便分分钟显得自己无情恶毒还没品。

        所以她决定不搭话,干自己的正事要紧。

        天机娘娘的真身当然不可能来,她要镇守自己神位。

        虽然那神位是她的百姓给加持的伪神,但也是神位。

        没有天道敕封的神牌的话,真身离开别的略有修为的妖物精怪也能占位置。

        她有天道敕封的神牌,倒是可以偶尔离开自己的神位到处转悠——关键是她现在连自己辖区内的事情都没搞利索,还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家伙,她想离开也不敢呀。

        枔靖对神位的理解,就像她曾经下过的军棋里的“营”一样,“司令”可以入营,“小兵”也可以,也会受到“营”的保护,就算司令也干不掉他。当然现实可能没这个绝对,但三娘的伪神神位一旦被别的小妖占据,她要再拿回来的话肯定会付出很大代价。

        对于这一点,枔靖这段时间已经全部弄明白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天机娘娘那么厉害却不直接出马将她这个小土地抓住捏死,反而让手下这些小喽啰各种布局设套?

        说白了,她不能离开自己的神位啊。

        这也解释了对方不仅想干掉她这个土地神,还想将她炼化提取神牌——就算不是天道正儿八经敕封给她的,但有神牌就表明是正神的身份了。

        一个虚影过来而已,还妄图对枔靖指手画脚“好好说”?

        枔靖表示,对于心心念念要搞死自己的幕后黑手,根本没必要表面惺惺作态。

        面子撕破不撕破结局都一样,难不成自己现在表现的唯唯诺诺一点,甚至放了三娘,对方就会跟她做朋友?把她做成食物还差不多。

        天机娘娘投影的分身气势十足,却发现对方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还在埋头抠三娘的魂魄。三娘魂魄就一边惨叫哭号一边死死巴在自己躯体上。

        天机娘娘连忙叫道:“你就是槐树村的枔靖土地?我便是驴儿岭的天机娘娘,你先放开三娘,有什么大家都好商量。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她一回,她对你有什么不敬不周到的地方,我代她向你道歉,有话好好说……”

        “饶过她?”“好商量?”

        枔靖呵呵,就像是她生前世界里某些长辈一样,看见自己孩子捣蛋欺负人非但不管教反而觉得特自豪——瞧,我滴娃多厉害呀。

        而一旦社会帮忙教训了便跳得八丈高,什么“孩子还小”“饶他/她一回”“看在我的面子上”之类就来了。

        枔靖继续做事,不理。

        天机娘娘眼睁睁看着对方将三娘的魂魄生生地从躯壳中一点一点地抽了出来,而三娘魂魄的老鼠爪子仍旧死死拽着躯壳,一边可怜兮兮地向土地神求饶,而对方却恍若未见。

        三娘感应到天机娘娘的气息,魂魄又偏头看向她,哭嚎着求救:“娘,救救我,娘快救救三娘,娘,三娘不想死啊,娘——”

        “枔靖,你给我住手,难道你真要把事情做绝吗?我叫你住手你听见了吗?”

        “做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