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偷袭

第五十一章 偷袭

        天机娘娘是驴儿岭里一修炼得道的鼠精,有些道行后自封为天机娘娘,利用法力蛊惑附近村民为其修建了娘娘庙,成为当地的守护神仙。

        在普通民众眼中,据说这天机娘娘很是灵验,不仅能呼风唤雨,还能主宰人的生死祸福。

        特别是有对其不虔诚不敬奉的,必定会遭大难,说你三更死绝对活不到五更。

        所以人们都非常地虔诚,不虔诚都不行啊。

        因此天机娘娘庙的香火非常旺,就算枔靖现在恢复了槐树村土地神的香火,也没有人家十分之一的规模。

        普通精怪若真能庇护一方的话,这么旺的香火,又被人们如此信仰爱戴的话,以及驴儿岭早就没了土地神神位,被天道敕封为正神,给个神牌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现实是,天机娘娘在驴儿岭多年都没有成为正神,反而天道随便从一个小时空拎了一个功德暴发户来槐树村当土地神。

        土地神再小,那也是天道敕封的有神牌的正儿八经的神祗。

        就算天机娘娘法力相对此时的枔靖而言高深许多,但也只是偏神,没有枔靖的名正言顺。

        信仰,法力?

        枔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法力强大并且还拥有很多信众供奉的伪神,只需要一点点带信仰的法力便能点化普通动物开启灵智成精的啊,就像槐树村上上上上任土地神用自己的神力救了大青便开启了他的灵智一样。

        ——所以才会冒出这么多的小精怪,而且完全没有动物明知不敌就逃的本能…因为阻挡她并让她进入设定的圈套就是他们的命令…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枔靖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她收集完众小精怪们的精魂,也捋清了一些思路,将耐久度即将归零的木板护甲和擀面杖恢复一些耐久度,检查身体情况——

        外面的两层粗布衣服都破了,变成一缕一缕的挂在身上,几乎没啥防御作用了。

        意念一动脱下破的衣裳,布缕便在空中化为点点星光消散。

        枔靖又从虚数空间里拿出剩下的两套衣服穿上。

        精力也下降了十多点,拿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恢复精力和少许能量,一边查看神牌情况。

        刚才战斗发出了上千支元能箭,以及神力光环的消耗,神牌中的能量只剩几百点。

        正好聚灵瓶里收集了一些精怪魂魄,炼化后加上原本的,目前还剩八九千。

        将其中一半转入神牌。

        如此,枔靖此刻的状态和能量储备与原本准备的情况持平。

        除此,她还多了对元能箭的掌控,更加熟练了。

        地上的动物尸体等她把三娘解决才来处理,遗憾的是这些家伙修炼日子比大青都还短,修为也非常低,所以体内没有内丹之类。否则的她恐怕还要在这里忙活一番。

        枔靖看看天空,快要到正中了,必须抓紧时间。

        吃完苹果,精力值也完全恢复,再次动身。

        ——这条山谷当然是不能进了,虽然枔靖刚才在整理的时候仔细观察过,甚至还耗费几十点用神牌去检查都没瞧出什么不妥。

        所以依旧从旁边的山坡迂回前进。

        …………

        三娘正焦急等待猎物上勾,按照之前得到消息,说那土地神已经动身,按照时间来算应该快来了。

        都怪这个土地神,把那些阴魂处理了,连带那些略微有些灵智的小动物精都纷纷藏了起来,给她通风报信的都没有,让她不得不找天机娘娘借。

        可借的这些只按照命令行事,哪有自己的用着顺手?

        就在这时,一个小鼠精匆匆从秘道跑了进来:“三娘不好了不好了,那个土地神没有进入事故,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

        “什么,计划失败了?怎么可能,难道是你们临阵脱逃放过那个土地神?”

        “吱吱,吱吱——”小鼠精还不会说话,只能表达简单意思,感应到老大愤怒,恐惧地浑身颤抖,“不,不我们没有,死了,都死了……”

        三娘很是意外,虽说布下的这个局和陷阱并不高明,但对付蠢善的土地神却很奏效,至少以前一直是这样的。

        那些蠢货的土地神不管是因为他们自己对付不了那些小精怪,还是所谓的念别人“修炼不易”,总之都会避开小精怪的围攻,从而自然而然地进入为他们规划好的路线。

        “吱吱——”

        “什么,你说这个土地神还把你们的精魂收了?好不容易才修炼有魂魄,把你们杀了不说,还让他们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看吧,这就是那些所谓的神仙,可恶!”

        “吱吱”

        “这个土地神做的太绝了!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三娘有些郁闷,若非这个阵设置好了必须有人镇守,否则她亲自出马。

        当然,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个土地神不按套路出牌:原以为有大青那个墙头草的蠢货给土地神洗脑,又有众小精怪的陷阱,轻松让其入坑。

        不料竟是这般难缠。

        看来得有一番战斗才行。

        就在这时,刚刚离开的小鼠精传来吱吱的惨叫……设置的法术禁制被击溃。

        滚滚烟尘中,隐约有一个人走来。

        三娘立马进入战斗状态,不过她刚比划好姿势,身后便传来一股强烈的撞击。

        身上的法术效果瞬间溃散,神魂也受到一定震颤。

        而就在身体飞出去的同时,一枚能量箭朝着她后背射出……

        她伸手摸了一下后脖子,将一根毒牙拔了出来。

        丫的,这该死的土地神竟然敢偷袭她?用的还是大青那墙头草的毒牙!

        “轰——”一记法术朝人影打了过去。

        法术爆开,人影溃散。

        是个障眼法,“出来,堂堂土地神还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有本事出来啊…”

        咻——

        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从身后袭来。

        三娘冷笑,哼,刚才她不注意被对方偷袭,以为这次还会上当?

        身形一动一道红光朝身后砸了过去。

        叮的一声,一枚毒牙被折断掉落地上。

        枔靖心道一声可惜,五百能量控制实物的一击,落空了。

        对方不仅身上撑起了防御,还如此戒备,看来是偷袭不了了啊。

        随着三娘气急败坏地吼叫,一个穿着鲜红长袖衣裤的年轻女子从石壁中悠然走出。

        三娘看着这个女人,啧啧,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够土了,关键是前胸后背还挂着一个什么……木板?

        活了两百多年,还第一次见这么……没有形象的土地神。

        眼下,美观与否并不在枔靖的考虑范围,小命重要。没命要形象干什么?

        她是来战斗的,干架滴,不需要敌人夸赞自己美丽大方穿着得体。

        三娘感觉自己身体力量在飞快消失,没想到大青的毒这么厉害,关键是对方击中了后颈。

        刚才被对方重击之下以至于命门的防护自动闪现,反而给对方法术攻击的机会。

        此时不仅身体被重创,连魂体也有些不稳,不可控地想要脱离身体放飞自我。

        魂魄一旦离体,这具肉身就只是皮囊。她的魂魄肯定干不过这个阴险狡诈的土地神。

        三娘强行控制魂魄——把身体给我抓牢了,不许放飞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