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枔靖的第一道敕令

第四十二章 枔靖的第一道敕令

        听完大青讲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枔靖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充斥着阴谋的味道。

        倒不是说大青会刻意避重就轻以及美化关于自己那一部分——每个人在讲述同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偏向有利于自己,从品格伦理道德上让自己形象更完美,称为罗生门。

        她以前护理过很多人出事后都相互推诿迁怒,特别是小孩出了什么事,大人间基本都相互埋怨,把责任推给对方。

        所以大青在叙述时洗白自己是肯定的,就算无法抹去作恶的事实,至少也会把自己在里面的邪恶作用降低,让自己看起来是被迫和无辜。以此来博取她对他的同情。

        枔靖疑虑的是,从当年寡妇惨死变成厉鬼,到后来神秘出现的法师,再到陶罐,以及现在大青口中所说的能被掌控的邪门法器。

        根据最大得利者为最大嫌疑人的理论,枔靖有理由怀疑恐怕桃花沟村事件都是大青口中的“三娘”搞出来的,对了,还有三娘背后的天机娘娘。

        现在,三娘摆明了将爪子伸到她槐树村,看似只掳走几个孩子的魂魄,实际上就是对她这个土地神的试探,不,准确地说是挑衅——看她的反应和能力。

        毕竟她之前对付丽娘和游魂的“光辉事迹”已经传出去,所以对方并不确定她是否和以前土地神一样“高坐神坛不理人间因果”,以及看她究竟如何出手。当然也可能是对方使出的计谋,使出这一诱饵将她引到危险地方去。

        想着想着,枔靖看大青的眼神也变得更玩味起来。

        如此说来,是不是大青被她反杀以及现在成为她的信息提取器也是对方的阴谋中的一环?

        枔靖莫名感觉背脊发毛,所以她这个土地神其实打这一刻起,才真正接触到这个地方的顽固黑暗势力。

        好一会,枔靖才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然后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要自己吓自己,就算是真的吓到了,这块硬骨头也必须给啃了啊。不然,她可不就像自己才刚刚diss的那个“不作为的土地神要来何用”了嘛。

        不过,在正面刚这块硬骨头,以及完成村民许的关于孩子丢魂的愿望之前,枔靖还需要好好谋划一通。

        枔靖首先想到的就是能量问题,能量可以变成神力给自己庇护,也能转化成攻击力。

        本来这次收获还颇丰的,但神牌和魂体升级后便所剩无几。

        那些供品看起来一大堆,连虚数空间都塞满了,但其实能量值并不多,也就几千的样子。

        就算她现在全部吃了,不管是魂体还是神牌都不够再升一级。

        不能升级就无法让实力出现质的跳跃,没多大用。

        再则,供品食物可以即时恢复精力值,这在战斗时非常重要,她必须随时备着。

        所以,她最后还是把主意打到那些孤魂野鬼身上。

        虽说现在比起她刚来之时风气已经好了很多,已经没有鬼物敢在她神室周围晃荡了,但一到晚上的槐树村仍旧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的。

        以至于村民一到傍晚就关门闭户,莫说到这十方山来,就算是在村子里也不敢随意溜达。

        一个不小心就出现人鬼相撞,生人的元气会受到一定损伤,轻则虚弱一阵子,重则得一场重病甚至就此死去。

        所以孤魂野鬼横行的局面肯定要解决,而现在她又急需能量备战三娘——那就从他们开刀吧。

        且说大青挑挑拣拣地说完桃花沟事件后忐忑不安地等了一会,感应到对方并没有立即去对付三娘,心中有些失望。又立马传音道:“阿枔,其实刚才封印供品中最后一个许愿我我或许有些线索。”

        枔靖:“说来听听?”

        大青:“我以前好像听一些小鬼说过,在北山沟里那一带好像有个聚阴之地,有很多阴魂聚集。或许于树根家的老母亲便是被掳到那里去了……”

        枔靖眼睛一亮。

        她原本是想完成几个封印供品的许愿录任务,解封几匹布给自己做几身衣裳增强防御,然后去对付这里的顽固势力。不料那几个任务跟顽固势力有很大关联,不能擅动。

        此时她正准备彻底清理辖区内的孤魂野鬼,发现和封印供品的最后一个许愿有关——若是自己在解决这些孤魂野鬼时顺便完成于树根的许愿,那么就能解封其中一匹布,就能做衣裳…思及此,枔靖心情大好。

        不过她也不能直接杀过去:现在剩下的孤魂野鬼大多还保留生前记忆或者有自我意识的,不能像对待普通游魂一样将其抹去。

        枔靖以己度人:若是自己死后没有好运地成为土地神,而是变成孤魂野鬼的话,肯定也不希望无缘无故就被抹杀。好歹让她有自我思考和选择的余地。

        所以枔靖在正式动手之前,她发出成为土地神的第一道敕令:给那些游魂野鬼三天期限进入轮回,有怨气难消的就到她这里备案;有恩情没偿还的就立马去偿还;还念念不舍的也让他们有缓冲时间。

        三天过后,若是不备案不还恩也不入轮回的话,就别怪她这个土地神不客气了。

        敕令通过神牌发布,让槐树村辖区内所有阴魂都能无差别接收到。

        敕令也需要能量,根据其重要程度传播范围而所需要的能量不同。

        比如枔靖这种类似于“公告”的敕令,加上辖区范围不大,所以只需要两百能量就行。

        但即便如此,对于槐树村来说,这也是近一两百年来阴魂们接收到的第一道公告。

        毕竟,以前的土地神们能量枯竭的连门都不敢出,阴邪精怪都能到门口耀武扬威,哪有多余的能量发布公告呢。

        且说枔靖这道敕令一放出去,整个槐树村游荡的鬼魂们都震惊了。

        什么,敕令?土地神竟然向所有阴魂张贴了必须进入轮回的公告?

        在这里存在的最久的鬼也从来没接收到过土地神的敕令,而这个新来的土地神才上任多久?两三个月吧,就,就敢向所有阴魂发布了敕令!

        对于那些老鬼们来说,所谓的土地神若不是其身上的那一层神力(皮),在他们眼中与普通游魂也没啥不同。他们在这个地方悠哉悠哉,凭什么她一来就要听从她的?真以为身上有了那一层皮握着个神牌就能把鸡毛当令箭了?

        强大的老鬼们根本不鸟事这一道敕令,每天该折腾就折腾,甚至还威胁周边的小鬼:不许入轮回,否则就去搞你亲人搞你后代;也不许去找的那个狗屁的土地神,否则现在就搞你!

        所以,对于普通新鬼而言,这个新土地神刚刚强势灭杀了这里最厉害的恶鬼柯老二,还反杀了一个有背景的蛇精,现在竟然跟他们说,他们有啥恩怨未了自己又无能为力的话就找她?

        在老鬼的威胁、教唆和环境的影响下,被灌输了:找土地神便是与所有老鬼们为敌。

        更是一个傻子,一个自己主动送上门去被杀掉的傻子!

        ——你们可曾听说过有为孤魂野鬼做主平冤的土地神?

        ——没有,这不就得了。

        ——这就是土地神给你们设下的一个圈套,想用这种方法引你们出去,然后将你们也一一猎杀了?!

        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众普通新鬼们心中惶惶,都识趣地藏了起来。

        …………枔靖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又一天过去。

        今天已经是她公布的三日之期的第二天了,仍旧没有一个鬼上门备案求助。

        但是根据巡视的结果,槐树村除了极少部分鬼魂了却心愿进入轮回,还剩下很大一部分。

        若是明天之后,鬼魂仍旧不找自己伸冤,又不了却在人间心愿,更不进入轮回的话,她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她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和选择的机会,这是相互尊重的结果。

        这两天夭夭还在仔细地修复之前被扯受损的树根,并让它们从缝隙中一点一点地向更深处延伸。

        小黑子还在进阶中,不过看上去和前几天有了些些变化,整个身体表面像是覆盖了一层朦脓的黑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