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事情是酱紫滴……

第四十一章 事情是酱紫滴……

        事情是酱紫滴。

        原本在槐树村毗邻的还有一个桃花沟村,有百十户人家,尤以姜姓为主。

        那里也有一个土地神神位,据说在上上上…某一任时,槐树村和桃花沟的两位土地神之间的关系很好,经常串门子那种。

        然而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具体怎么个起因谁也不记得了,总之,据说那桃花沟里一姜姓人家的寡妇竟然跟小叔子有染。

        大概当时这里的物产丰饶资源充沛生活富足,所以大家很有精力把规矩整的非常之森严。

        寡妇言行不检点都会被冠上y娃d妇的帽子,更何况跟小叔裹上,简直败坏伦常。

        依照姜家族规,不仅要开批斗大会,被人唾骂再用石头砸死,还要用猪笼装了沉塘。

        那场景简直血淋淋,凄惨无比。

        此后,桃花沟开始闹鬼,非常凶戾。连当时的土地神都要退避的那种,硬要做个比喻的话,就像刚刚成为土地神的枔靖与柯老二。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恶鬼就是那寡妇所变。

        寡妇第一个报复的便是小叔子,身上被利物割出一条条口子,白骨裸露,内脏流出,血肉翻翻,死状极其凄惨。

        而后是一家人也陆陆续续遇害。

        据说当时有邻居听到这家人死前惨叫和求饶,才知道是这个小叔子强上了嫂嫂,婆家人早就知道,还帮着自己儿子让媳妇隐忍。媳妇是外地的,只能就隐忍。

        后来事情还是败露了,这家人便把所有责任推到这媳妇身上,说是她主动勾引自家小叔子,败坏纲常,而且也是这婆家和小叔表现最正义凛然,跳着脚的骂女人坏了他们的门风啥啥的。

        甚至也是他们第一个往女人身上吐口水,砸石头…

        人们以为这恶鬼报复了那家人就会收手,结果是当年参与唾骂和扔石头沉塘的人接连遇害……

        人心惶惶,同时其余村民也郁闷了——你这恶鬼报复玷污你的小叔子和出卖你的婆家人就罢了,怎么还迁怒到我们头上了?我们不过是旁观者而已,我们也只是被蒙蔽而受人指使顺便吐了两口唾沫扔了两块石头而已。

        于是人们先是求神拜佛来降服这恶鬼,连土地神都不敢硬碰,其他精怪都等着这个世界乱再乱一点,巴不得神纲崩溃,就是他们阴邪精怪的天下。到时候这些自诩万物之灵的人类就统统都是他们的食物了。没有帮着恶鬼搞事情就不错了,怎可能帮忙遏制恶鬼。

        这个时候正好有一托钵人经过桃花沟村,此人法术高强。

        他找到那恶鬼,一番正义言辞的训斥后,便用法器封印在圆顶山中,并让村民每年在她忌日用香烛纸钱供奉,十年便能消除她的怨气了。

        此后桃花沟果真太平下来了,一开始人们对圆顶山都充满了敬畏,连看一眼都要心中默念罪过。

        可几年风平浪静的生活后,那些惨痛的记忆逐渐淡去,人们觉得那恶鬼也不过如此嘛。

        有了大人漠视的言传身教,几年后的一天,一群没有经历过恶鬼报复影响的小孩子到圆顶山玩耍,爬到封印上玩耍不说,竟然掏出小雀雀比赛看谁往供奉台上撒的更准……

        在神鬼的世界中,这简直就是爬到人家头上玩耍不说,要强行扳开对方嘴巴,让对方喝XXXXX

        …………

        大青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枔靖就知道,肯定坏事了。

        可心里并没有什么意外,这些镜头与她生前看过的一些影视剧里的桥段如出一辙。

        总之,所有的恐怖源头,必定会有那么几个作死的人搞事情。

        后面不用对方讲枔靖都能脑补出来:恶鬼发怒,引发大地动,将整座圆顶山震开,倾尽半匹山之力将整个村子都掩埋在泥石之下。

        怪不得枔靖现在查看周围地理,并没有桃花沟这个地名,原来早已被埋了。

        还是被削掉半座圆顶山给埋了的。

        大青小心翼翼感知了一下对方情绪,道:“其实这些我也是听当年救助我的那位土地神讲的,具体是不是这个样子也不甚清楚。”

        枔靖推算了一下圆顶山地震以及大青被那一届土地神救下的时间,想到了什么:“对了,救你的那位土地神和曾经桃花沟土地神是…好朋友…”

        她只开一个头,大青便继续她的话:“没错,当年槐树村的土地神正是救我的那位,他和桃花沟最后一位土地神关系很好……”

        他稍微顿了顿,“其其实当年他失踪的确有一部分我的原因,但…”

        但凡找到一丝能给自己辩解(洗白)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毕竟就算是对方看在他还能提供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上没有灭掉他,那以后呢?他的见识也就那么一点,总有被对方压榨完的时候啊。

        那个“但”字才刚刚说出来,枔靖便打断他的话,“当年桃花沟发生那么多的事,那里的土地神就没做点什么吗?”

        大青已经准备好的给自己洗白的话堵了回去,只能顺着女魔头,哦错是土地神的话往下说:“当时具体怎样我不知道,只记得他跟我说过一次,说…凡人间的恩怨情仇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就是…是破坏规则什么的。还说我以后修炼成妖仙后也不要干扰人类的世界。”

        尽管枔靖已经猜到几分,桃花沟最后落得那般下场必定跟神明不作为有关。

        大青的话听起来倒是有些耳熟,以前不管在影视剧还是现实中都会听到。

        这就像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一样,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些道理的,但……都眼睁睁看着在彼此拿刀子互插了,‘官’还不出手那要官来干什么?

        放在这件事也是一样,既然天道都安排有土地神了,职责上明明白白写着庇护一方,你却说不能干扰人间秩序而不作为,那要你来干什么?

        大青小心翼翼感应对方的情绪波动,以及准备接下来如何应对。

        结果对方并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刚才你说了桃花沟的历史,那这跟村里几个孩子丢魂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她知道对方可能会讲一大段“前情提要”,但这个“前情”也太长了。

        桃花沟覆没事件里面还有很多细节不清楚,也不可能单从一个人口中得到全部真相,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探寻不迟。

        还是话归正题吧。

        大青:“话说那恶鬼在震塌圆顶山埋了桃花沟后几十年都风平浪静,看起来是平息了……”

        “这几十年都没再发生什么吗?”

        “没,没……”

        枔靖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大青感觉残魂都禁不住瑟缩一下,有些心虚地往养魂木中心蜷了蜷。

        大青又继续:“大概十多年前,一场暴雨后,从山中冲一个黑陶罐,只要在月圆的时候就会从里面传出婴儿的啼哭声。而后也不知道人们怎么就觉得只要朝着那黑陶罐跪拜供奉就能想生男孩想生女孩声女孩,一时间很多村民都去了。莫说,那陶罐还真的灵验,反正我偶尔从那里经过,听其他小鬼说的。”

        枔靖搭话:“还有这样的事?莫不是一个圈套?”

        大青:“阿枔你还真说中了,那就是一个圈套。几年后,最开始跪拜生下的孩子长到四五岁就莫名其妙地丢魂,请道士,求法师,拜土地…呵呵,反正之前的那些土地他们也的确没没…”

        枔靖:“你的意思是这次村民孩子丢魂也是怎样的?是因为他们跪拜了陶罐后生下的孩子?”

        大青:“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看起来有些像。之前那些小孩便是失魂后慢慢死去。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毕竟当年丢魂的孩子很多,就算人们再信奉黑陶罐也不可能继续跪拜了。有一个村民结婚好几年都没能生养孩子,于是就去跪拜黑陶罐,生下几个孩子,可最后几个孩子都陆续丢魂而死,那村民就疯了,把陶罐砸了。”

        枔靖一缕意识轻飘飘从大青残魂上掠过,淡淡地道:“所以,你在之前那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大青觉得这个女魔头看起来年轻,但比之前那几个土地神都要贼,什么将计就计,偷袭,反杀一溜一溜地。

        传音都有些颤抖了:“阿枔我我承认我的确是想取得你的信任然后…但但我还没有能力将那些陶罐碎片收集起来,我我也没有去掠小孩的魂魄。不过,我想我应该知道是谁做的,三娘,也只能是她才有这能力。但你现在还不能去,那里真的非常危险。”

        枔靖轻轻笑了笑,语气柔和道:“呵,你不要这么紧张嘛,你要相信自己的价值不止这点儿。我们都如此坦诚相见了,你又何必藏着掖着呢,有什么直说便是。”

        大青:“实际上这次要毁坏您神室的计划的确是我我们做的,不过我在其中就相当于一个跑腿的。其实当年陶罐被砸后还有过一段时间的血雨腥风,但凡进入那片区域的所有生灵都会自动地到碎片旁边自杀,非常之惨。后来也不知道三娘用了什么方法将那些碎片收集起来,炼化多年才终于驯服,勉强为自己所用。”

        “这次便是她说砸掉你的神室,让你无家可归,然后……然后再将你炼化,提取神牌。我虽然有化形的能力,但是一个陌生人一时间很难说服村民。正好柯老二对于蛊惑人灵魂很有一套,让他先诱骗几个灵魂,然后再以此契机蛊惑其余村民。根据商议的计划是我们同时行动。”

        “实际上柯老二想独吞所以提前了时间,我也想独吞,所以趁机干掉他后也没有带你去三娘那,而返回我自己的家。我以为让那几个前土地神的残魂让你放松对我戒备甚至对我信任,这样我就能…夺取神牌了,没想到最后会…”

        说到后面时声音越来越小,几不可闻。

        当他终于将所有一切说出来时,感觉整个残魂都彻底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