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供品上的封印

第四十章 供品上的封印

        枔靖是真的累极,吃饱饱后没和大青交流多久就困意袭来,躺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大亮。

        精力值已经完全恢复,枔靖睡眼惺忪地伸伸懒腰,略略的慵懒中说不出的自在惬意,原来当神仙这么爽呀。

        ——不过,这一切前提是她能坐稳这个位置。

        唉,一想到这个严峻的问题,枔靖感觉整个人彻底醒了,噌地从床上坐起。

        【许愿录】上又增加了不少村民的许愿,昨天太忙了没来得及细看,她打算今天仔细整理一下,看能不能捋出比较简单容易完成愿望。

        如此一来既向村民证明她这个土地神是真真切切地能帮助他们。二来嘛,当然是赚取酬劳,功德。

        还需要至少200的功德才能点亮商城,才能购买武器防具什么的……

        枔靖一边思考着这一天的日程安排,一边下床走向置物架拿个苹果啃啃,哪知视线扫过屋中的桌子时,蓦地愣住了。

        咦,又是供品?

        昨天她不是已经全部都整理完了吗?

        怎么又有了?难道是…村民又来给她供奉了?

        枔靖忍不住自言自语:“啧啧,我这都没给大家做什么实事呢,便又给我供奉这么多的供品,让我怎么好意思呢…嘿嘿”

        嘴里虽然说着“怎么好意思”的话,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晶亮的眸子里也是满眼的小星星。

        三两步跑到窗户朝外面一看,空空如也,此时太阳都快升到正中了,哪有什么村民。

        难道是村民供奉完已经离开了?

        地上除了昨天香烛纸钱的痕迹外,并没有新的。

        既然不是村民烧给她的供奉,那又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的供品?

        枔靖转回来,视线在这堆供品上来回睃寻,终于觉出什么不对劲了。

        ——她发现这次突然出现的供品和之前的不一样:除了少量香烛之外,其余大部分都是……布料。

        没错,就像以前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卷成一卷一卷的那种布料,至少五六卷略微杂乱地堆在方桌上。

        而且这些不料的颜色都特别鲜艳,除了红色就是橙色。

        好奇怪,这也行?

        她突然想起生前有人会给死去的亲人烧整套纸糊的别墅和各种家具电器等等,莫非…那些村民也给她烧了纸衣服纸布料?

        为什么要给她供奉这个?

        难道是她之前对于三媳妇“显灵”时没穿衣服?

        她发誓,她当时绝对穿了的,还是很传统的斜襟短衫。

        枔靖欣喜中难掩心中的疑惑,回到桌前,然后下意识伸手朝这些不料摸了上去……

        下一秒,让她更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她的手,竟然从这些东西上直接穿——过——去——了!

        她现在可是能量体和实体统统都能掌控的土地神呢,也就是说不管面前的究竟是能量化的东西还是具实化的物品,她的手都不可能直接从上面穿过。

        这份惊异让枔靖的手悬停半空好一会才回过神,然后又在这些供品上来回划拉两次,依旧如此。

        眼前的东西她看得见却摸不着,真是怪哉。

        就在这茫然之际,虚数空间里,被一大堆供品挤在角落里的大青传来弱弱的声音:“阿枔,这些…应该就是所谓的供品封印”

        “供品封印?”

        大青的话让枔靖心神一动,只听大青就像被谁捏着他嗓子一样,“就像他们许愿的供品一样,帮他们达成心愿后就会带着许愿的供品来还愿。而这些就是提前支付的许愿的供品,他们虽然把供品拿来了,但只有在完成他们的愿望后才能解开上面的封印,才真正属于你…”

        枔靖略略有些错愕,还有这样的操作?!

        就像给骡子前头挂一草料,看得见,吃不着。

        没错,她就是那头骡子。

        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啊!

        心中叹了口气。

        不过枔靖很快调整好心态振作起来,扫走刚刚升起来的负面情绪。

        转念一想,她是这里的父母官呢,神牌上清清楚楚写着土地神的职责,就是要守护一方水土,庇护一方子民。

        若是不能为大家做点实事,要她这个神明有何用?

        难道天道看你长得乖所以随随便便让你当神仙?白白享受供奉还长生逍遥?

        枔靖很快摆正自己的心态,她决定先弄清楚这些封印供品中村民究竟许的什么愿望。

        毕竟,桌上的布料让她看到了或许在点亮商城之前,也有提升一丢丢“防御力”的可能性了。

        思及此,枔靖将自己意念作用到这些封印的供品上。

        于二伯家的心愿:我孩子的魂走丢了,求土地神救救我孩子

        于大木家的心愿:我孩子已经昏睡两天了,求土地神救救她吧。

        张大婶家的心愿:我接连几个孩子夭折,定然被精怪邪祟所害,求土地神帮民妇做主……

        一连好几个都是因为孩子夭折或者魂魄丢失的案子。

        只有最后一个许愿不同,许愿者是槐树村于树根家,不仅是他一个人许愿,而是他和媳妇都许了同一个愿望。

        【于树根家的愿望】:前不久,过世的老母亲给他们托梦,说她原本是要去准备投胎的,却被一个鬼王给拦截,要娶她当鬼妻。让他们救救她……一开始他们并不相信,毕竟老母亲仙去已经六十来岁,怎么可能呢?

        可这些日子隔三差五做这样的梦,而且老母亲一次比一次憔悴焦急恐惧。

        正好,这次土地神显灵事件,于树根夫妻便和其他村民一样,便在家中向土地神供奉许愿。

        芩谷看了一遍都没什么头绪,一拍脑袋,对了,她不是还有个信息提取器吗。

        昨晚大青说这小小地方潜藏阴邪精怪不少,他背后有更厉害的三娘,而三娘背后还有更更厉害的天机娘娘。

        但枔靖太累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思及此,枔靖意念一动,把大青拎出来问问。他在这个地方那么久,肯定知道的更多。

        以前没有信息提取器就只能靠自己摸索,现在有一个送上门的,不问问都对不起她提供的寄宿空间。

        大青内丹和那块养魂木缩在空间最角落,憋仄的都快踹不过气来了。

        关键在如此狭小空间里,他也不敢有半点怨言。还要随时随地去主动感应这个女魔头…的想法,需求。不不,绝对不能冒出“女魔头”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是阿枔,土地神,土地上神!

        为了这一缕残念能苟延残喘,也是很拼的了。

        所以当枔靖刚刚准备询问他时,他立马便传音过来:“其实前面那些关于孩子丢魂或者夭折的事件以我看都跟一个家伙有关”

        枔靖:“上次柯老二说你们联合做了一个什么局,掳了村民孩子的魂魄?是你们把村民孩子的魂魄勾走的?”

        大青忙不迭地应道:“阿枔明察,这种损人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当然是坚决反对的。还有之前的事情我也是被坏人蒙蔽唆使,我现在已经弃暗投明,阿枔大人大量……”

        枔靖:“不是你又是谁?”

        “阿枔莫急,我正要说的就是这个。三娘,肯定是三娘干的,不过说起来话有点长……”

        “无妨,你且说来听听。”

        枔靖当然知道这家伙并没有吞噬生人魂魄,她只是诈一诈。

        因为他自身本命魂中蕴含了当初那个土地神救助他时给与一点土地神神力,所以可以顺理成章地在土地神被害时将对方的神魂据为己有,让他在短短百年时间拥有如此高的修为!毕竟一个土地神的神魂可比普通生人的魂力多多了。

        现在枔靖一扫昨天疲惫,精力满满,又有时间,正好让对方给自己科普一下这个地方的情况。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听对方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再行计议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