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残魂中的剩余价值

第三十七章 残魂中的剩余价值

        枔靖猛地一愣,身体紧绷,意念一动,唰地将擀面杖拿在手里。

        丫的,竟能无声无息对自己传音入密?不管是敌是友都太恐怖了吧!

        四下张望一圈,声音故作平静地问道:“入梦?阁下是怎么知道啊?莫非阁下之前做过?”

        她睃寻一圈也没发现有可疑的阴邪之物,只好耐着性子询问以追寻声音来源。

        很快那声音回应道:“你…你不要紧张,我我现在对你真没恶意,我我只是想帮你…你……”

        “哦,原来是你啊。”

        当那声音再次传来时,枔靖便弄明白了,紧绷的精神稍稍放松下来,原来是从虚数空间传来的。

        对方之所以能对她传音是因为灵魂体没有身体生命磁场防御,这种类似电波的信号很容易就传入灵魂体的意识中了。

        比如鬼物对普通人就不能随便传音,她刚才叫妇人住手对方无法听到也是这个原因。

        枔靖意识沉入空间一看,声音来源正是那颗大蛇内丹。

        她取得内丹的时候虽然没发现明显异常,但一项谨慎的她觉得直接吃不怎么稳妥,打算有时间再好好研究。

        果然,这才过去一天时间呢,对方就等不及露出猫腻了。

        内丹和养魂木都属于实物,同存放于实物格,但她并没有将它们放在一起。

        而现在内丹自动滚到养魂木旁边,隐隐看到有一缕飘渺雾气缠绕在养魂木上面。

        枔靖在说出那句话时便打算取走养魂木,准备活活耗死这丫的。

        内丹上的残魂感应到一个强大的无法抗拒的力量想夺走养魂木,雾气下意识地将养魂木抱的更紧了,急切切地道:“阿枔别别,求求你千万别拿走养魂木,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真的只是想帮你,我真的能够帮助你……”

        枔靖不由得掏了掏耳朵,话说“阿枔”这个称呼听起来是真不怎么顺耳啊。

        虽说从现实意义上讲她还要感谢这家伙坑死了那么多前辈,她才有机会成为土地神呢。

        然而在这些阴邪精怪的眼中,她和其他土地神一样,都是他们的猎物。

        唯一区别是其他土地神死了,她还活着!

        此刻,这个罪魁祸首加手下败将的家伙竟然说能帮她?

        枔靖看对方的样子,脑中转过一些念头,收回想取走养魂木的意念,道:“那你且说说看。”

        大青刚才被对方雷厉动作吓的残魂都差点乱了,连忙道:“其实我现在被掌握在你手中,只剩下一缕残魂了,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我我也知道以前我我的确有眼不识大人是我我咎由自取,但我我知道很多关于你你们土地神的事,我都可以告诉你。阿枔你看,我现在对你不仅没有丝毫妨碍反而很有用,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我什么都不需要,只求你别拿走养魂木…”

        他知道对于这种真正行事果决的人而言,现在谈条件就等于直接告诉对方“你杀了我吧”,最好办法就是让对方觉得自己对其还有利用价值,只要现在能保存这一缕残魂和意识,才有以后,才有徐徐以图的可能。

        枔靖心思电转间,眉眼间的狠厉悄然褪去,语气也变得亲和了,“呵,瞧大青说的,我们之间都老交情了。话说上次全靠你的协助我才能解决那只恶鬼呢。没想到你现在还能保留一丝意识,实乃万幸啊。对了,你说可以把所有关于土地神的事都告诉我可是真的?”

        她在这个世界最缺的除了实力,还有——信息。

        夭夭跟着土地神时间久,但是这家伙什么都没学到。

        小黑子看样子倒是有些来历,但对方基本都不跟她搭话。

        现在有一个主动与她交流,还能被她掌控的就在眼前,没理由不好好利用一下。

        当然,鉴于对方的累累前科,她在获取其提供的信息时,还要小心甄别才行。

        “实乃万幸”?

        大青看着对方那真挚又热情的笑脸,如果不是之前他被对方偷袭杀死,拔牙抠丹,甚至就在刚才自己稍稍露出气息对方就毫不犹豫下杀手……他差一点就信了这家伙的话。

        此时再回想之前他们做的一切,竟还妄想凹深情人设去诱骗对方?想想还真是幼稚啊。

        大青哪敢跟对方在“真情”“假意”上较真,连连迎合道:“是啊是啊,多谢阿枔拨乱反正才才让我迷途知返,我我一定把握机会痛改前非……”

        枔靖呵呵笑道:“呵呵,好说好说。刚才你说我们可以通过入梦将意念传递给生人,可是形势那么危急,让对方做梦来得及吗?”

        枔靖当然知道对方既然能在时候感应到自己的一些想法并提示,那么在之前他也肯定知道自己想阻止妇人,可他却在事后才说,就是为了证明他还“有用”。

        她并没有说“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之类毫无意义的话,就连一丝丝抱怨的意思都没显露分毫。

        大青忙道:“其实我们对生人入梦和我们现在的交流是一样的,意念都在瞬间就完成了。或许对于当事人而言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实际上在旁人眼中她就只是稍稍打了一个盹儿而已,并不会占用现实时间。”

        枔靖哦了一声,揣摩着怎样“入梦”,大青又自动自觉地将入梦之法传音之法都告诉她。

        方法很简单,将自己的意识或者是灵体进入到对方的灵台中就行。无论是直接告诉对方怎样怎样,还是制造一些幻境(梦境),都需要一定的能量。

        大青说完后,有些不确定地问枔靖:“对了阿枔,你…不会真的还要对一个普通农妇补偿吧?不就是被荆棘刺了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平时也经常磕磕绊绊的呢。更何况当时情况那么紧急,你也是为了救夭夭他们啊。”

        枔靖反问:“有什么不妥吗?”

        大青:“哦,没什么……我我就是觉得这些愚夫愚妇根本用不着对他们补偿什么么的。你只需要稍稍对他们显显灵他们就会对你虔诚叩拜,心甘情愿给你送源源不断的供品了…其实之前的土地神都是这样的…你是神,他们只是”

        大青越说越溜。

        在他看来自己完全偏着土地神这一边的,他说的也的确是神鬼世界的生存规则,而这个新来的土地神很显然还不懂这个规则。

        枔靖不等他说完,便冷声打断他的话:“哼,本神怎么做事还用你来教不成?你最好如你刚才说的那样。”

        刚才问一下就是以为神祗弥补凡人有什么讲究之类,没想到对方却说这个。

        枔靖衡量是否“应该”做什么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换位一下,自己站在对方位置也能接受的话就行。

        就刚才用荆棘刺伤妇人事件,她不管别人如何去想和处理,反正她自己若是妇人的话肯定心里不爽快。当然应该弥补一下。

        嗯,只要没什么禁忌就好。

        抽回意识,道不同不相为谋。

        大青见此,心中“咯噔”一下。

        丫的,难道自己揣度“圣意”揣度错了?之前不是看起来那么凉薄那么无情那么铁血的吗?对那些游魂也是钓鱼执法,简直比他见过的所有土地神都要狠。

        他还以为她对这些普通凡人也是一样,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若是自己的意见与对方有一定共鸣,无疑会增加他的生存几率。

        哪知,竟是押错了地儿。

        他连忙补救:“阿枔你别生气,其其实我也觉得人家那么虔诚地想帮忙打理神位,却无缘无故被刺了,是是很冤枉。我的意思是…其他的神仙都是那样的,我真没别的意思,阿枔你要相信我,我完全和你想的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