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沉甸甸的信仰

第三十六章 沉甸甸的信仰

        枔靖几乎下意识的就拿起就近的一只烤鸡,好香,好诱人…她感觉此刻她的小肚肚也出奇的饿…

        昨天显示神明手段时,她的确想过“土地神显灵”的信息肯定会传回村子,人们或许出于敬畏或者祈求保佑什么的而带着香烛供品前来。

        她以为会过两天呢,没想到这么快。

        枔靖正要尝尝这烤鸡的滋味和前世的有啥区别,以及安抚一下咕咕叫的肚子时,窗台方向传来夭夭焦急的呼救声:“小土地救命,小土地快来啊…”

        枔靖偏过头就看到小桃树几片可怜巴巴的叶子在窗户晃动,一只粗糙的大手正紧紧拽着小桃树细小的枝干使劲儿地扯。

        有人欺负她的手下?!

        她顿时一惊,直接丢下手里的烤鸡跑到窗户前。

        只见夭夭的灵体此刻和小桃树彻底融为一体,一边努力对抗大手的揪扯一边憋着劲儿给枔靖传音求助。

        “小土地你快劝劝那些村民,他们,他们要把我拔掉,我,我快要撑不住了,小土地…”

        可不,枔靖探头往外面一看:一大群扶老携幼的村民围在她神室周围,有的在铲除周围杂草,有的平整地面方便跪拜,有的干脆开始清理石头上的青苔树枝落叶什么。

        一边整理一边无比虔诚地说,之前他们忽略了土地神,让她多多担待之类。

        还有的村民没来得及供奉,手里提着供品排队地等着向她这个土地神祷告。

        神位前,还有正在燃烧的香烛纸钱,以及堆满了一地的各种供品,相当地壮观。

        那些堆在地上的供品便在人们的祷告中,逐次地升起一个个虚影,纷纷汇聚到神室中的小方桌上。

        比如原本供奉的是几个苹果,就从实物的苹果上升起透明的苹果虚影。

        如果是鸡鸭,则是鸡鸭的虚影。

        蜡烛苹果就是蜡烛苹果的虚影……

        实际上就是一种信仰念力的能量化。

        小方桌上那一大堆的供品就是这样来的。

        不过还有一些略有不同:人们烧是纸钱各有不同,但是能量化后都变成统一样式的巴掌大的透明能量纸,每一张都统一面额:1能量。

        而线香燃烧后便意味着完成供奉,能量化为一缕一缕如同透明丝线一样的轻飘飘东西,硬要形容的话,那就像一根根长长的粉丝。每一根相当于2-3能量。

        且说枔靖听到夭夭求救声立马扑到窗户边,视线一扫过就看到神位旁边,那个趴在石头上想要将小桃树拔掉的粗糙大手的主人——一个略微黝黑干瘦的中年妇人。

        此刻在枔靖的本质视界中,夭夭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根死死抓着石头缝儿,“小土地快啊,呜呜,我我的身体快被扯断了,好痛,呜呜,小土地——”

        小桃树一旦被拔,意味着里面脆弱的灵室就会崩溃,夭夭和小黑子便没了居所。

        夭夭的力气怎抵得过生人的力量,眼看着根须都被扯出来一截,枝干也出现断裂的痕迹。

        枔靖一看,这怎么行。

        这两个月来相处还算和谐,他们本质也不坏,算是她在这个异时空真正的邻居。

        况且她还和他们签订了主从的契约呢,她有责任给与庇护。

        枔靖连忙跑到院坝边上,朝妇人挥舞双手大叫着让对方停止拔树,可是人神有别,她还没掌握在生人面前现身的技巧,之前因为没有生人也没有那么多能量给她练习。

        所以此时对方根本听不见也看不见她。

        眼看着小桃树就要被扒掉了,怎么办怎么办?

        枔靖终究成为土地神时间太短,情急之中根本想不出与生人交流的法子。

        用神力吗?普通人根本受不住,轻者魂魄受损,重者就会变成被她打散的其他阴魂一样。

        对了她不是还有实体的力量吗?

        枔靖视线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两根荆棘藤……

        且说那妇人已经拔掉神位周围的其它杂草,唯独这棵小桃树——不管是什么树啊草的,影响到了他们的土地神就是不行!

        说来也是奇怪了,这小桃树明明看起来那么的瘦弱,却异常地顽固,她扯了几下都没能扯掉。

        突然间,她手中吃痛,哎哟一声,连忙松开手,放眼下一看,手掌上竟莫名多出几颗荆棘的尖刺?!

        拔掉尖刺,一个血珠冒了出来。

        咦,这里怎么会有荆棘藤呢?刚才明明没有的啊……

        本来所有人都怀中无比虔诚的心为被他们冷落许久的土地神打扫神位,所以哪怕最微小的细节都会被无限放大并往“是否是土地神显灵”以及“是不是土地神在给予他们某种提示”上面去解读。

        所以,当那妇人说出:“奇怪了,刚才我拔其它杂草的时候明明没有荆棘藤的啊,怎么突然就……”时,立马就有人说道:

        “哎呀,于老三家的,你快别拔了,我看这小桃树已经与土地神长在一起了,不一般啊。刚才一定是土地神显灵,让我们不要拔这棵小桃树。”

        人们连连附和:“对对,不能拔了,要不然刚才我们把周围所有杂草树枝都清理干净了,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几根刺儿条来阻止你呢?”

        那妇人本来心中就有些惶惶,此时听众人这么一说,顿时脸都快吓白了——天呐,自己莫不是得罪神明了!

        “噗通”一声便跪地上磕头求饶,连手上被刺的血珠都毫不在意,“土地神保佑,土地神息怒,我刚才并不是有意的,求土地神明察。民妇一定尽心供奉,求土地神开恩……”

        莫说,这次人们对土地神显灵的解读还蒙对了,正是枔靖这个小土地在给与的提示。

        枔靖连忙去查看小桃树,好几条根都被扯断了,枝干也差一点就断裂。

        此时,夭夭绒球一样的身体上伸出细细的触须,落在桃树受伤的部位,用自身的能量慢慢地修复着。

        他感应到枔靖关切又心疼的目光,立即表现出开心的样子:“谢谢小土地帮夭夭解了围,小土地是最棒的小土地。夭夭以后一定好好努力,不再给小土地添麻烦…”

        枔靖露出慈爱又温柔的笑容,伸手抚摸了摸比之前更加瘦小的绒团,轻轻点了下头:“嗯!”

        见夭夭没有大碍后,便转向另一边的村民。等把这些事情安排好后再来好好安抚夭夭吧。

        且说因为荆棘刺事件,众人被妇人这么一带,都放下手里的事情,朝着神位磕头作揖。

        枔靖感觉在香烛纸钱缭绕升起的氤氲烟雾中,一股庄严肃穆的犹如来自洪荒的气息弥漫。

        她也在潜意识中变得严肃庄重起来。

        小脚丫踩在光洁的石板上,走到院坝边上,看着面前跪拜的村民们。

        当她意念中冒出“查看”的念头时,他们头上“啵啵啵啵”冒出一个个的属性值气泡。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个绿色的小球缓缓升起,并汇聚到她的身上。

        这种绿色小球她比较熟悉,她前生最后一幕记忆便是人们为她送行时的感恩。

        当绿色小球融入身体后,枔靖发现和前生的纯粹感恩又有些不同,这些小球中几乎每一个都包含了一个或者多个愿望。

        于是带着愿望的绿色小球最后纷纷化作神牌上【许愿录】上的一行行的任务列表。

        不管怎样,枔靖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被人跪拜,承载着人们的希望和信仰。

        没来由的,她感觉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这便是人们对她或者说对神明的信仰啊。

        视线从人群中扫过,最后落在那个叫于三媳妇的中年妇人身上。

        刚才便是她在清理神位枯枝败叶时想顺便拔掉小桃树。

        她当然不知道土地神和小桃树之间的关系,她只是想整理土地神神位。

        然而枔靖情急之中却用荆棘藤刺伤了她的手。

        这就像是她为了帮一个朋友而把另一个帮自己的人拿针刺了一样。

        她自认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也不是把无辜人的牺牲当作“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被刺了一下嘛”的狭义的“大咧咧”之辈。

        她可以对那些恶鬼精怪痛下杀手,但却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伤害到“自己人”。

        或许在妇人和村民眼中完全没有觉得刚才的“提示”有何被冒犯之处,但她仍旧打算为这个无辜的妇人做点什么,以弥补刚才的误伤。

        就在这时,枔靖恍惚听到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在意识中响起:“…其实,神鬼与人的交流可以通过入梦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