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幸福来得好凶猛

第三十五章 幸福来得好凶猛

        眼前,几块养魂木上的残魂没有了符文束缚,那些被强行格式化的印记自然而然消散。

        也不等枔靖再做出什么,残魂便自然而然幽幽地消弭于天地间。

        一切皆化为云烟。

        枔靖不知道这些前辈们还能不能进入天地轮回,是否还能保留曾经的功德,是否能重生在某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她轻轻叹了口气,“唉——”

        心情有些复杂,有些些感慨。

        但转念一想,若没有这些前辈们的失败,又怎么能轮到她这个功德暴发富呢。

        “土地大大,土地大大——你不要走,不要走”

        夭夭努力想要将那缕残魂留下,可只是徒劳,不管他如何不舍,如何挽留,残魂中已经没有丝毫关于他的印记,没有一点停顿地从夭夭怀抱中飘散开。

        枔靖伸手轻轻抚摸粉色的绒团,手感竟无比丝滑柔软,脑海中莫名冒出前世撸猫的画面。

        不不,太不正经了,人家与恩人生离死别,她竟然想的是手感。她怎么能这么不地道呢。

        枔靖收回思绪,在心中做好心理建设,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面色凝重一些,才沉痛地说道:“夭夭你也别太难过,实际上我这次能干掉那大青蟒全靠那位前辈,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前辈也算是亲手为自己报了仇……”

        夭夭猛地望着她:“小土地,你说土地大大他亲自杀了大青那个叛徒?”

        枔靖之前就对这家伙单一脑回路有些了解,所以对方通过自己的话得出这样结论一点也不为奇,她柔声补充:“差不多吧,可见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前辈为自己报仇雪恨,可以安息了。”

        ——若是没有大青这些家伙的话,以前辈的功德和一心守护一方的志向,在神道上定然有一番成就。却被害死,就算是最后害死自己的家伙也死了,可这之间无论如何也没有等价可言,怎会真正甘心,安息?!

        就像她前世看到凶手伏法时,虽表面和大家一样说“法网恢恢”,但内心却觉得这中间没有等价。

        生命本身平等,但是拥有生命的个体价值却不一样,如果只谈生命本身而忽略个体价值,那个体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枔靖觉得,之所以说“报仇雪恨”后可以安息,指的应该是因果的了结。

        因为害死你的人也受到惩罚,所以你在这个世界的因果了结了,便与这个世界没有关系了,就应该去应该去的地方了。

        枔靖也只能如此安慰夭夭。

        已成定局的事,除了安慰释怀,难道让人一直困在漩涡中饱受精神折磨?那些觉得亲人(爱人)死了你凭什么就应该快乐生活的人,一定要远离。

        枔靖在心中告诫自己——她以后争取不要成为被别人劝“你可以安息了”的那个。

        枔靖将夭夭送回小桃树灵室,窗台上剩下八块剖开的养魂木,仍旧有一定养魂的功效。

        她想了想,放了一块在随身空间的实物格,剩下的收到架子上。

        反正屋中也没啥收藏,万一以后遇到需要帮助的魂魄呢?

        虽说有很多怨念恶念的阴魂,但也有蒙冤的可怜人,她现在身为土地神更应该是非分明,该灭的灭,该帮的帮,才是真正庇护一方。

        晚上,枔靖没有出去割韭菜。

        主要是那些无意识的游魂被她清理的差不多,再则她今天本来收获满满应该很高兴的,但因为亲眼目睹几位前辈的下场,让她心情变得很沉重。

        是以早早就躺床上休息,畜养精力,稳固心志。

        这一晚枔靖睡的并不怎么踏实,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些奇怪的画面。

        画面中的事情基本都发生在神室:她感觉“自己”在帮一条蛇包扎伤口,然后把“自己”的神力助其稳固心脉;她看见“自己”听到门外呼喊求救,刚一打开门就被狐狸精拖出去吃了;她还看见“自己”被叫出神室再也没有回来……

        真切的就像真正发生在枔靖自己身上一样,可又迷迷糊糊飘忽不定。

        枔靖并没有抗拒这些带着无比悲痛惋惜气息的信息,而是完全照单全收。

        别人用生命用魂灵之源得来的惨痛教训,她不过是感受一下别人的悲痛便能轻松获得宝贵的教训,她赚大发了!

        枔靖不知何时才真正进入睡眠,身体的精力也在慢慢恢复。

        而在虚数空间的实物格里,那颗从大青身体里取出的内丹隐隐有些不安了。

        他的魂体被枔靖收进聚灵瓶后还能故作冷静,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还留有后手——内丹。

        很多动物妖修炼都会在每一次的进阶中将自己一部分本源魂力融入到内丹中,也就是说即便自己的身体和魂体都被灭了,只要对方还要利用他们的内丹,都有翻盘的机会,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

        然而这个土地神从将他内丹放进这个特殊空间后,除了用神识查看了一次后便再没过问。对他这个在所有修炼者眼中价值连城的妖物内丹无动于衷,让他蓄力许久就等着夺舍的计划无法实现。

        内丹里残留一丝魂力没有身体生命磁场支撑,很快就会消散。

        他不由得想到,或许这个该死的土地神是故意把内丹晾在这里的。

        她哪里是新手小神,简直就是一老油条!

        说不定还是某个了不得的大神因为犯错什么的,而被贬谪到这里当小土地神的。

        没错,肯定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能在继续等下去了,必须主动出击。

        只是,他一开始就以“走心”路线接近对方,实际上挖了一个好大的坑。挖坑失败不说还被反杀,以对方心性,自己再表示投诚的话,她会相信吗?

        唉,没想到好不容易修炼小成,却落得这般境地。

        一边想着一边努力挪动内丹,朝那半块养魂木靠近。

        …………

        枔靖是被一阵热闹非凡的人声吵醒的。

        与此同时还有从神牌中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提示音:

        村民大壮供奉两支香烛,三根线香,四分纸钱;

        村民于三婶供奉两支香烛;

        村民二妞许愿……

        枔靖猛地坐了起来,脸颊有一丝冰凉之意划过,伸手一揩,竟是不知不觉在梦中留下的泪滴。

        回过神,她连忙翻身下了床,正要看看门外发生什么事,却发现桌子上堆了满满一桌子的供品。

        供品?……

        枔靖感觉大脑有一刻宕机,有些懵。

        桌上的供品除了普通的香烛纸钱外,竟然还有水果花生核桃…咦,这是…猪头肉?鸡鸭?

        几个月都没真正尝过食物的味道,不,别说没尝到,就是连闻都没闻到啊。

        没想到一觉醒来这些只出现在前世的美食竟真正呈现眼前!

        在她的视线中,桌子上的供品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了,可仍旧以眼见的速度不断增加,那些整鸡整鸭猪头肉什么的凭空冒出来,小山规模逐渐变大。

        幸福来得也太突然太凶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