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新奋斗,新起点

第八章 新奋斗,新起点

        枔靖唯一做过的被原生世界公认的善行,便是她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那次轰轰烈烈的壮举。

        但她身边的人却做过很多被人们称道的好事。

        比如搀扶摔倒的人结果被对方给讹上的同事,幸好有视频为证,于是对方说当时没看清楚,结果是耽搁了几天上班,然后被网上一通品头论足;

        比如出面制止扒手的同学,对峙时受害者否认自己东西丢失,而她却被几个人围着警告,结果是耽搁了半天时间,接下来一个星期都有些胆战心惊,还换了公交车路线;

        比如那个借钱给朋友救急的闺蜜,当她自己急需的时候像孙子一样去求人家还钱,人家却根本不鸟她。

        最后竟是以对簿公堂才了结,将本来和谐美好的表象撕得血淋淋滴滴。

        关键是事后人家还到处宣扬她闺蜜“不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看错了”之类的酸话。

        当然明白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也拎得清,但大多数不知情或者本来就偏的……结果把关系搞僵自己名声也搞臭了,心情也整不爽了,何苦来哉。

        可见别人的认可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自身是否得利,对自己有好处那自然对这个人翘大拇指,否则则是摇头瘪嘴这人“不行”。

        除了这种“正常”情况,还有的就是对他/她好,人家也觉得理所当然,也不会说你半个“好”字,这样的也大有人在。

        枔靖觉得,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吸取了周围人的经验教训,而让自己理性地规避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她自以为的精明实则是建立在别人用血泪金钱买来的教训上的。

        综合了这些,昨晚上她不为屋外上演的一幕幕大戏所动,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

        所以,当枔靖知道自己是因为功德而被传到这个界域还成了小小土地神时,脑海中会下意识冒出“天道太草率了”的感觉。

        难得她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此刻在界域之外的九重天上,代表了规则的神庭大佬们也这么觉得:让一个撞大运的功德暴发富来当地方父母官,会不会太草率了啊?

        然则,他们现在若是还有经世积善的善人怎么也不会落到一个暴发富头上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那些小界域里好多神位因为秩序混乱乾坤混乱而崩溃掉。

        连神位都没有,以后恢复世界秩序更加困难。

        现在,总算是有人将那个神位的位置占住了,不至于立马崩溃,有胜于无吧。

        …………

        枔靖弄清楚神祗,神位,神牌以及神力之间的关系后,也终于明白自己身体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透明,但触摸却是实体。

        ——普通人死后的魂魄都是如烟雾一样,风一吹就要散的那种,而她是因为准土地神的身份,在魂魄外多了一层神力的加持。

        枔靖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和斗志一样:啧,自己这一起步就比普通魂魄强,看来自己临死的壮举是做对了!

        只有她知道,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将煤气罐拖出去是她最最最明智的选择。

        事发在安置房的二楼,因为一些原因以至于里面十分混乱,而她是好不容易才成为那次公司宣传和义举相结合的行动组织者,做得好就升职加薪,若是……

        在当时的情况,若她自顾逃跑的话,除非直接跳楼,否则都可能受到波及——因为她用了湿毛巾覆盖煤气罐,在一定程度上降温和减缓火势。不采取行动的话肯定爆的的更快。至于跳楼,即便是二楼也肯定会受伤,关键是还会贴上自私恶毒之类的标签,对于她的特殊工作性质而言,一旦报道出去,基本上就社会性死亡…

        所以她搏一把,以前看电影电视里好多不都是冒火把煤气罐搬到安全地方都没事吗?

        成功的话就是双倍的好事,不仅救人救己,自己还能落个好名。

        失败的话……也就是社会性死亡和现实的死亡的分别而已。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此时的枔靖不管是否有神力的加持,究其根本,她已经脱离了碳基生命体,成为了特殊能量组成的生命体。

        将对身体生病衰老腐败的担心转为神力实力等级的担心。

        枔靖打算将自己外形稍稍改变一下。

        毕竟总是透明很不习惯,在生人面前显现也不至于太过惊悚,当然,在生人面前显现是需要耗费一些神力。她现在还不够显现的资本。

        既然是土地神,应该更接地气才是。于是意念一动,身上出现藏青棉布的斜襟衣服和同色长裤。

        又稍稍修饰一下,让她看起来更慈祥一点,温和一点,亲切一点。

        不错,有那么点意思了。

        枔靖再次打量自己的神位——房间,有些些感慨。

        以后,这就是她的家,她的新的奋斗的起点了。

        不由得生出一种归宿感,和莫名的激动和亢奋——

        想她生前奋斗二十多年才刚刚交了首付,还差十几年的贷款,还没真正搬进新房……都没混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安身之所。

        而现在,自己一来就给分配了一间小屋,而且还是被赋予了神力的房间。

        她发誓,一定干好这份工作,不枉费那苍凉气息的天道大佬对自己的信任提携之恩!

        至于房间陈旧,门窗破败,陈设简陋……人家连房子都给你提供了,什么修补门窗,添置家具之类的,难道不应该自己去奋斗去改变?!

        还有神力微弱,等级低这些也不是事儿,毕竟神职已经为自己提供了上升的机会和通道,就差自身的努力了。

        或许这上升的机会和道路会比较坎坷艰难一点,但若是连这一点付出都做不到,那还是直接去做一个游魂野鬼自生自灭好了。

        枔靖对于自己生前的身后事并不担心:

        从卫校毕业当了好几年的护工的经历,她看多了人情冷暖和生离死别,所以相比常人更容易理解和接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冷血吧。

        对于在世的亲人而言,离别之苦也只是暂时,毕竟人生一世终有一别嘛,就是或早或晚谁先谁后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