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天终于亮了

第六章 天终于亮了

        这出戏最后以丽娘和那个小妇人被恶霸们拖走而告一段落。

        嗯,这倒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谢幕方式。

        ——枔靖心道。

        然而外面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嗷呜——”一声兽吼传来。

        紧接着便是剧烈的撞击声,“嘭——”不仅是门扇,好像连整间屋子都震动一下。

        嗤啦——

        在凶狠的兽吼中,强有力的利爪刮过门板,发出尖锐又刺耳的声响。

        饶是枔靖心中已经对门外的一切有了预判,对方突然来这么一下,仍旧让她心中一突,差点就从凳子上吓坐到地上了。

        拍拍心口撑着凳子站起来,乖乖,听这声音……像狼?狐狸?还是野猪?

        呵,终于露出本性了哇。

        丽娘各种手段作尽都无法让里面的人心软开门,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就算弄不开这破门,吓吓对方也好。

        于是变回真身折返想给枔靖一个下马威,恰时,旁边一道黑影呼地一声窜了过来,直接将她一掌拍飞了出去。

        门外的嚎叫和抓挠戛然而止,变成了惨叫和啃咬撕打的声音。

        枔靖好一会才稳了稳心神,强作镇定地摸到门边。

        嗯,这撕打倒是比之前的更真切,连惨叫都比先前更真诚了。

        枔靖心中虽如此想,但颤抖的身体很实诚地出卖了她的内心,刚才那一下的确把她吓的腿都软了。

        视线再次落在这破木门上,看起来那么的破旧,竟然挡住了如此强烈攻击?!

        想来也是,若对方能能直接就撞开这门的话,又怎用得着给自己费心费力地演戏呢。

        阴冷夜空下,两条黑影在土地神位不远的土丘上面撕咬作一团,不时发出愤怒的低吼和惨叫。

        好一会,这场战斗以之前撞门挠门的野兽呜咽着离开而告一段落。

        而后,枔靖听到细碎的脚步声朝这边靠近。

        高大伟岸的身影在门口站定,低沉的微微带着磁性的男性嗓音传来:“…你没事吧?”

        声音中难掩微微的气喘,看来刚才那一仗不似作伪,还很激烈。

        枔靖眼睛微眯,嘴角轻笑:这是在关心自己?

        可这场景、这声音、这语气,怎么听起来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哩?

        难道自己真人品大爆发,刚被一个精怪滋扰就有帅锅来英雄救美了?

        呵,帅锅,救美?

        枔靖平淡地收起嘴角的轻笑,语气很合乎眼前的茫然无助,弱弱地应道:“嗯,我…没事。”

        没事?“没事”然后呢?不说点什么吗?不问问我刚才战斗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之类的吗?

        男子顿了顿道:“哦,没事就好。我也只受了点轻伤,不过不碍事,你不要担心。对了,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你千万不要开门,记住了吗?”

        枔靖道,果真,这种情况即便自己不给话台子人家也会自己给自己搭。

        她当然知道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还用你说“记住了吗”。

        ——看似关心呵护,却在无形中将自己的实力凌驾在别人生存之上。

        枔靖心中对这种自以为很狂霸拽的霸道总裁风非常不屑,嘴上却从善如流地点头应着,“嗯,我记住了。”

        外面的人又停顿了片刻,他也很郁闷啊:这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儿啊?

        难道没听到刚才是我帮你赶走危险还受伤了吗?

        难道没听到我压抑的气喘吁吁吗?

        难道没听出我是在关心你给你忠告吗?

        你好歹说个谢谢,或者……开门让我进去歇歇什么的吧。就算不开门至少也给点反馈呀。

        大青都有些怀疑这个准土地神是不是随便拎了一个自私冷漠的魂魄来充数的,反正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家伙完全没有土地神该有的友善亲和。

        “我叫大青,今天晚上说不定还有好多山精野怪游魂野鬼找你麻烦,就在你门外守着,你好好休息吧,等天亮就好了。”

        管的你什么反应,管的你承不承认,你开门也好不开门也罢,反正最后你能安然度过都是我守护你的功劳,让你不得不承我的情!

        枔靖一听,哟,这是要强行保护啊。

        她生前就不信天降艳遇摔一跤都能摔进年轻又专情的霸道总裁怀里的那一套,只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就像刚才那个丽娘一样,那么热情那么亲和,其实都是伪装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她开门,然后吃掉自己。

        而这个大青装作英雄救美的样子,虽然没有丽娘那么直接地让自己开门,但是却处处透露出“他是在保护她”“她是在他保护下才得以安生”“她欠他一个人情”。

        话说,要是没有这道房门,对方没有一口把自己吃了,还能说“保护”的话,那才叫真正的“人情”。

        现在算什么?

        明知道那些东西根本进不了自己的屋,还在外面装模作样地说守护?

        是她的魅力爆棚还是他的魅力炸裂?

        罢了,反正她现在在屋里,本来就不打算开门,本来就准备天亮再进行下一步。

        对方要强行搞怀柔套路她也没办法,枔靖回了一句:“好的。”

        …………枔靖基本可以确认这破门比她想象的牢固,当然,即便不牢固也不是她这个连半支蜡烛都拿不起的家伙能扭转的。

        想通了这些以后,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

        一晚上又是诱骗又是苦情又是惊吓的,索性趴在桌子上休息,缓解下被那些家伙搞的紧张的精神。

        ——门外依旧是各种人间苦剧轮番上演,或吼叫,打骂,求救,咒怨。

        就像是聚拢了世间所有哀怨怒憎恨的负能量的声音,围绕着整个小屋缭绕不绝。

        这些苦情剧最后都被那个自称大青的人拦下,或是义正言辞地训诫,或是激烈的打斗,均以他的胜利告终。

        窗边的小树叶在阴冷的夜风中轻轻摇曳,叶尖小心翼翼地划过窗棂边缘,没发出丝毫声响。

        ……一缕阳光照了进来,落到枔靖的脸上。

        长长的眼睫毛微微动了动,畏光地虚着眼望向光束投来的方向。

        屋外那些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散去,阳光让她生出一丝莫名的安全感。

        天,终于亮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