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57章

        第57章

        他的眼神逐渐阴蜇下来,    嘴角却扯出一抹笑:“你是因为他,所以才不肯和我复合?”

        宋枳还是第一次看见江言舟像今天这样。

        他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习惯了不动声色。

        无论何时,    都不忘维持自己的体面。

        身处高位的人,总比其他人顾虑的要多一些。

        可此刻,他的情绪管理系统似乎完全失控了,    变的有点不像他。

        他艰难的移开视线,    声音哑的可怕:“宋枳,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你。”

        何瀚阳自然注意到了客厅门口发生的这一幕,    他把卫衣穿好,    似乎要过来替她解释。

        “你误会了。”

        江言舟却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只是看着宋枳。

        他只要她一个回答。

        真或者假仿佛都不重要。

        哪怕骗他也无所谓的,    只要她否认,    他就信。

        很简单的一件事,    一句都能说清楚:“我昨天晚上下去买醋,正好看到他蹲在我家楼下的便利店门口,身上全湿了,    而且还发着高烧,    我就收留了他一晚上。”

        江言舟闭了闭眼,    喉结几番滚动,    声音更哑:“附近酒店这么多,    你就非得带他回家?”

        宋枳讨厌他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

        仿佛是丈夫下班回来撞见捉奸现场一样。

        解释的话哽在喉咙口,她又吞咽下去:“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指责我?”

        江言舟看着她,    一言不发。

        半晌,    他轻笑着点头,似在低喃:“对啊,    我以什么身份来指责你呢。”

        他把保温饭盒放在地上:“粥是吴婶的一番心意,不想吃的话可以倒掉。

        打扰到你们了,不好意思。”

        哪怕情绪已经到了极致,却还是尽量维持最后的体面。

        他转身离开,烈日仿佛也变的黯淡。

        本应孤傲清冷的身影,此时却万分潦倒,脚步虚浮,挺直的脊背也被压的微弯。

        宋枳不说话,站着不动。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瀚阳走过来:“需要我和他解释吗?”

        宋枳深呼一口气:“我今天应该送不了你了。”

        言下之意,便是下了逐客令。

        何瀚阳明白。

        犹豫半晌,还是问出了口:“你没事吧?”

        宋枳摇头:“没事,就是有点乱。”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江言舟那副样子会心疼。

        也会难受。

        想从身后抱抱他。

        可她还是忍住了,很多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就像她和江言舟。

        何瀚阳走后,宋枳想调整下心情,追了一下午的剧。

        可是什么都没看进去。

        那天以后,江言舟没有再来找过她。

        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电影在国庆节上映,开播第一天票房就过亿了。

        网络上好评如潮,甚至被提前叫衰演技的宋枳,也收获了一片赞美。

        【PLMM太绝了太绝了,穿旗袍太有韵味了呜呜呜我为什么现在才爱上她。

        】

        【演技居然意外的还不错,果然跟对导演很重要啊。

        】

        【女鹅太乖了呜呜呜呜呜呜,长的这么纯,眼神却这么欲,我骨头都酥麻了一半。

        】

        【剧内CP都给我磕!!】

        —————

        剧组为了庆祝票房大卖,专门举办了庆功宴,在五星级酒店。

        宋枳下车时正好碰到季宋。

        他笑容温和,跟她打招呼:“今天挺冷。”

        宋枳点头:“是啊,突然降温。”

        两个人的关系就只是普通同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季宋的性格是那种不温不火,安安静静的,非常慢热。

        宋枳也不够热情,所以两人无法擦出火花来。

        礼貌简短的打过招呼后,两人进了酒店。

        宴厅在三十八楼,电梯门开后,一前一后的出去。

        大理石地板上铺着红地毯,走廊两旁甚至还摆放着花篮。

        听说隔壁在举办订婚宴,是某个医药企业千金的订婚宴。

        整个北城上流圈子几乎都来了。

        同行的女演员几乎都在互相传递信息,大家心里门儿清,深知今天的场合有多难得一遇。

        来这儿的,都是些身价不菲的大企业家。

        随随便便勾上一个都足够下半生的荣华富贵了。

        小许看着她们在入场口搔首弄姿的狼狈模样,啧啧叹道:“平时一个比一个高傲,这种时候倒是把自己的尊严放在脚下踩了。”

        宋枳看了一眼,不怎么感兴趣的收回视线。

        都是些在圈内混了很久,空有美貌却没什么名气的女星。

        宋枳不理解她们这种方式,却也不会鄙夷。

        每个人的选择不同。

        她今天的裙子是品牌方赞助的,黑天鹅拖地礼裙。

        因为是露肩设计,为了不显得天鹅颈单调,造型师给她搭了条银色碎钻的锁骨链。

        远处传来的女声稍微吸引了一点她的注意力。

        娇滴滴的声音,似曾相识。

        “言舟哥哥,你别走的那么快嘛。”

        宋枳停下脚步,视线望向声源处。

        身穿拖地礼裙的寻悦正快步追赶前面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替她整理裙摆的助理。

        走廊过道不算太宽,加上此刻也没什么人,撞衫的二人很快就被彼此给吸引住。

        寻悦看清宋枳的脸后,脸上的不满更加明显,话是和身后的助理说的,指向性却很明显:“这年头跟风狗还真是多啊。”

        衣服是一样的,但穿在二人身上的风格却全然不同。

        这是今年G家的早秋新款,寻悦的搭配完全就是按照T台上的模特来的。

        甚至连配饰都一样。

        G家今年走的是性感复古风,她干瘦的身材半分都没撑起来。

        唯一的美感只能勉强称的上纤细。

        而宋枳则完全将这条裙子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纤秾合度,腰如约素。

        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对比下来,寻悦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宋枳冷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之前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孤儿啊。”

        寻悦还记着那天电梯里被她侮辱的仇,咬牙想要报复。

        故意走过去挽江言舟的胳膊。

        他在打电话,专注的听着那边的工作汇报,并没有听到走廊传来的争吵。

        女人的手挽上来,他厌恶的皱了下眉,直接甩开。

        好在旁边的助理挡着,正好在死角,他的动作并没有被人看到。

        寻悦脸上的笑容凝固片刻,却还是故作亲昵的站在他身旁,回头趾高气扬的看着宋枳。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她可听说了,江言舟已经和她分手了。

        最近江爷爷在给他物色新的联姻对象,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自己了。

        宋枳这才看清楚,那个与她擦肩而过的男人就是江言舟。

        他今天穿了套黑色双排扣的高定西装,戴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大背头,额前一缕落发不听话的垂落下来。

        走廊灯光明亮,他皮肤白的泛冷色。

        禁欲矜贵,周身恢复了往日熟悉的生人勿近气场。

        电话挂断,他垂放下手,似是终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偏头看了一眼。

        眼镜因为他此刻的动作微微滑落一些,挂在高挺的鼻梁上。

        他抬手往上推,看到宋枳的那一刻,动作却顿住。

        从她这个角度甚至能看清他白皙手背上的筋脉走向。

        寻悦示威的冲她翻了个白眼。

        宋枳懒得继续看,转身进去。

        小许全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几次想开口,最后都默默将话给吞咽下去。

        宋枳计算着卡路里,只敢吃些低热量的水果。

        她咬一口黄瓜:“想问什么就问,我又不会吃了你。”

        小许听她这么说,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口:“宋枳姐,你和江言舟是不是真的没可能了?”

        “我们本来就没可能。”

        她往盘子里夹了几块苹果。

        小许仔细辨认了好几遍,确认她脸上没有任何失落之情后,方才放下了心。

        他还以为宋枳对他还是有情的,所以担心她看到这幕后会难过。

        ————————————————

        今天订婚的主人公也算是同属一个圈子里的,做为塑料姐妹的唐笑言自然也到了现场。

        许兰兰正举着自己的手,和她吹嘘自己最近亲自去纽约总部订做的手链。

        “全世界可就这一条,独一无二的。”

        唐笑言皱眉推开:“你可赶紧拿走吧,这么丑别人也做不出第二条来了。”

        许兰兰被她的话给气到:“你!”

        “我什么我啊,今天这种日子你就穿这一身来?

        你妈没揍你?”

        这种大型的宴会,那些长辈一般都会把家中到了适婚年领的孩子带过来。

        美其名曰庆祝,实则为相亲。

        如果互有看中的,也不为一桩美事。

        看不上的,也没事。

        家长双方看中就行了。

        上流社会的婚事本来就不靠感情来维持,有感情自然是好,但首要考虑条件就是利益。

        许兰兰一看就是被委以重任过来的。

        方才端着酒杯议事寒暄的那些人纷纷朝宴厅一隅聚了过去。

        唐笑言一眼就看到了众星捧月的江言舟。

        面对那些热情的奉承,他态度还算谦和的应付着。

        只是眉眼间的淡漠却难以忽略。

        本身就是个冷血的人,唐笑言对他的反应并不稀奇。

        这些日子宋枳很少和她讨论关于江言舟的事。

        她其实还挺庆幸,宋枳能尽早从这摊淤泥中抽身。

        许兰兰看着趁乱站在江言舟身边的寻悦,那张小脸上写满了鄙夷:“真恶心,跟鼻涕一样黏着别人。”

        唐笑言嗬了一声:“你们不是好姐妹吗,怎么着,闹翻了?”

        许兰兰不满的冷哼:“谁和她是好姐妹了,我之前那是看不惯宋枳所以才和她统一战营的,谁知道她居然那么不要脸。”

        唐笑言靠近她:“洗耳恭听。”

        看到唐笑言这副模样,许兰兰还颇为受用。

        “我以前一直觉得她才是江言舟的白月光,如果不是因为她出国,宋枳也没有机会乘虚而入,后来我去她家玩,发现她穿的用的几乎都是模仿宋枳,连宋枳喝的减肥茶她都买的一模一样的牌子。”

        那个减肥茶许兰兰之所以非常有印象,是因为宋枳提过一嘴,她那个牌子是她经纪人从一个微商那里买的,她跟着喝了几包,喝完就拉了半个月的肚子。

        寻悦那个身份的人,自然不会接触到那种微商,可偏偏她家里却屯着好几盒。

        而且接触久了,许兰兰才发现她的真实性格根本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

        和她们这些被宠坏的二代一样,我行我素。

        “自己跟风狗还骂别人,真是服了,我现在想想就觉得可怕,她整个就是copy了宋枳的所有生活方式嘛。”

        唐笑言一早就知道了。

        她跟宋枳认识这么多年,后者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娇。

        寻悦那个拙劣演技,也只有许兰兰这次傻叉才需要花这么久才能看出来。

        最近几天都在失眠,吃安眠药也于事无补,只能勉强保持一天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江言舟耗尽了所有耐心,来应付那些虚伪的奉承。

        修长的手指端着红酒杯,漫不经心的晃了晃。

        如墨的眸子安静的看着如血般艳丽的红色液体,思绪早已不在这里。

        感受到了他的不耐烦,那些人也都识趣的走开。

        寻悦拎着裙摆过来撒娇:“言舟哥哥,刚刚你看到没有,那个戏子居然和我穿一样的裙子,真是讨厌。”

        红酒讲究细品,江言舟却仰头一口饮尽。

        喉结几番滚动,眸间悄无声息的染上一抹醉意。

        他垂眸,语气平静,眼里的嫌恶却丝毫不加掩饰,“你这样的,也配和她比?”

        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淋到了尾。

        拎着裙摆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她知道江言舟和宋枳之间的关系。

        因为父辈之间的关系,她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他。

        那个时候江言舟还没有现在这么少言冷漠,他会笑,也乐于助人。

        她最喜欢的节日就是端午了,因为妈妈会带着她去江家。

        端午节是江言舟母亲的生日。

        也只有那个时候,她才能够看到他。

        他从小就长的好看,比同龄人要高,也比同龄人要聪明。

        这种暗戳戳的喜欢并没有持续太久,江家就出了事。

        听说他父母离婚了,新的阿姨搬进来。

        江言舟开始变的不爱说话,不爱笑,开始无节制的抽烟,翘课。

        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孩子。

        可是寻悦却更喜欢他了。

        她偷偷跟踪放学的他,想找个机会告白。

        逼仄的巷子,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那封准备了很久的情书,因为紧张,手里的汗将信封上画的爱心也给浸湿。

        她走着走着就停下了。

        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女孩子,踮脚捂住了他的眼睛,娇滴滴的问他:“猜猜我是谁?”

        他的声音仍旧清冷,却透着一股无奈:“宋枳,别闹。”

        “你讨厌,每次都不配合我。”

        少女松开手,不爽的撅着嘴。

        她讲话的声音很嗲,是让女生讨厌的那一种。

        寻悦在心里骂她绿茶婊,她的言舟哥哥怎么可能会被这种绿茶给勾引到,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可是少女去挽他胳膊的时候,他却没有推开她。

        反而下意识的往她身边靠近了点。

        动作细微,不足以察觉。

        可是站在身后的寻悦却看了个一清二楚。

        江言舟对她无疑是特别的,哪怕同样的话少冷漠,可是她所有的要求他都会满足。

        即使是想吃的蛋糕店车程一来一回都得三个多小时。

        只要她拉着他的衣摆,娇滴滴的撒会娇,他都会照做。

        寻悦没办法否认,自己的确是嫉妒她,所以才会逐渐将自己活成了那个女人。

        会不由自主的关注她的衣食住行。

        甚至连宋枳下意识的动作她也会揣摩上半天。

        她以为自己变的和她相似了,江言舟就会注意到她。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江言舟。

        ———————————————————

        目睹了全程了唐笑言冷笑一声。

        活该。

        她知道宋枳今天就在隔壁宴厅参加庆功宴,于是提前和她约好,结束以后去附近的美甲店做做美甲按按摩。

        两个人算下来也有好久没见面了。

        宋枳自然是答应了。

        电影上映,她也算是好不容易闲下来。

        做为女主角,宴会上免不了多喝了几杯,好在她酒量好,只够微醺的量。

        手机里是唐笑言发的消息。

        【唐笑言:楼下等我,五分钟就到。

        】

        宋枳回了个OK,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如果继续留下来,估计又得开始新一轮的敬酒。

        酒店楼下停着清一色的豪车,宋枳没想到夜里这么冷,早知道就让小许把车上的毯子带上了。

        她冻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拿出手机给唐笑言打电话,想催促她赶快下来。

        肩膀上多出的重量让她稍微回神。

        黑色的西装,下摆盖过她的大腿。

        男女的身高差异到底还是悬殊。

        想来酒宴上女人应该挺多,他的外套上沾染了好几种香水味。

        单闻都是质感高级的淡香,混在一起就有些呛人了。

        宋枳下意识的就要把外套拿下来,江言舟按住她蠢蠢欲动的手腕:“披着吧。”

        他斜倚着车身,低头点烟。

        刚才在酒店里看的不仔细,这会离的近,倒是看清了些。

        几天不见,他好像憔悴了很多,脸色惨白,黑眼圈有点重。

        瘦了。

        下巴尖了不少。

        从前他哪怕是通宵工作,也从未像今天这样。

        仿佛这几天是他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

        “明天是吴婶寿辰,她让我转告你一声。”

        声音低哑,应该是这几天无节制抽烟造成的。

        他掸落烟灰,“我住我那,不会让你为难的,只是一顿饭而已。”

        这些年,吴婶拿宋枳也算是当女儿在疼。

        她寿辰,宋枳理应回去。

        于是点头:“好。”

        唐笑言正好从楼上下来,手上还拿着喂了半天也不出声的手机。

        “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也不说话,我喂了半天都......”

        埋怨的话突然停住,因为看见了站在宋枳面前的江言舟。

        她乖巧立正,喊了声:“世叔晚上好。”

        他淡淡的点了点头。

        唐笑言挽着宋枳的胳膊,和江言舟说再见:“那我们先走了,世叔再见。”

        然后逃命一样的远离现场,她怕死了江言舟。

        生怕和他多待哪怕一秒钟。

        夜色寂静,江言舟猛吸了口烟,隔着烟雾,视线落在走远的宋枳身上。

        低喃声轻微:“真好看啊。”

        “我的只只。”